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我的家正处于双方前沿阵地的中间”

利比亚政府军和反对派武装之间的战斗仍未停息,北约空袭也在继续。越来越多的民众从阿吉达比亚等处于激战中城市的逃出。记者在当地探访了部分难民。

default

阿吉达比亚市内一处遭到战火破坏的建筑

利比亚反对派武装在西方联军的空军支援下重新夺回阿吉达比亚(Adschdabia)已经将近三周。但是这座城市至今仍像是一个"鬼城"。

从另一个反对派重镇班加西驶来的运输车队每天会往阿吉达比亚运送一次面包,这时,少数依然留在这里的居民便会从他们的房子里走出来。哈米达表示,他们是自己那条街上唯一留下来的一家。她的丈夫病了,而她和四个孩子留在家中,整天担心。

一名大约70岁左右的老妇人则表示,战斗令人恐惧,她从运输车队得到面包之后就会返回城市外面的沙漠地点,那里有她的家人在等待。

大部分居民都不敢搬回到市里,因为他们之前已经回来过一次,但后来卡扎菲的部队又回来了,他们不得不再次逃了出来。

在城里唯一开张营业的一家商店里,几名男子对记者表示,忠于卡扎菲的军队回来之后,士兵们拿着名单满城在抓人,把所有的反对派人士都逮捕了,妇女和儿童光天化日下在街头遭到枪杀。恐惧已经深植人们的心中,即使在南方150公里处、相对安全的班加西,也能明显感受到这一点。

红新月会为无家可归,也没有亲友照顾的人建起了难民营,而这里原本是一家印度建筑公司的工地,他们计划在这里修建一座摩天大楼。而现在,这里居住着来自阿吉达比亚、布雷加和拉斯拉努夫的31个家庭。最近几周以来,这些地方都爆发了激烈的战斗,部分地区至今仍处于战争状态。他们对原本供工程师居住的小型临时房进行了改造,一切都整洁有序,有一个厨房,有客厅,还有一个供孩子们玩耍的足球场。

不过一间办公室墙上的涂鸦显示了孩子们心中的困惑和忧虑。"我画了一枚导弹,它击中了我家。"10岁的穆斯塔法这样叙述着。然后房子就着火了,住在楼下的邻居们打开了水箱,把火扑灭。

25岁的伊曼来自布雷加,她和自己的丈夫以及5个孩子一起逃了出来。他们家正处于政府军和反对派武装阵地的中间,"我对孩子们说,这些都是烟火,是一场婚礼庆典。不过我的小女儿却说,那些是卡扎菲的人,他们开枪打我们。"

每当想起阿吉达比亚那晚的腥风血雨,已经70多岁高龄的梅苏纳就会泪流满面。她的双手不断无助地拍打着,感谢真主的拯救。

邻家的一名妇女从窗口探出身子。她说自己原籍埃及开罗,已经嫁到阿吉达比亚20多年。她的丈夫曾经为反对派充当卡车司机,现在已经失踪了1个月。这位名叫阿米娜的女子继续说道,她在开罗的家人不了解这里的情况。卡扎菲把所有通向国外的电话线路都切断了,手机网络也遭到干扰。

夜晚降临,班加西的居民们在难民营里组织了一场晚会,杀了三头羊,以此庆祝三个孩子的诞生,他们都是在战火中来到人世的。而所有人都希望,他们能有一个更好的明天。

作者:Esther Saoub 编译:石涛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