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手机成为脱北者联系朝鲜亲人新途径

数年来,越来越多脱北者通过中间人和朝鲜的亲人取得了联系。来自中国的走私手机在朝鲜一侧扮演了重要角色。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部走私到朝鲜的手机帮助Lee Seo Yeon完成了两个使命:情感上的和经济上的。不过一开始,她还担心这是一个错误。

这位生活在首尔的40岁的脱北者在电话里没有听出另一端那个人是谁。对方说自己是她的姐姐。从1998年以来,她们就没有通过话。那一年,Lee Seo Yeon趟过齐胸高的冰冷的河水逃到中国。她说,她的姐姐不比她大多少,但电话里听起来却像一位老年妇女。

"不过,"她继续讲到,"电话里的姐姐还记得我臀部上的伤疤,那是我们小时候,她让我坐在筷子上玩留下的。另外,她还记得住在隔壁的我的朋友的名字。我们谈了些这样的事,最后我们都哭了。"

当Lee Seo Yeon确信自己在和姐姐通话后,一位中间人拿走了朝鲜那端的电话。在Lee Seo Yeon向一位在韩华人的韩国银行帐户汇去200万韩元(折合1880美元)并得到此人证实后,那位中间人又把电话给了Lee女士的姐姐。按照约定,70%的钱会到姐姐手中,另外30%是中介费。

Grenze China Nordkorea Dandong

中朝边界的鸭绿江大桥

走私的手机和朝鲜内外活跃的中介地下网络让

脱北者

们不仅和长期失去联系的亲人取得了联系,也给他们送去了亟需的现金。这样做有风险,对在朝鲜的人如此,对脱北者也一样,因为他们担心会受到欺骗。

中国手机在朝鲜是非法的,但便宜,也容易得到。几年来,它们越来越成为在韩国的大约2.5万名脱北者以及藏在中国的脱北者和朝鲜亲人联系并且为她们提供帮助的途径。

一半脱北者捎钱给朝鲜亲人

一个由400名脱北者组成的公民组织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指出,韩国每两个脱北者家庭中就有一个给家里捎钱,数目每年大约在50万韩元(约合470美元)到300万韩元(约合2820美元)之间,尽管大多数脱北者自己也在竞争激烈、教育水平高的韩国艰难求生。他们的平均月工资大约140万韩元(约合1320美元),是韩国工人平均工资的约一半。

Nordkoreanische Geldscheine

韩国央行估计朝鲜去年人均国民收入约合1320美元,韩国高出其43倍

生活在首尔的脱北者Choi Jung-hoon说,"尽管我们在这里的收入很低,但我们一日三餐都有饭吃。如果不买新衣服,那么我们就有钱给北边的家人。这对他们来说是很多钱。"

给家人联系并且捎钱并不总是那么容易。Lee Seo Yeon说,她曾经付了20万韩元(约合190美元)想和姐姐通话,但其他的中间人没有能够联系上她。

脱北者通常通过网上银行将钱转到一家在韩国的中国中间人的帐户上。这位中间人收取20%到30%的手续费,然后请一位在中朝间做生意的,能够自由进入朝鲜的中国人把剩下的钱带到脱北者的亲属那里。

并非所有时候都需要把钱送过边界。比如,如果一位朝鲜的中间人欠了参与相关交易的中国供货商货款,那么他可以通过把现金给脱北者家属的方式来支付。

一桩交易有时需要好几个步骤。在中国没有联系人的脱北者有时需要在韩国的脱北者的帮助。如果脱北者的家人住在离中朝边界很远的地方,那么负责捎钱的人就必须克服更多的困难,因为朝鲜限制公民的行动,交通状况也很糟糕。

一条生命线

Kim Jong-un und Alltag in Nordkorea

鸭绿江边的朝鲜妇女

韩国人权人士Ahn Kyung-su采访了很多脱北者。他说,一开始,许多中间人常常欺骗脱北者,但是随着生意现在变得更有序也更赚钱,中间人也更关心如何抓住客户。

与此同时,人权人士和脱北者也表示,

朝鲜也在加强打击

,在边界用仪器检查中国手机的信号。

尚不清楚的是,有多少朝鲜人因为从韩国的亲人那里得到钱或者和他们通话而被逮捕。采访过脱北者的人权人士表示,许多朝鲜人为了避免麻烦用一部分钱给地方官员行贿。

韩国方面也限制公民和朝鲜进行联系,但并不对脱北者严格执行这样的规定。

这些钱可能是一条生命线。韩国中央银行估计朝鲜去年的人均国民收入为140万韩元(约合1320美元)。而韩国的人均国民收入则高出43倍。

Lee Seo Yeon希望除了捎钱外还能做些什么。她来到韩国之前经历了很多:被遣返回国,从劳改营逃跑以及在中国和韩国的各一次婚姻。但她从未忘记在朝鲜的家人。

Nordkorea Grenzsoldat Archiv 2013

守卫边界的朝鲜士兵

"当我闲下来或者孤独的时候,我很想念我的亲人。我想他们,刚刚忘了又会重新想起。"

在二月份的一次通话中,她知道自己并非唯一有这样感受的人。

"我的姐姐说她以为我要么死了,要么在某个地方过得很好,所以不想联系她。我于是让我先生和她通话。他告诉我姐姐我很想念她,之后她哭了,说我没有忘记她。"

Lee Seo Yeon说,是一名脱北者给了她一位拥有非法中国手机的朝鲜人的电话号码。在和她交谈数次后,这个朝鲜人帮她找到了她的姐姐,带她到边界上一座能够收到中国手机信号的山上,并且给Lee Seo Yeon打了电话。为了节约话费,他拨通后便让Lee Seo Yeon把电话打回去。

这位中间人后来又让Lee Seo Yeon的姐姐和她通了电话,告诉她钱收到了。干扰声很大,Lee Seo Yeon说,"我告诉他我不敢肯定说话的是不是我姐姐,但是我也告诉他我感谢他安排我和她通话。"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