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拍摄现场报告:《约翰•拉贝》开拍

电影《约翰•拉贝》在上海龙华机场的外景拍摄现场。“开始!”导演助理带着浓重的巴伐利亚口音大吼一声,德国当红演员乌尔里希•图库尔(Ulrich Tukur)便起身狂奔,穿梭在火焰熊熊的卡车之间,奔向一辆老式沃克斯豪尔小轿车。车后,一颗炸弹爆炸,发出巨大的爆炸声。图库尔掀开后门,扯出一面巨大的纳粹旗——“万字旗”,很不客气地用德语吼向他的中国助手,要求他们帮忙。

default

德国影星Ulrich Tukur 在John Rabe这部电影里

万字旗打开了,大约100多名衣衫褴褛、有些被化装成重伤的群众演员纷纷躲到这面房顶般的大旗下。

这场戏表现的时间是1937年12月。日本侵犯中国,大规模轰炸南京,犯下了上世纪历史上最令人发指的滔天恶行之一——南京大屠杀。

上述镜头重复拍摄了5、6次,原因要么是旗子打不开,要么是群众演员没跟上,要么是他们对死里逃生还高兴得不到位,毕竟,当纳粹旗子打开之后,日军轰炸机就掉头飞走了。

执导《约翰·拉贝》的是德国35岁的新锐导演弗洛里安·加伦贝格尔(Florian Gallenberger)。2001年,他曾因反映墨西哥城流落街头儿童的毕业作品《Quiero Ser》而一举荣获奥斯卡短片奖。《约翰·拉贝》是他执导的第二部长片,该片由德、中、法、美四方联合制作,集资1500万欧元,规模庞大。

加伦贝格尔面前放着四台屏幕,指挥拍摄,有些戏是由5台摄影机同时拍摄的。而且,每个角度都得拍两次,一次用英语,一次用德语,这是主要出资方坚持要求的。

“现在我英语台词说得比德语台词还溜儿。”差不多被剃成光头的图库尔坦言相告。他扮演的主角约翰·拉贝出生汉堡,父亲是船长,十几岁即开始学商,后在中国几乎无间断地工作生活了30年,其间最后一次回德国是1930年,因此对纳粹德国、对希特勒的政治意图并不十分了解。他在中国最后担任的职务是西门子驻南京办事处负责人,亲身经历了日军轰炸南京、占领南京的全过程,并以日记形式详细记载。1997年,在曾在30年代结识拉贝、后于1976年至1980年任德国驻中国大使的埃尔文·维克特(Erwin Wickert)的努力下,《拉贝日记》才得以出版,成为珍贵的历史资料。

Deutschland China Film Ulrich Tukur dreht John Rabe in China

影片中的拉贝(Ulrich Tukur扮演)和他的夫人(Dagmar Manzel扮演)

“拉贝更多地是个平凡人,不招人不显眼,只不过命运出乎意料地推给他一个特殊的角色,他非常出色地胜任了这个角色,而且在这个角色中发挥了他的潜能。”图库尔这样描述拉贝说。拉贝以惊人的毅力和人道主义精神,积极组织当时驻南京的一些外国人共同设立了一个国际安全区,利用他的特殊身份与日方周旋,保护了大约25万中国百姓免遭日军的大屠杀,他自家的别墅就曾收容600多名难民。中国人对他的敬重不亚于犹太人对辛德勒的敬重,称他为“活菩萨”。

拉贝这个人物实属特殊。他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法语,但是在中国呆了30年却没有学中文。他是德国纳粹党员,有一段时间甚至是南京纳粹党小组的代理组长。他相信希特勒,相信希特勒的和平意愿,曾上书希特勒希望他向日本施加影响,停止日军在中国的暴行。实际上,拉贝对希特勒上台的前前后后以及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所知甚少,在中国期间他几乎不看德国报纸。

因此,万字旗掩护这出戏很有一丝荒诞的味道。恰恰是这面挑起二次大战、后来致千万人以一死的旗帜,却保护了被日本人视为下等人的中国平民死里逃生。这出戏绝非编造,拉贝日记中既有记载,还有照片为证。

《约翰·拉贝》描述了拉贝被召回德国前6个星期的经历,也是南京大屠杀的时间段。主要角色除图库尔扮演的拉贝以外,德国女演员达格玛·曼策尔(Dagmar Manzel)扮演拉贝的妻子多拉,德国演员丹尼尔·布吕尔(Daniel Bruehl)扮演德国外交使节,美国演员斯蒂夫·巴斯米(Steve Buscemi)饰演和拉贝携手组织国际安全区的美国医生威尔逊。此外,还有不少中国和日本的知名演员加盟剧组。

该片10月开机,预计明年2月停机。虽然在西门子公司的资助下,拉贝当年在南京居住的别墅已得到修复,但在原始场地已无法进行外场拍摄,所以摄制组选择了上海已停用的龙华机场。

图库尔每天早上5点起床,6点出门,7点排演,8点开拍,连轴干到下午5点,可谓节奏紧凑。原本一边排戏、一边写书的计划(他下一本书原本想写威尼斯商人马可波罗在中国的足迹),现在也只好泡汤。仅有的那点业余时间,他充分利用于轮流品尝上海的各色餐饮风味,目前吃的是轮到了组合大胆奇异的日本寿司,喝的是产自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葡萄酒。他住的是高楼,住在36层,底层是家按摩院,辛苦工作一天后他有时到这里享受几个小时舒适的足浴足摩。

影片没有提及拉贝晚年的悲惨结局,图库尔感到有些遗憾:拉贝为西门子敬业那么多年,回德后西门子却不愿再雇用他,使他在二次大战后曾有一阵生活极度困难,上顿不接下顿,以至于中国政府曾伸出援助之手,请他返回中国。还有一点影片没有提及,也使图库尔感到遗憾,那就是这个原本普普通通、只想做一个不愧来自经商之城——汉堡的正派商人,这个后来表现出如此超凡的勇气和见义勇为精神的德国好人,在二次大战后的肃清纳粹运动中却不得不付出漫长的时间和精力,屈辱地去争取说明自己虽是党员但却清白无罪、非纳粹分子的一纸公文。

1946年东京审判时,拉贝曾为纳粹党员的身份也影响到他出庭作证。当时,联军曾想请他当证人,出庭陈述日军在南京的所作所为,但却遭到日本战犯辩护人的强烈反对,他们称鉴于纳粹德国对犹太人所施的暴行,请一个德国纳粹分子出庭作证缺乏道义上的合法性。

作者简介:Ulrich Waller,1956年生人,德国剧作家、导演,现任汉堡圣保利剧院艺术指导,与德国演员乌尔里希•图库尔(《窃听风暴》)私交甚笃。他在上海观摩影片《约翰·拉贝》的拍摄现场,授权德国之声翻译发表译文如上。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