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抗击妇女贩卖进行时

援助落难女性组织(Solwodi:Solidarity with Women in Distress)将工作重点放在帮助那些被强制卖身和被贩卖的妇女上。最近该组织在柏林设立了在德国第十二个咨询处。

default

法兰克福(美因河畔)红灯区霓虹闪耀

1985年天主教修女勒亚·阿赫特曼在肯尼亚创办了援助因经济困难而被迫卖淫的妇女组织。直至今日,援助落难女性组织位于肯尼亚的咨询所一直都在位落难妇女提供着帮助。从1988年起该组织就开始在德国帮助那些因得到工作或婚姻许诺而来到德国结果被强制卖淫或惨遭贩卖的外国妇女。现在该组织在德国总共有十二个咨询处,第十二个咨询处不久前在柏林设立。

该组织的工作人员,法律人士比尔吉特·托玛报道说:每年大概有七十万妇女被贩卖到西欧。多年来,东欧妇女是妇女贩卖的主要受害者,随着2004年欧盟东扩东欧妇女在西欧的地位发生变化,她们现在不再是非法移民了。因此我们组织的重点转向了非洲妇女,非洲妇女贩卖的情况很严峻,仅从尼日利亚贩卖到西欧的妇女就多达十万。德国色情产业的70%人员都是移民,而且其中很多都来自于非洲。比尔吉特·托玛说:现在没有相关的具体数字。

罪犯通常是妇女,人称“老鸨”(Madames)

Ansichten in einem Berliner Bordell Symbolbild Prostitution

柏林妓院一瞥

和东欧情况不同,非洲妇女贩卖通常是和骗婚形影相随的。作案的团伙不是较大的黑手党性质的组织而是不起眼的小团伙。“而且比较特殊的一点是,作案人员大多是妇女。她们被称为‘老鸨’。而且她们过去自己就是人口贩卖的受害者。”人口贩卖“状况一览图”上显示,25%的作案者都是妇女。巫毒(Voodoo)宗教仪式(非洲的一种宗教)使得非洲妇女有特殊的依赖性:“神父通常之前强迫她们,不能对外泄漏她们的去向和发生的事情。否则不仅她们家人要遭殃,而且她们自己也会得病,死亡或者遭受厄运。”

在德国要想保护妇女有很多法律上的“绊脚石”。曾经为律师的托玛说,“我们基本不进行刑事诉讼,因为贩卖妇女属于“受控犯罪”(Kontrolldelikt)。随着娼妓法的实施,不会对娼妓进行搜捕。”人们现在基本不会接触妓院中的妇女。30%的人都知道如果去妓院取证一定会遇到麻烦。

欧盟方针的实施加强了司法保证

BdT Deutschland Einziges Voodoo Museum Europas in Essen

巫毒教中巫毒娃娃

法律人士托玛回忆2005年进行的刑法改革。在这场改革中很多欧盟的方针得到了贯彻。相关最新的刑事犯罪构成将“贩卖人口定义为性利用,贩卖劳动力和骗婚三种罪行”。托玛解释说:总之,如果将人口贩卖定义为性利用的话,就不再是一种单纯的性犯罪,而是一种“侵犯个人身体和侵害个人自由的犯罪。从司法角度来讲,是加重了贩卖人口的罪责,因为这种归类和剥夺自由和暴力的罪行特征相符。”按照最新的犯罪事实构成,司法人员可以对妇女是否受到剥削和利用这个问题进行更加详细地询问。

第二个问题是骗婚,刑法现在也对骗婚进行了规定。仅强制结婚一条不足以获罪。托玛说:暴力和威胁都要调查取证。对于想要离婚的妇女也是同样。一旦结婚目的是为了获得居留权的事实暴露,妇女很有可能因为假结婚的罪名受到处罚。这一项可能成为人贩子施压手段。

通常避难申请为时已晚

托玛抱怨说:最新的移民法改革并不会改变现状。三个月的旅游签证一到期,合法居留又变成非法的了。多数情况下妇女都不能再进行避难申请,因为该申请必须在签证到期时马上进行。托玛说:“因此她们面临的是立即被驱逐。”如果这些妇女被捕,以下新规定生效:如果她们是贩卖人口的受害者,她们有六个月的考虑时间,在这段“保护期”里她们可以考虑是否作为证人提供证词。托玛解释说:“如果她们不提供证词,将马上被驱逐。如果提供,那么她们在刑事诉讼期间有居留权。”

2007年在里斯本举行的欧非峰会上达成协议,欧非将加强合作抗击人口贩卖活动。比尔吉特·托玛从这个协议中看到了希望。她说:“人们想在未来加强刑事追究方面的合作,加强对受害者的保护,改善预防措施。”而且最重要的是,从更本上消除妇女贩卖根源,比如妇女所属国当地的贫困,无望和歧视的问题。托玛说:“我们的目标是,在当地创造教育机会,从整体上为妇女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