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改信伊斯兰教的德国女子萨比哈

据设在德国索斯特市的伊斯兰档案馆的信息,每年有约300名德国人由基督教改信伊斯兰教。至今已有16000名德国人如此改变信仰,其中有许多女士。德国之声记者采访了其中一位。

default

柏林的清真寺

两个名字,两个世界,两个宗教。生活在德国北威州的萨比哈今年30岁,但信仰伊斯兰教已经有了16年了。在此之前,她的名字是萨布莉娜,在信仰上归属于天主教。然而,早在少女时代,她已经为伊斯兰教着迷,14岁时就悄悄皈依了伊斯兰教。那时她完全瞒着父母。后来,她同一个来自阿尔及利亚的穆斯林结婚。她在德国和阿尔及利亚寻根的过程中渡过了许多个不平静的年头。她说:"我能重新找到伊斯兰教,为此我非常感谢安拉。我觉得,我这样是重新抵达了我的出发点。"

"抵达"这个词对萨比哈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这个30岁的德国女子有3个孩子,是个虔诚的穆斯林。但这并非向来如此。因为她曾经以萨布莉娜的名字接受过基督教的洗礼。她说:"我很早就开始对伊斯兰教感兴趣,很早就发现,天主教对我来说不是合适的宗教。那是我12岁时,那时我通过一本我父母的圣经辞典了解了各种宗教,而伊斯兰教一直就让我着迷,吸引着我。"

萨布莉娜生长在下莱茵地区一个小城市里,父母都是天主教徒。对他们来说,基督教信仰是非常重要的。家人为萨布莉娜举行了隆重的洗礼。萨布莉娜童年时很喜欢基督教的节日。尽管如此,她很早就被伊斯兰教所吸引,"小时候,我跟妈妈走在街上,看见戴着头巾穿着长衫的女人。看到她们我心里就有一种温暖,安全,有依靠和家园的感觉。我不知道为什么,无法解释,不知道这是否是一种非理性的东西,反正就是这么一种感觉。"

这种感觉再也没有离开过她。她开始钻研伊斯兰教,14岁生日过去两周后,萨布莉娜就皈依了伊斯兰教。她接受了阿拉伯名字萨比哈,意为朝霞。在入教仪式之后,她才告诉了她的父母。父母一开始把这视为少女的想入非非,但后来还是接受了她的决定。在学校期间,萨比哈没有戴头巾,但她尽可能多地祈祷,不间断地去清真寺,在拉马丹期间斋戒。

3年后,年方17的她在她的北威州家乡城市里认识了比她大12岁的阿尔及利亚人阿布迪卡德尔,"我们感觉互相被吸引,一个月后我们就在清真寺里举办了婚礼。但我是偷偷地做这件事的。当这事被父母发现时,家里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吵。在争吵中我才知道,我是在婴儿时被领养的,我的亲生母亲是阿尔及利亚人。"

据她的父母说,萨比哈得知此事后进入深度震惊状态,绝望,狂燥。她对她的身世本来就有怀疑,尤其是由于她深色的头发。那时,她迫不及待地想得知她身世的详情。她跟她的丈夫一起去了阿尔及利亚,在那里生活了一年。但寻找亲生母亲的尝试没有结果。

回到德国后,她从青少年局那里得知,她的亲生母亲就住在北威州的奥伯豪森。19岁的萨比哈与母亲见面了,"这是一次让我感动的经历。在我的想象里,我的亲生母亲也许会戴着头巾,信教,但事实恰恰相反。她穿着时髦的皮鞋,化了妆来跟我见面,而我却戴着头巾,穿着长衫。"

萨比哈与亲生母亲现在只是偶尔见一次面。她至今不知道谁是她的亲生父亲。她跟丈夫阿布迪卡德尔一起重新在她的下莱茵家乡城市安顿下来,生了3个儿子。对她的孩子进行穆斯林教育在她看来是件非常重要的事。为此,她让孩子们去当地的古兰经学校读书。

她的大儿子雅辛对那里的课非常感兴趣,"伊斯兰教的伊玛姆,就像是基督教的神父或者牧师,他走到前面,先行祈祷。他下来后,我们照他刚才的做法做。然后,祈祷结束了,我们多半还要再做一个祈祷,感谢安拉。"

萨比哈也感谢她现在的处境,因为她找到了心灵的宁静。同她居住在同一座房子里的养父养母现在也适应了这种状态。但他们不愿谈这个问题。萨比哈和她的丈夫强调道,他们是出于虔诚的信仰恪守伊斯兰教行为准则的。她的丈夫这样说:"我生为穆斯林。我也是受着这样的教育长大的。伊斯兰教对我来说相当于氧气,没有它我就不能生存,就象鱼离开了水就会死一样。"

对萨比哈来说,伊斯兰教也并非仅仅是一个宗教。它是她的生命,她的归宿,她愿意接受它。她还有一个愿望,"我一定要到麦加去一次,去朝圣。这是我的一个大愿望,我希望可以跟全家一起去,但要等孩子们长大了。"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