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戴晴:《零八宪章》只是最温和的诉求

互联网消息称,《零八宪章》的签署人之一张祖桦于北京时间26日晚11点左右再次被北京警方带走。据悉,当夜四名警察进入张家,出示了传唤证,并带走了张祖桦。经过三个小时讯问后,张祖桦获准离开警局回到家中。本周一,张祖桦家中的电话仍然无人接听。据称,本月8日被警方逮捕的宪章起草人刘晓波目前仍然处在关押中,其家人仍然没有其确切的消息。宪章签署人之一,北京学者戴晴表示,《零八宪章》提出的只是最温和的诉求,如果这仍不能被接受的话,只能说明当局太虚弱。

default

官方的态度,只可能使得暴力事件更多

德国之声:您是第一批签署《零八宪章》的签署人之一。您最近是否也遭到中国当局的打压、威胁或者其它骚扰?

戴晴:没有。因为我是无业者,没有组织或者公安局来找我,生活上也没有受到影响。我就是在中国不能发表作品。

德国之声:您觉得,为什么《零八宪章》会让当局反应如此之强烈?

戴晴:我不知道,觉得非常奇怪。当局应该同我们在《零八宪章》中的表述和要求有同样的看法,因为这是对一个法治国家和一个现代国家最基本的内容。这是大家达成的一个共识,《零八宪章》更清楚地把它谈出来。这无论是对执政者还是对公民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德国之声:您预测当局今后会不会再做出更激烈的行动和反应?

戴晴:政府的反应太非理性了,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零八宪章》以这样的方式表述出来,或者说呼喊出来,是一种最温和的方式,是公民要求基本权利的最温和的方式,对执政党自己提出的要改革寻求社会稳定都是最有利的。我不知道政府为什么要这样做,也不知道他们今后是否要改正,还是要做出更不理性的行为。现在没有办法估计。

德国之声:能不能说《零八宪章》提出的是1989学生运动以来中国掀起的最大一场公民诉诸于实现政治民主自由的群众性运动?

戴晴:《零八宪章》没有掀起任何运动。《零八宪章》体现的完全是一种思想和一种声音。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应该是受到宪法保护的。如果这么温和的诉求政府还不能接受的话,我觉得当局太虚弱了。

德国之声:您认为《零八宪章》会在民间以及政治高层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形成什么样的影响?

戴晴:我觉得《零八宪章》不是为了掀起一个运动。而且在实际上也并不会像20年前在天安门广场那样,造成交通阻隔,不能举行国事活动。《零八宪章》不过是一个呼声,希望当局能够听到并重视这一呼声,并做出慎重思考。所以我不同意你刚才说的要掀起什么运动。中国在改革进行以来的30年也好,"六四"学生运动以来的20年也好,在各个领域人们都在觉醒。《零八宪章》不过是一个总结。其实我们现在什么都做不到,就能这么呼喊一下,把大家的思路清理一下。就只做这么一点事,政府都不许。

德国之声:民间能做的现在只是发出一种呼吁、呼声,这岂不是让人感到很悲哀的一件事吗?

戴晴:我觉得悲哀已经是太轻的字眼。如果连这么温和的一点声音都听不得,那就等着革命吧,就等着杀警察吧。各种各样的暴乱,无序的非理性的毫不妥协的情况都会发生。我觉得当局应该好好吸取20年之前以及20年以来的教训。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