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我是听摇滚长大的”—埃及作曲家做客贝多芬音乐节

六年以来,每届波恩贝多芬音乐节都会邀请外国的年轻交响乐团参加“交响乐团学校”。此外德国之声会委托主宾国的一名作曲家专门创作一曲。今年,贝多芬音乐节和德国之声首次邀请了来自阿拉伯的高校乐团——开罗音乐学院管弦乐团,该学院隶属于著名的开罗艺术大学。周五,穆罕默德•萨德•巴沙将携手该乐团,在波恩贝多芬音乐节首次上演他受德国之声委托创作的乐曲“Entizar(等待)”。巴沙做客德国之声,就他的作品及其与德国和古典音乐的关系等话题接受了采访:

default

贝多芬音乐大厅

穆罕默德·萨德·巴沙对音乐的爱好可谓五花八门。家乡开罗的车水马龙,美国的摇滚乐;东方的旋律,当然还有西方交响乐。他说:“西方的乐器有其独特的音色和表达方式。把东方和西方的不同音乐元素结合在一起,就是我的音乐最大的特色。”

出于对摇滚和爵士音乐的热爱,巴沙14岁时先学的就是打击乐器。四年后,他在开罗音乐学院开始学习指挥和作曲。从那时起,他就与德国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时,教授音乐学专业的教授非常欣赏巴沙创作的乐曲。她和德国有联系,建议他寄一些作品去参加2003年在乌尔姆举行的“东方与西方”音乐节的评选。结果巴沙寄去的作品中有一篇被选中在音乐节上演。

巴沙的当代阿拉伯音乐作品中有不少已经在埃及获奖。而且他还经常得到来自国外的作曲任务,因为他的音乐主旨就是在东方和西方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这一主旨在他受德国之声委托创作的乐曲“Entizar” (意思是“等待”)中也得到了体现。其中融合了阿拉伯传统音乐元素和交响乐元素。

01.09.2007 K21 mohammed basha

来自开罗的作曲家穆罕默德•萨德•巴沙

按照东方音乐的习惯,在演奏时是允许即兴发挥的。所以巴沙虽然创作了乐曲的旋律,但是乐团在演奏中可以自己加入装饰音,这样每次演出效果都是不完全一样的。为了巴沙这首乐曲的首演,开罗音乐学院的乐团已经排练了几个星期的时间。60名年龄在15至25岁之间的音乐专业学生为此次盛会特地从开罗远赴波恩。

巴沙的这曲“Entizar(等待)”也是为自己已故的母亲而作,因为她一直都对儿子的音乐才华深信不疑。巴沙说:“我当然很想念母亲,希望能陪伴她左右。但是她不在世了,我只有等自己也去了那个世界才能见到她。‘Entizar’指的就是这段等待能再见到母亲的时间。”

但是“Entizar(等待)”不是一曲悲歌。相反,这是一支轻快的乐曲,因为它带着在彼岸世界重逢的期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