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打击贩毒百年前始于上海

打击毒品贩卖的斗争始于一百年前的上海。1909年2月,来自13个国家的代表在上海成立了所谓的反鸦片委员会。那时鸦片在中国泛滥:四分之一的中国男性公民染上了鸦片瘾。鸦片成为西方毒品贩子的重要收入来源。

default

上海博物馆里展出的一个当年中国人吸食鸦片的场景

一个世纪后的今天,在打击贩毒集团的斗争中,全世界依旧面对诸多棘手难题,这也是上海召开的相关国际会议发出的一大信号。

瑞英(音译)来到了一对老夫妇的农舍。瑞英是小城瑞丽的艾滋病专员,这是一座中国小城,邻近老挝、泰国和缅甸三国接壤,种植罂粟并加工成海洛因的所谓金三角地带。瑞英拜访的这对老夫妇还抚养着一个小姑娘,这种情况对瑞英来说已司空见惯。"她的父亲不在了,死于艾滋病。母亲回老家去打工了。现在她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今年她已三岁半。父亲在她出生的15天后过世,她父亲原来一直吸毒,已有十多年的历史。生前,她的父亲曾去缅甸打工,或许是因为当时使用不洁针头而感染艾滋病的。"

瑞丽隶属于云南省。在这里,种植、贩卖和消费毒品是被禁止的。有关当局试图为当地农民提供各种优惠,以期他们改种其他的作物。但一位已有毒瘾的男子说,当局的鼓励性措施是远远不够的。"以前的环境都很不好,历史上有很多吸毒的。边境地区,比较复杂,很多毒品在这里流通。毒品肯定是缅甸过来的,但我们这些吸毒人不一定去缅甸购买毒品,中国也可以买到。有些是一个村子两个国家,缅甸和中国,毒品很快就传了过来。"

而这恰恰是联合国试图阻止的。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坚信至少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在展开国际缉毒斗争一百年后的今天,在上海召开的相关国际会议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当年,仅中国和印度两国生产的鸦片量就是当今世界总量的三倍多。如今,90%的罂粟产自阿富汗。如同伊朗代表莫戈·达施哈姆在上海会议上所说,阿富汗的罂粟种植也给邻国伊朗带来很多问题。"毒品在伊朗是非常棘手的问题。从阿富汗进入伊朗的不仅是毒品,还有三百万非法难民,对我们的安全局势构成威胁。我们必须付出一切努力,以期改善阿富汗的经济局势,彻底消除贫困。"

然而做到这一点又谈何容易,尽管根据联合国的报告,如今在世界范围内,吸毒上瘾的人只占世界成年人的0.5%,死于消费毒品的人远远少于酗酒和吸烟的人。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执行主任安东尼奥·玛丽·科斯塔在此列举了禁毒道路上的诸多障碍:毒枭的势力、行贿受贿的恶习以及政府行动乏力等。

"联合国用于打击有组织犯罪活动的法律手段为人们提供了开展国际合作的可能性。但到目前为止,各成员国未能有效地利用自己的工具,在打击贩毒斗争中取得应有的成绩。互联网上可以出售毒品、武器、也可以贩卖人口,这一人类的重要发明已变为恐怖分子手中的一个武器。贩毒肥了犯罪分子的腰包,对社会起到了破坏作用,也使各个国家受到威胁。人们必须立即行动起来,竭尽全力,与毒品做斗争。"

今年三月,联合国将在维也纳召开会议,就打击毒品的新战略举行磋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