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拘捕艾未未反映了中国当局哪些特征?

本周,香港媒体在报道和评论中国大陆新闻时关注的焦点主要有:拘捕艾未未反映了中国当局的哪些特征?大陆孕妇大量涌入香港产子,必将毒化香港的文明与安宁。德国之声摘编如下。

default

艾未未的被捕宣示"中共全面收紧言论空间"

香港《苹果日报》针对艾未未事件发表社评,题目是《拘捕艾未未是再抓国民为人质》。社评写道:"自内地爆发茉莉花革命集会以来,当局已刑事拘留 20多人,即会落案检控他们,编织的罪名则五花八门,包括寻衅滋事罪、非法集会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危害国家安全罪、颠覆国家政权罪等。艾未未是近期第一个被指控涉及经济犯罪的公共知识分子,但这种手法并不新鲜。早在 1998年,福建异见人士方觉就被控非法经营罪,判囚四年。至2007年,维权律师郭飞雄也在广东被控非法经营罪,判囚五年。"

社评写道:"中国现时面对两大政治局势:对内,领导层的换届选举已经展开,……对外,北非、中东的反独裁反贪腐示威浪潮,令国际舆论关注下一波会不会发生在中国,……中国高层显然已经感受到这种压力,因此一边透过官方传媒大造舆论,指中国不是利比亚,中国民众期望社会稳定,另一边则透过拘押活跃的公共知识分子、网民,企图阻延茉莉花在中国的绽放,又累积与西方国家进行人质外交的筹码。……北京当局近年玩弄捉、放国际知名异见人士的手法越来越娴熟,一边自吹自擂中国司法独立、司法主权不容外国干涉,另一边又会不失时机地放逐一些异见人士,给足欧美领袖面子,同时也削弱这些异见人士在中国的影响力。"

《苹果日报》最后写道:"艾未未的母亲高瑛表示,艾未未失踪三日,如果不是公安上门抄家,还以为艾未未被黑社会绑架。是的,艾未未并没有被黑社会绑架,但被政府绑架了,被政府当成权斗和外交的人质绑架了。一个绑架国民作为外交筹码的政府,一个囚禁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欧盟最高人权奖萨哈洛夫奖得主胡佳的政府,有甚么资格说司法独立?有甚么资格说人权?"

《明报》本周也发表署名"潘小涛"的文章,题为《艾未未与刘晓波 有何不同?》。文章写道:"表面上,两人有不少相似之处:大家都批评中共;同是不容于北京当局的人;都是因言获罪。但实际上,艾未未被捕所揭橥的问题,特别是人权和言论自由,都比刘晓波案严重很多。刘晓波是一位作家、大学教师,他有自己的政治纲领,期望中国落实宪政民主,他发起的《零八宪章》正是要实践自己的政治主张。虽然刘晓波的政见温和,也没说明要推翻中共政权,《零八宪章》的内容也跟中国宪法相差无几,但一旦实行其政治主张,必定会颠覆现制度,中共权力也会被限制,最后甚至失去执政权。中共才认定刘晓波在搞政治颠覆,因而施以重手。艾未未呢?他不仅有深厚的家庭背景,父亲艾青是三四十年代名重一时的诗人,曾任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共的副部级干部,总理温家宝就曾公开朗诵艾青的诗《我爱这土地》:「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来表达爱国之情)。艾未未自己也是一位名气很大、很有影响力的艺术家(前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陈丹青称艾未未为「中国的安迪华荷」),更是一个坚持人性个性和追求自由的人,套用《人民日报》辖下《环球时报》的社论所言,他是「中国社会的特立独行者」。从艾未未的言论、艺术作品,他个人的经历,这句评价确实很中肯。问题是,我行我素、独立特行就该被镇压吗?"

潘小涛的文章继续写道:"如果说刘晓波的圣诞审判,预示着北京当局全力镇压政治异见人士,防止政治颠覆,则对艾未未的打压,预示着中共全面收紧言论空间,就连讥讽、嘲笑也不再容忍了。"

内地孕妇香港产子是"大陆社会的恶质化"表现

与此同时,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大陆许多孕妇涌赴香港产子,希望能够使后代获得香港永久居民的身份。对此,香港特区政府最近开始采取措施予以收紧。《苹果日报》本周另一篇社评的题目是《孕妇潮是内地恶质社会对香港的又一践踏》。社评写道:"继大陆恶客对香港旅游业的冲击,内地孕妇来港产子潮,是大陆恶质化社会对香港文明的又一践踏。较恶客事件更可怕及严重的是,它不是单一事件,而是影响香港社会整体生活的事态,它意味着在一国两制之下,一国那主要一制的畸形发展,不断对香港市民平静的、安居乐业的生活蚕食,并攻陷我们的生活。"

社评写道:"除了少数富裕人口已足以压垮香港之外,大陆社会的恶质化还表现在医疗体系越来越没规矩和向钱看,收费离谱红包盛行而价码没有定规,医疗水平缺保证。要享受标准化而廉洁的医疗服务,就促使内地更多人要来港产子了。内地欺蒙拐骗之风盛行,在专权政治下,老百姓要生存都不得不变成刁民。香港公立医院基于人道,过去不会在入院时先缴费,于是出现大量来港产子后即「走数」的现象。……"

社评最后写道:"一国两制的一国是强势,香港这一制是弱势。十四年来,一国不断冲击香港这一制。释法使中央牢牢掌握对香港行政立法的控制权,「第二支管治队伍」的公开化,对基本法规定香港自治范围的内部事务,中联办官员毫不忌讳公然指手划脚,大陆的暴发户和恶质文化对香港肆意践踏,看来香港告别过去文明与安和乐利的日子已不远了。"

摘编:李华

责编:雨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