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南非:气候志愿者

排污交易心安理得

气候保护项目常常通过排污交易获得资金,而赚来的钱也来自个人腰包。譬如有人坐飞机自愿多掏钱。这样做十分有意义──但也需小心谨慎。

default

为做到“气候中立”,有人坐飞机自愿多掏钱

既消费又不损害气候,这当然可行──至少从市场营销角度看是这样的。这样的交易告诉那些有环保意识的客户,他们尽可以放心地邮寄包裹、做银行生意,甚至坐飞机和驾车,因为只需要多付点钱,就可做到“气候中性”,并以此在其他地方抵偿所排放的温室气体,譬如通过促进南非开普敦城外卡雅利沙镇的太阳能供热项目。

要明察秋毫

“绿色和平”组织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但是他们的气候专家卡斯滕•斯密德(Karsten Smid) 提醒人们“要明察秋毫”。斯密德说,有非常有意义的抵偿项目,但也有“许多骗人的花招,有些人利用计算碳排放耍花招”。

Amer Centrale Geertruidenberg, Niederlande

环境污染亟待解决

简而言之,抵偿碳排放的过程是这样的:要排放对气候有害的气体,就要支付一定数目的钱,用这笔钱在新兴工业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减排同等数量的温室气体。这个程序是通过“清洁发展机制”(CDM) 确定的。CDM是1997年东京备忘录的重要支柱之一。

“有许多骗人的花招”

从那以后,提供减排抵偿服务的服务商数量不断上升,无论是商业性的还是公益性的。证明可以抵偿二氧化碳的气候认证五花八门。但根据联合国和波士顿塔夫斯大学的调查结果,只有少数碳排放抵偿服务是在真正持续地为保护气候做好事。

投资意义不大的案例屡见不鲜。例如用抵偿资金为本来就打算改造的发电厂更新换代,其结果只是让厂商不必自己掏钱投资而已。既便是善意的努力也常常会成为徒劳,就象英国酷玩乐队(Coldplay)的明星们那样。他们为了补偿自己发行专辑和巡回演出对气候的损害,于2004年在印度大张旗鼓地让人种了一万棵芒果树。两年后的调查表明,大多数芒果树早已枯死。数万欧元付之东流,而气候效应等于零。

酷玩乐队“名落孙山”

获得“清洁发展机制黄金标准”的项目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这一与“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合作开发的证书制定了新的标准,要求做到真正明察秋毫,只为促进可再生能源和提高能源效率的项目。它们对环境的影响必须降到最低程度,必须对当地居民、地方就业市场和人民的身体健康起到积极作用──这一切都由独立检查机构进行检查,然后多次进行评估。开普敦的太阳能热水器达到了标准,而酷玩乐队的芒果树林大概要名落孙山了。

Coldplay bei MTV Movie Awards 2008

英国酷玩乐队在2008年MTV音乐大奖的颁奖典礼上

德国飞行抵偿服务组织Atmosfair的耶尔格•吕迪格尔(Jörg Rüdiger)说,“植树造林当然有可能很有意义,但以此用于气候抵偿却很难”。Atmosfair向自愿付钱的飞机乘客收取抵偿费,每年收入共约200万欧元,这笔钱只用于资助黄金标准项目。

精确计算

在计算碳排放方面,Atmosfair也比其他组织更为精确。在该组织的网页上,可以算出每次飞行的碳排放量,它不仅包括耗油量,而且也考虑其它有害气候的因素:例如飞机尾迹里的水蒸汽会产生额外的温室效应。2008年,Atmosfair的碳排放计算器因此而被联合国评为最佳计算器,获得“优秀”称号。

根据汉莎航空公司的碳排放计算器计算,目前从柏林飞往伦敦要抵偿6欧元,而Atmosfair的抵偿额则为11欧元,几乎多一倍。如果有人确实必须坐飞机,可以通过Atmosfair为气候出点力,这样做也可以心安。但是,Atmosfair绝不提气候中立。“首先要避免碳排放,或者至少要减少碳排放”,耶尔格•吕迪格尔说,“如果有人确实无法避免坐飞机,就应该缴纳抵偿金。”

作者:Oliver Samson

责编:当远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