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数码占领者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8.10.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我的朋友,数码占领者

美国的间谍行动可谓“大手笔”,而且对朋友和盟友也不例外。德国之声评论员瓦格纳认为,德国应该行动起来反对美国的数码占领。

(德国之声中文网)1972年的华盛顿:有人非法潜入民主党的总部水门大厦。此事件的背后是时任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他想利用此举窃听竞争对手的竞选策略。这位总统本人在事情败露后引咎辞职,"水门事件"也成为美国政治历史上的一大污点。四十年以来,这个词一直是政治暴行的代名词。

只有利益,没有朋友

近来的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监听风波迅速被人在柏林冠名为"手机门"。然而谁会把默克尔手机遭窃听和当年的水门事件相提并论呢?尽管这种对比其实是合理合法的。在数字化时代,人们获取信息时不再需要手电筒和撬棍了。尽管信息获取的方式不同,但目标一直没有改变。

美国人会做一切可能的事,哪怕有些是不道德或者不合法的。他们承认这一点,也承认自己的这一权力要求。这样看来,奥巴马首先是该国利益的代表,他也从这个立场出发来看待世界。这和法国前总统戴高乐一样,戴高乐曾经挑明过这一点:国家之间没有朋友,只有利益。

ARCHIV - US-Präsident Barack Obama und Bundeskanzlerin Angela Merkel unterhalten sich am 18.06.2012 in Los Cabos, Mexiko, beim Familienfoto. Merkel setzt bei der Aufklärung der millionenfachen Datensammlung des Geheimdienstes NSA nun auf eine Reise von Vertretern der Bundesregierung und deutscher Geheimdienste in der nächsten Woche nach Washington. Foto: Peer Grimm dpa (zu dpa Merkel verspricht größtmögliche Offenheit bei US-Ausspähaffäre vom 05.07.2013) +++(c) dpa - Bildfunk+++

默克尔手机窃听事件让德美关系产生一道裂痕

华盛顿的利益总是全球性的。如果信息属实,那么美国在世界各地共有80个监听中心,其中19个在欧洲,2个在德国--分别是首都柏林和金融、银行中心法兰克福。后一个地点似乎很难用所谓的"打击恐怖主义"来解释,倒是让人更多联想到顶级金融领域的信息获取。这么做是背信弃义的。

窃听朋友是权力滥用

在很多方面,德国都要感谢美国:德国并没有自己打下民主,而是从美国手中像获得礼物一样得到了民主制度;马歇尔计划帮助德国成为了今天的经济巨人。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过去的西德政府和今天的联邦德国政府从来没有真正从华盛顿的政治羽翼下解放出来。

Volker Wagener. Deutschland/Chefredaktion REGIONEN, Planung. Foto DW/Per Henriksen 4.10.2010. DW1_0237.jpg,

德国之声评论员瓦格纳

我们总是毫无异议地站在美国"老大哥"的一侧,前总理施罗德拒绝参与伊拉克战争是仅有的一次例外。现在,窃听丑闻给我们提供了一次转折的机会。正因为德美友谊深厚、不可侵犯,柏林在针对此事的言论和行动上才应该有新的突破。

现在正是德国提出自信的反对意见的机会:比如欧盟框架下针对自由贸易谈判的会谈;比如德国巴西的联合倡议;比如递交一份反对美国的联合国决议。无论最后结果如何,传递的信息是:我已经受够了。如果华盛顿在二战结束后近70年、两德统一后23年仍然对德国进行数字占领,那么现在真的到了该对两国的友谊画上一个问号时候了。

作者:Volker Wagner 编译:万方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