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挽救欧洲濒临消亡的语言--利沃语

利沃族是欧洲一个濒临消亡的民族。他们的祖先生活在拉托维亚的沿海地区。现在,利沃族年轻人试图挽救他们祖父辈曾经使用过的语言--利沃语。

default

利沃族的年轻人

友戴维斯一大清早就漫步在杂草丛生的园子里。他们倾听着海浪声,互相考问着利沃语单词。很久以前,蒙塔的祖父母曾在这幢拉托维亚波罗的海海岸的小木屋里生活过。而蒙塔和戴维斯打算让利沃文化在拉托维亚重生。蒙塔说:"作为利沃人我感到骄傲。而现在,拉托维亚已经没有多少利沃人了。我感觉与利沃人居住的科尔什拉克斯村、这片松树林和这里的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利沃人世世代代生活在海边。可惜的是我的祖父没有教我说利沃语。戴维斯不一样,他爷爷还跟他用利沃语交谈。我希望我的孩子们未来可以学习利沃语。"

戴维斯表示:"我的祖父母在二战爆发后不得不逃离家园。但我们年轻人打算让利沃族重新壮大起来。我们成立了一个利沃人基金会,我们甚至谈到了利沃革命。在科尔什拉克斯村,人们可以租买以前利沃人的土地。将来总有一天,所有利沃人都能一起坐在篝火边上,高声唱着利沃歌曲。"

蒙塔的姑姑在这里的一块地基上,为她的大家庭盖起了一幢小巧的夏屋。周末,蒙塔和戴维斯就到这里来与蒙塔的表兄弟和表姐妹会面。他们一起一边做着饭、一边说说笑笑。年轻人都为曾经生活在这里的先辈感到骄傲,这些先辈基本都是造船工或渔民。25岁的克丽丝塔表示,大家都希望利沃语能重新成为这里的日常用语。她说:"我父母都是在苏联统治时期长大的,当时的拉托维亚是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利沃语遭到禁止,我的祖父母甚至被赶出了村庄。当时科尔什拉克斯村被划为军事禁区。拉托维亚独立后,我们重新得到了失去的土地。而我爷爷就这样看着利沃语慢慢地从自己孩子们的身上消亡。如今,在自由的空气下,我的父母希望利沃语能够获得新生。"

年轻人从爱沙尼亚请来了利沃语教授维措在这里开班授课。30年前,维措教授作为大学生来到拉托维亚,为的是能够跟这里所剩无几,会讲利沃语的人学习这门语言。维措教授表示,非常遗憾的是,属于芬兰-匈牙利语种的利沃语,在拉托维亚根本不受到重视,能够流利说这门语言的不超过10人。而在芬兰或爱沙尼亚,学习利沃语的条件反而更好。维措教授指出:"人们在康沃尔重新发现了康沃尔语,因此我希望类似的情况也能在拉托维亚发生。我在学校教授爱沙尼亚学生利沃语,直到一年前才有利沃族的学生到我这里来学习,这让我感到非常高兴。利沃语的发音非常复杂,仅就这一点,不让利沃语灭亡就很重要。"

Monta und Davis am Lagerfeuer

蒙塔与戴维斯在利沃纪念活动的篝火晚会上

每年的八月份,热爱利沃文化的人都要在邻村马茨尔贝举办活动,纪念和传承已有几百年历史的利沃族传统文化。当人们在绿、白、宝蓝三色旗帜下,将一个巨大的橡树枝编织的花环扔进波罗的海时,来自爱沙尼亚、芬兰和匈牙利的客人也会来到海边。比如普罗策斯就带了许多他在ßlt;芬兰-匈牙利协会ßgt;的朋友来声援拉托维亚的年轻利沃人。普罗策斯表示:"如果我们不想让利沃这个民族消亡的话,就要利用物质支援来诱使年轻人在家里讲利沃语。我们还给爱沙尼亚政府提了建议。世界全球化的速度越来越快,如果最后只剩下五种主流语言,那该多遗憾和无聊啊。"

在盛大的利沃族节日夜晚,人们升起了篝火。蒙塔和戴维斯与亲戚和朋友们一同唱起了利沃歌曲。

此情此景使蒙塔和戴维斯感觉与先辈更亲近了。在这里,他们获得了努力争取有朝一日重新成为朝气蓬勃的利沃民族的一份子,并能充分掌握这门语言的信心和力量。现在,他们的利沃语水平已经够唱一首利沃语歌曲了。

作者:Birgit Johannsmeier /王雪丁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