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走遍德国

拜访阿登纳故居

阿登纳被称为德国历史上继俾斯麦之后最伟大的政治家。他领导德国在战后走上复兴之路,建立了民主制国家,在满目疮痍的德国土地上开创了经济奇迹,重新树立德国在世界外交舞台的威信。可以说,阿登纳开创了德国全新的历史篇章。德国之声带您走进阿登纳故居,去更深入地了解这位联邦德国的开国元勋。

default

位于波恩郊外雷多夫村的阿登纳故居


阿登纳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波恩/科隆地区度过的:他在科隆出生并度过了童年时光,后来又出任那里的市长,成为德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大城市市长。而他在波恩学习过法律,后来又作为联邦德国总理一直生活在这里,直到1967年在波恩郊外巴德霍内夫镇的家中病逝。

Adenauer mit Federschmuck

阿登纳1956年访美


记者此行的目的地正是波恩郊外的阿登纳故居。从波恩坐地铁,不多会儿就来到阿登纳故居所在的雷多夫村。村子依山而建,阿登纳故居就在山腰上。


倘若不是有沿途指路牌的指点,很难找到阿登纳故居,因为它的外表并不出众。阿登纳一家是1935年搬到这个地方来的。此前,由于阿登纳不肯同纳粹合作,因此不仅被撤销了职位,还一直深受迫害,一家人过着辗转游离的生活。为了远离残酷的政治斗争,保护家人避开纳粹的迫害,阿登纳最终选择把家安在这里。他先是租用了附近一套房屋,随后又购买了这处地产并让人建造了这幢房屋,而自己则亲自参与房屋的设计和装修。阿登纳一家在经历长期的辗转游离的生活之后,终于在这里定居下来。


从风水或是美学的角度来看,阿登纳故居依山傍水,地理位置都极佳:屋后是著名的七峰山,传说中勇士斗巨龙的龙岩山就位于屋子的一侧,而屋前不远处则流淌着莱茵河。尽管地处波恩郊外,但从这里到波恩甚至科隆都很方便,是闹市中的一方净土。阿登纳把家搬到这里,既保护家人不受纳粹迫害,又可以时刻关注政治、关心国家的命运,可见他选址时煞费了一番苦心。

Bildgalerie Helmut Kohl mit Konrad Adenauer 1967

阿登纳1967年


本来名不见经传的雷多夫村因为阿登纳故居才变得有名起来。每年都有超过3万人到这里参观。在谈到参观者们来这里的原因时,导游舒尔女士说:"参观者们来这里,是想感受阿登纳的精神。因为阿登纳代表了一个时代,他经历了从二战前到二战后的德国历史。参观者,尤其是有过类似经历的老年人,对于阿登纳是如何度过这些艰苦岁月的表示出极大的兴趣。"


阿登纳去世后,他的七个子女将这套故居捐给了联邦政府。上世纪70年代,阿登纳故居正式同游人见面。1997年,德国政府和阿登纳基金会又在阿登纳故居下边建起了一座纪念馆,来回顾他不平凡的一生。这里不仅有关于阿登纳的详细历史资料,还有许多珍贵的实物,例如阿登纳的书信、照片,以及阿登纳一生所荣获的众多勋章,甚至还有他日常生活中的草帽和修建花园的工具。参观者将跟随阿登纳一同走过他的童年和青少年时光,经历德国两次帝国和两次共和国的社会变革,体验战争的伤痛和感受和平的美好。阿登纳的时代是德国的一段"乱世",饱尝战争和专制之苦的德国人痛定思痛,经过几代人的努力,终于将战后满目疮痍的德国建设成为自由民主而和平富足的国度。这其中,作为联邦德国第一任总理的阿登纳功不可没。


纪念馆背后一条小径通向阿登纳故居。在纳粹时期,这里曾是阿登纳的避难所;而在战后,这里却是指挥整个德国的大脑。阿登纳同政党伙伴通过了联邦德国第一届政府的组阁意见。由阿登纳出任第一任联邦总理、霍伊斯出任第一任总统的决议也是在此通过的。这幢貌似平凡的建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曾决定了德国的命运。出任联邦总理的阿登纳同法国总统戴高乐一道促成了德法和解,让两个百年宿敌成为战略合作伙伴。两人私交甚好,阿登纳多次在此接待戴高乐。后人在屋外放置了两人的雕像,来纪念他们的友谊和他们为两国和解作出的贡献。

Flash-Galerie Konrad Adenauer

阿登纳与女儿1958年


房屋门口是阿登纳家的花园,种满了阿登纳喜爱的玫瑰。阿登纳曾让身为建筑师的女婿在院子建造了一座小亭,小亭是阿登纳亲自设计的,他后来把这里布置成书房。退休以后的阿登纳在小亭里完成了自己的回忆录。记者想象着夜深人静时,这个传奇人物坐在灯下写回忆录,一抬头,看见山下的莱茵河以及远处波恩城的灯光,一定感慨万千。


房屋一层是阿登纳家的客厅,仍保留了阿登纳生前的装饰布局。客厅里有几幅阿登纳第一任夫人留下的几幅油画,另外就是两张桌子和数张椅子,都是很寻常的家具。值得一提的是桌上摆设的一把战刀,那是阿登纳最后一次国事访问时意大利赠送的礼物。客厅的墙头有数盏阿登纳发明的照明灯。原来阿登纳看到夫人每次做针线活都要跑到室外去穿针,心疼之余发明了这种由电池驱动的灯组,这样无论是读书写字还是做编织都不用担心室内光线太暗了。阿登纳一生热衷于发明创造,他还发明过透明的烤面包机,这样人们可以把握烤面包的尺度。为了帮助人们度过战后困难时期,阿登纳发明了救急面包和豆芽香肠。阿登纳也设计过不少园艺工具,例如带壶盖的水壶,这样挑水去花园就不怕水洒在半路了。另外还有可放电1000万的电刷。阿登纳原打算同企业合作将它应用于灭虫,但测试结果让人大跌眼镜,电刷杀虫的同时也可能杀死使用者自身。阿登纳的这项发明最终未能得到推广。


作为政治家的阿登纳在发明创新方面的才能让参观者们大为惊叹。来自下萨克森州的中学生玛莱克和尤利亚对阿登纳的创意称赞不已:"我认为他设计的花园和灭虫器有意思极了",“他发明的灯也很有意思。"


阿登纳家的厨房也在一层,与普通家庭格局并无区别。饭厅和卧室位于房屋二层,布置得也都很朴素。饭厅里悬挂了两幅油画,分别是英国首相丘吉尔和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的亲笔作品。阿登纳无意炫耀这些油画,相反,因为对丘吉尔的作品并不感冒,他随手把那幅画撂在了储物间里,这让丘吉尔一直耿耿于怀。阿登纳逝世以后,他的后人才把这幅画重新挂回了饭厅里。


阿登纳的卧室正朝着莱茵河谷地,视野很广。卧室通常不对游人开放。透过玻璃窗,记者看到卧室的布置非常简单,没有任何可以称之为"奢华"的装饰品。阿登纳反对奢侈浪费作风,而他自己则身体力行。阿登纳纪念馆的工作人员摩尔先生向我介绍说:"阿登纳因为出身普通市民家庭,因此很注重节俭。他为了节约粉刷装修卧室墙壁的费用,用非常廉价的布来遮盖墙壁。有时候他看着书就睡着了,台灯却开了一宿,这让他很恼火。为此,他发明了定时的台灯,这样就不会再造成浪费。除非某种奢侈品是居家必需的,他才会使用。"


卧室墙角放置着一张普普通通的木床,这就是德国第一任总理每天休息的地方。也正是在这张床上,1967年4月19日,这位曾经叱咤政坛的人物,永远闭上了眼睛。


阿登纳逝世后,整个德国都沉浸在悲痛中。德国人在科隆教堂为阿登纳举行了隆重的哀悼仪式,随后,阿登纳的灵柩由快艇沿着莱茵河运回雷多夫村,被安葬在了离故居不远的墓地里。在这里,这位伟人终于可以享受永久的安宁了。

作者:赵翀

责编:石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