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承受煎熬寻找挑战―访余男

本届柏林电影节恰逢60周年大寿,是非常隆重的一次电影节,而华人女演员余男成为了本次电影节的评委之一,她也是继巩俐之后第二位担任柏林电影节评委的华人女演员。在柏林电影节上,余男接受了德国之声特约记者的采访。

default

柏林电影节开幕式,余男闪亮登场

德国之声:余男你好!非常荣幸能在柏林电影节上第三次见到你,能介绍一下你和柏林电影节的渊源吗?

余男:要说和柏林电影节最早的渊源,就是当年在电视上看到《红高粱》在柏林获奖的时候,因为那时候国内还没有太多的关于国际电影节的报导,我们的电影一下子拿到了一个大奖,看到剧组获奖回来在机场拍照,大家都很兴奋。然后就是2003年,我参加演出一个法国导演的电影《狂怒》入选当年柏林电影节的Panorama(影片大观)单元,04年的《惊蛰》在Panorama(影片大观)单元,07年《图雅的婚事》是参赛片,然后就是现在这次了。

德国之声:这次是做评委,恭喜你 !

余男:谢谢!

德国之声:观众都知道你和王全安导演合作得比较多,而且你们合作的影片都比较有分量,在国内和国际电影节上得到很多奖项,通过你和王导演的合作,对他电影艺术上的成就和今后的发展方向有什么评价呢?

余男:不敢评价,真的我不敢评价,只是有一个愿望,希望他一如既往地拍出更好看的电影。

德国之声:西方媒体对中国电影的审查制度一直比较关注,他们认为,中国电影的审查制度是影响了电影市场和质量的一个因素,对这个问题你是怎么看的呢?

余男:对这个问题我没有太深的看法,我觉得大家应该对这个问题忽略过去,因为现在它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中国每年都有很多制度内和制度外的电影,这不是决定一部电影好坏的主要因素。现在拍摄电影的自由度很大,你有才华,你有愿望,你的目的很清楚,那就去拍呀!比如商业片,过去中国几乎不拍商业片,现在却有很多,在票房上我们的商业片要超过国外的进口的大片,我觉得这就是进步,也中国电影市场最大的变化。

Berlinale-Jury: Nan Yu

德国之声:你是一位很优秀的演员,你从作为女演员的立场看,中国电影的商业化对演员的前途和对影片的选择是否会有影响?

余男:我觉得演员在这方面还是比较自由的,但作为演员你不能去想太多,你要演什么电影塑造什么样的角色,是你自己的事情,别人如果不用你不要有太多的遗憾。

德国之声:你的意思是说,通常情况下演员还是很被动的。

余男:我觉得演员本身就是一个被动的职业,就算你自己当了导演找到一个好剧本有主动权了,但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所以我认为,作为女演员要想成功,首先才华很重要,另外机会也很重要。

德国之声:记得上回采访你是在《图雅的婚事》获得 57 届柏林电影节金熊奖的时候,当时很多西方记者都说余男是在本色表演,当时我就提出了异议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我说余男不是本色表演,因为你的本色应该是属于很气质很靓丽那种。

余男:对,当时在他们没看到我的时候都说我是本色表演,等一看到本人之后就觉得反差很大。

德国之声:你是不是很喜欢去塑造和自己反差很大的角色?

余男:我喜欢那种不太一样的感觉,就是挑战性特别大,很较劲的角色,因为那种过程很享受。,比如你生活中就是很轻松的,而你选择的工作又是轻轻松松的,好像做与不做都无所谓似的,我觉得那样就特别没意思。所以我特别喜欢拍戏的时候心里承受特别大的煎熬,很受折磨的角色,但这是和创作有关的,不是个人的。我觉得那种享受特别好,这样的挑战性对我很重要,不能太舒服,当你一心要做好一件事的时候绝对不是一个舒服的过程,但心里的那种快感是有的,这个过程一定是很折磨人的,折磨和快感,这两种感觉是在一起的,对我来说,这才是工作,如果休息就是完全的休息。到目前为止,我还从来没有拍过一部演起来很容易的电影。

德国之声:你来柏林这么多回,这回你是评委了,是否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余男:工作性质不一样了,以前可以轻轻松松地出去玩,去逛街,这回是真的没时间了,不过感觉非常好,如果在北京进电影院看电影的话,一次也就看一部,这回却能一下子欣赏那么多影片, 那么多来自世界各地不同风格的影片集中在柏林放映,而且这些影片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这个机会真是太难得了。

德国之声:王全安导演的《团圆》作为给柏林电影节 60 岁生日贺礼的开幕片,观众对它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从放映效果来看,你感觉他的预期目的和效果达到了没有?

余男:这个不能说,因为它是参赛片,比赛还没有结束,如果不是参赛片我会评价的,不管怎样,我都为他骄傲。

德国之声:谢谢余男接受我的采访!

采访记者:黄雨欣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