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收入不均已达拉美或非洲的程度

“中国人大的三千名代表并不代表人民监督政府,而是代表领导人监督十三亿臣民。在这个到处着火的国家,他们是政治消防队。”柏林日报的评论在这段话后接着写道:

default

在上海的民工

“长期以来,中国和外国的人们都以为,中国政府要办的事总能办到。但实际上中央政府虚弱程度超过了它自己多年来的想象。许多人大代表对中国越来越不能实现发展目标的状况表示担忧。如果说过去制定的计划容易超额完成的话,现在计划则经常得不到实现。

国家经济计划部门原来准备把2006年经济增长率冷却到8%,这一目标同样没有达到,最后落在10.7%上。对于北京来说,这不是好消息。失控的经济表明,与其说中国在增长,倒不如说在杂乱地增生。经济大扩张的地区往往是贫富差距不断加大的地区,所以增长慢一点才能好一些。中国的收入不均已达到拉美或非洲的程度。

中央政府工业政策的一些指标也没有达到,开发落后内陆地区的大规模运动失败了,去年流入西部贫穷省区的外国投资只占3%。甚至一些雄心勃勃的工业项目也遭到挫折。例如,中国曾宣布要研制自己的民航飞机,并准备奥运期间投入使用。但计划没有实现,原准备今年三月的首次试飞不得不推迟一年进行。”


80%的人要求政府采取对策

一方面是民工领不到工资、农民土地被剥夺、学生交不起学费、人民看不起病等社会问题。另一方面,富豪越来越富。法兰克福汇报看到了中国贫富两极分化背后隐藏的危机:

“贫富差距造成了情绪波动。民意调查表明,90%城市居民认为收入差距是‘严重’问题,80%的人要求政府采取对策。九十年代中期以来,中国居民长期接受了贫富分化的过程,都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过上好日子,但现在许多人看到,中国经济增长有限度,就业形势严峻。城市无法给众多的民工提供足够的工作岗位,农村还有千百万剩余劳动力,城市中的国有企业私营化造成了许多职工下岗。

对政府来说,日益增长的不满情绪具有双重性。虽然政府可以把富人当作替罪羊,转移人们对党贻误时机的不满。但许多富有的中国人毕竟出自党政干部行列,其财富并非都通过合法途径获得。党不得不担心,大部分人民的不满很可能引发社会动荡。”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