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探访以色列的中国劳工

“阿克萨起义”爆发以来,巴勒斯坦人被看作是安全隐患,以色列雇主宁可引进外籍劳工,也不愿再在工地上见到他们的冤家对头。德国明镜周刊驻以色列记者Annette Großbongardt 访问了一群建筑临时工——他们来自中国:

default

耶路撒冷议会大楼

当我第一次注意到中国建筑工人的时候,我正在跑步穿越耶路撒冷的玫瑰花园,那里离我的住所不远。在这座小巧而可爱的花园对面,有一栋尚未完工的豪华公寓楼。我看见二楼开着窗,几个中国人站在窗口,他们端着碗,手里拿着筷子,正飞快地往嘴里扒饭。其中有一个趿塑料拖鞋的蜷缩在窗台上,读一封信。

“快看!他在哭呢!”一个身穿Schabbat节日服装的以色列人指着窗户说。他好奇地停下了脚步,向那边张望着。是的,那个读信的中国人不停地擦拭着眼睛。他读到了什么?也许他的亲人去世了,也许他的妻子不愿与他两地分离……

我在这一天下定了决心,要去拜访这群建筑工人。是的,报纸头条引人注目的大标题“ 中国民工来犹太圣地修建华舍”够有眼球效应,但首先打动我的是那位哭泣的读信者。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中国人要来以色列找工作,他们的生活状况究竟如何?

“劳工输出的背后是人口买卖”

由于我不懂中文,我便求助于以国一家十分活跃的公益组织——他们通过电话热线帮助劳工移民维护基本权利。其中有一位名叫瑞特的义务工作人员学过汉学,她陪我一道去了工地,并且告诉我说:中国已是以色列第三大劳工来源国。

据估计,以色列目前生活着20万名外籍劳工:菲律宾女佣替上层社会的有钱人料理家务,泰国男子在庄稼地里苦干农活,中国人和罗马尼亚人则成为建筑短工。一开始,以色列人是欢迎外籍劳工的,因为他们顶替了“危险”的巴勒斯坦人。但是现在,以色列本国的失业率飙升,嫌碍外国人太多,于是设置配额,遣返1万名劳工回国。

瑞特说,虽然大多数游民散工当初确实是偷渡入境,但其间也得到了居留许可。不过,这一纸证明是和工作挂钩的,一旦他们失业,或者没能续延合同,居留许可便会自动失效。瑞特透露:“很多外籍劳工是被非法组织偷偷贩运来的。”他们在离境之前须交给中间人一大笔钱。

宁愿自杀也不肯丢脸

我们在豪华公寓建筑工地遇见的中国男子也不例外,他们的上缴金额最高达1万美元。“亲戚们东拼西凑,好不容易才垫上这笔钱。”说这话的是路思平(音),来自福建,很瘦,穿橄榄绿的工装裤、破旧的灰上衣。为了赚回中介费,他必须先白干半年。但是路说,这也比留在中国强,那里赚钱太少,或者根本无钱可挣。同大多数难民一样,路也是孤身离家。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张边角磨损的相片给我看,妻子和两个小孩偎依在长城脚下——他已经两年没见到他们了。

路和另外十名中国工人在这个建筑工地上已经干了将近一年。耶路撒冷的冬天很是难熬,这些中国人往往在夜里冻醒,他们睡在木板床上,简易厨房里只有电炉板和一个水池。晾衣绳上挂晒着衣物,不过,“我们还有热水呢。”他们很是知足。包工头甚至还给装了一台电视——尽管只能收到希伯来语节目,他们什么也听不懂。

这些中国男人似乎算是幸运的:老板待他们不错,工作许可也没有问题。但是瑞特却常常接到求救电话:工头拖欠或者拒付工钱;护照被人没收;突然被塞进卡车,强行易换主人……前不久,警察在一农场发现14位被关进鹅舍的泰国人。

小花园对面的豪华公寓很快就要竣工了。中国工人已经砌好了楼门台阶,安装了卷帘式百叶窗。一切结束后,他们将去哪里呢?最近,我又在窗口看到了他们,他们高兴地向我挥手。可是瑞特却告诉我一个不幸的消息:几名将被驱逐出境的中国劳工在警察局房顶上试图跳楼自杀。他们宁可死掉,也不愿背负债务蒙羞回家。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