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我要把德国反核能运动的经验带到日本”

20多年前,泽井雅子在德国认识了什么是反核能运动。现在,她希望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那些开始对反核能运动感兴趣的国人。

default

日本反核能运动人士泽井

在东京涩谷的一家星巴克咖啡馆里,一切景象如常:顾客有秩序地站在吧台前排队等候买咖啡;服务员会把精心调制好的卡布奇诺或是拿铁咖啡双手递给顾客,并且礼貌地微微鞠躬。至少在这里,人们不会感觉到,在300公里开外的地方,福岛核电站的工作人员还在为避免一场巨大的核灾难日夜奋战着。排队买咖啡的年轻人或和朋友闲聊着,或是摆弄着挂满大大小小挂件的手机。

不过,不是所有的东京人都对核危机浑然不觉。在非政府组织"公民核信息中心",一些工作人员站在电脑前,从视频网站youtube上观看上周末东京反核能示威游行的录像。日本的反核能运动者应该可以满意了,过去像这样的活动只有寥寥的几十人参加,而这次则有1200人出来响应。

Japan Büro von CNIC in Tokio

“公民核信息中心”办公室

旅行的收获

现年59岁的泽井雅子(音译,Masako Sawai)从1991年起就在东京一家非政府组织工作。30多年前,她在大学里学习了德语专业,之后也多次到过德国。通常情况下,在提到德国的时候,日本人都回想起美丽的旅游城市海德堡,或是慕尼黑,但泽井雅子首先想到的是瓦克斯多夫(Wackersdorf)和戈尔勒本(Gorleben)。每次到德国,她都要到这两个和德国反核能运动密不可分的地方去看一看。

1989年,泽井第一次到了德国。她回忆道,那其实纯属巧合,因为当时她的老板--"公民核信息中心"的创始人要亲自去瓦克斯多夫参加一项活动,但是后来他临时去不了了。"因为我会说一点德语,所以他就问我愿不愿意去。就这样我去了瓦克斯多夫,后来又到了戈尔勒本。"这次旅行令她终身难忘。

孤身奋战多年

"公民核信息中心"的成员在过去一直都是一群孤单的斗士。因为在日本,到目前为止根本不存在大规模的反核能运动。泽井介绍道,一个原因就是日本自然资源匮乏,基本上没有什么油气资源。多年来,能源企业和日本政府一直不断地告诉国民,核发电是一种负责任的获取能源方式,它干净清洁,不排放二氧化碳。因此,也没有人反对核能。直到现在,核灾难步步逼近了,日本人才意识到,这个说法是错的。泽井说:"东京电力公司一直宣称,假如没有核电站,日本就没有电可用。而现在,正是因为核电站事故,一些地方的电网被关闭了。"

自从两个多星期前福岛核电站发生爆炸事故以来,"公民核信息中心"的电话就响个不停。许多日本人希望从这里了解核辐射对人体的危害以及核能本身的危险。日本的反核能运动终于有了倾听者。

Japan DW-Reporterin Silke Ballweg in Tokio

记者Silke Ballweg在东京街头

带着苦涩的欣慰

民众主动对核能产生兴趣--其实这一现象泽井和她的同事已经苦等了多年。这位反核能运动人士说:"日本所有的钱都花在核能上了。人们根本就没有尝试开发可再生能源,干脆就忽视了这个领域。"泽井认为,这背后的原因很好解释,那就是可再生能源带来的利润不如核电站的高。"在日本,企业的利益永远放在第一位。这是一个坏现象,现在人们尝到苦果了。"

这个身材矮小、留着齐肩长发的日本女士和她的同事们,过去一直被人们看作"无政府主义者"。泽井雅子说,现在那些鼓吹核能的利益集团刻意粉饰的"太平"终于露出了破绽。

独立的监督只是奢望

在泽井与笔者谈话期间,她多次抱怨,日本政界和经济界联系过于紧密。她说:"在日本,比如东芝公司得到了一个建设核电站的订单,接下来,监督这个核电站安全标准的任务也会同样落到东芝公司的手里。也就是说,他们事实上是自己监督自己。"在这个背景下,企业在做安全监测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不足为奇了。

Japan DW-Reporterin Silke Ballweg mit Geigerzähler

随身携带——盖格辐射测量仪

自从福岛核电站发生爆炸事故,"公民核信息中心"的工作人员就一直在测量东京的辐射值,并及时把相关数据发布在该组织的网页上。现在,泽井带着盖格辐射测量仪,离开了办公室。测量仪发出"嘀嘀"的警报声,而且她每往外面走一步,警报声的频率就越快。--从福岛泄漏出来的核辐射物质,早就被风吹到了东京。

作者:Silke Ballweg 编译:雨涵

责编:谢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