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投身“圣战”女孩们的幻想与现实

有越来越多来自西方的穆斯林女孩愿意加入“伊斯兰国”。她们极端的决定背后,不只是冒险精神和对社会的反抗。

(德国之声中文网)三个来自美国的女孩走向"伊斯兰国"的路途已经完成了一半。但上周末,德国联邦警察在法兰克福拦截下了这三名15到17岁的女孩,并将她们遣送回美国。其他来自欧洲和北美的女孩已经抵达目的地叙利亚。在数千名加入

逊尼派恐怖武装力量"伊斯兰国"

的志愿者当中,虽然相对来说少有女性,但她们的数量正在增加。

几个月前,来自德国康斯坦茨市一所高中的16岁女孩引起了极大关注。她曾秘密的通过土耳其进入一处位于叙利亚的培训基地。伦敦国王学院研究恐怖主义的专家布朗(Katherine Brown)估计,已经有大约200名妇女从欧洲前往叙利亚参与那里的内战。她们作出这样的决定有多个原因。布朗向德国之声分析称:"'伊斯兰国'可以提供一种政治上的乌托邦"。"伊斯兰国"统治在这里被虚假的浪漫化。另外布朗认为,欧洲许多关于伊斯兰的批判性政治辩论也在其中起到作用,因为许多穆斯林因此感觉受到排挤。

此外,对冒险的喜好也让许多妇女和男子远走他乡。布朗指出,这与75年前西班牙内战的情况类似。许多穆斯林妇女也愿意支持这个自封的哈里发国:"她们想成为新事物的一部分,成为国母和'战士的女人'"

出走妇女经常比男性IS支持者年轻

Syrien IS Kämpfer in Raqqa

对“圣战”分子的浪漫幻想,让西方国家许多年轻女孩奔赴战场

德国北威州宪法保护局局长福莱尔(Burkhard Freier)估计,本州已经有25名妇女出走。他介绍说:"这些

妇女们非常年轻,

比那些(编者按:投奔伊斯兰国的)男性年轻。年龄在16至20岁之间。"几乎都来自移民家庭,只有很少数真正加入伊斯兰。福莱尔也认为,有许多原因导致了这些女孩被极端化。这位宪法保护者指出,出走的妇女和女孩们大多没有被认同感和方向感,在这一点上,她们和那些被极端化的男人们一样。此外,一种反抗文化以及和家人划清界限的愿望也同时存在。福莱尔补充说:"在一些个案中,有妇女表示,与德国相比,我能戴着头巾在叙利亚更好的信奉我的穆斯林宗教信仰。"同时,能够与未来被称作"雄狮"的烈士结成连理的浪漫思想,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许多"伊斯兰国"的女性拥护者是通过互联网被极端化的。他们被恐怖武装组织"伊斯兰国"统治地区妇女在网络上通过视频、博客和脸书发布的信息诱惑。在那里,她们能找到如何在战地度过艰苦生活的实用技巧和建议,也能看到大量的宣传信息。然而,这些年轻的志愿者所拥护的"穆斯林国"奉行严格的萨拉菲伊斯兰教义,没有给妇女多大的活动空间。在这套世界观里,妇女只有两个作用:战士的忠诚伴侣和母亲。妇女们完全无法成为战士。

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妇女涉及暴力,并摆出女战士的姿态。布朗了解到,有一位来自马来西亚的女医生曾经在她的博客里写道:我手握听诊器和卡拉什尼科夫(AK47机关枪),我还需要什么别的吗?另外,在过去的几周里,一张法国女孩戴着炸弹腰带,将自己塑造成自杀袭击者的照片也被发布在网络上。

"伊斯兰国"妇女看上去没有参与战斗

但据北威州宪法保护局局长福莱尔估计,这些妇女没有参与战斗。"她们的任务是留守并给男子们提供支持"。许多妇女到了当地后才发现,她们会受到多大程度上的限制。福莱尔说,到那时候再想回家大多为时已晚。

Bildergalerie Alltag in Syrien unter IS Herrschaft

前往叙利亚的女孩们,其实行动的空间很有限

据媒体报道,两名来自奥地利的年轻女孩就有过这样的经历。据说,她们在"伊斯兰国"生活了6个月,并和"伊斯兰国"战士结婚后与朋友们取得联系,因为她们无法再忍受那里的血流成河。而就是这两个16岁和17岁的女孩几个月前还发布了自己全身被蒙住,手握冲锋枪的照片。那时候她们声称,愿意为安拉而死。

布朗和福莱尔都一致认为,与宗教相比,导致女性被

极端化

的原因更多与政治和抗议有关。因为她们中的一部分人在对伊斯兰一知半解的情况下就出发上路。伦敦国王学院的专家布朗指出:"她们看到的只有视频中一贯的口号、黑色旗帜和歌曲。但很少接触了解相关的宗教理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