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拆除“上访村” 制造“和谐社会”

为了制造“和谐社会”的形象,北京市政府在中共“十七大”召开前拆除了上访人员自行搭建的“上访村”。星期日新苏黎世报认为,胡锦涛提出和谐社会的口号就是要消除社会不公的现象,“如果党真要实施自己格言的话,它就应该欢迎这样的上访”,但真实情况并非如此:

default

只要还是红色的,就是和谐的

“上访是自帝王时代就有的传统。据官方统计,中国现在每年有1200万至1400万人上访。尽管高等法院认为80%的上访都有道理,但只有2%能取得成功。北京上访接待处负责人马英新为此辩解说:‘从法律角度看,大多数上访信件都无法使用。’上访人员通常清不起律师,也无法获得房地产登记记录等必要的文件材料。

虽然北京现在也按上访人数的多少评定地方政府的政绩。但这一措施不仅不能遏制腐败,反而使形势更为严重。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于建荣说,‘许多地方当局派打手到北京,拦截上访人员。’询问调查表明,64%的上访人员至少有过一次被非法拘捕的经历,半数以上的人说自己受到了虐待。

从许多上访人员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与强大体制进行无望的斗争已逐渐使他们丧失了理智。被党的地方干部强行人工流产的妇女李忠英每天数小时不停地唱一首关于自己命运的自编歌曲。她唱的歌词是:‘你们这些腐败的干部,对我们为所欲为。胡主席、温总理,你们在哪里?’”

与上访人员相比,农民工的生活条件也好不了多少。法兰克福星期日汇报采访了北京郊区孙河农民工的生活状况后,谈了他们离开农村来城市谋生的原因和在城市的处境:

“农村不仅劳动艰辛,收获的农产品也价格低廉。更糟糕的是,农民往往不得不忍受地方党干部的欺凌,这些干部以各种可能的借口横征暴敛。省区和中央政府用于改善农村现状的款项经常未到农民手中就已消失在干部的腰包里,要想反抗官府胡作非为,农民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北京有四百万外地居民,他们的大多数属于‘民工’系列。此外,每年还增加约三十万。中国的户口登记制度规定民工仍然是‘农民’,也就是说,与城市居民相比,他们受到亏待,没有医疗保险,无权领取退休金和社会救济金。城市的学校最近几年才有义务接收外地工人的子女入学,但实际上往往不是学费太高、就是对这些孩子提出的成绩要求太高,他们只能望洋兴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