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我强奸过妇女,还杀过人!"- 自控有罪的避难者

越来越多的避难申请者突然向司法部门自首,说他们曾经在原籍国有过严重的犯罪行为。按照德国法律,如当事人在原籍国面临死刑判决,就不得将他遣返。

(德国之声中文网)难民圈中出现的一个新现象让警方和德国司法部门大伤脑筋:那就是,难民申请者突然自首,宣称自己在原籍国曾有过严重刑事犯罪,德国司法部门不得不为此启动刑事诉讼程序。德国法官联盟宣称,目前大约有数千起这样的诉讼案。德国法官联盟主席彦斯·哥尼斯(Jens Gnisa)对德广联记者表示:"因为刑事案件过多,人手又严重不足,检察机关本来就已经不堪重负,现在又凭空增加了这么多的难民自首诉讼。也就是说,司法系统有可能无法承受如此大的负荷。"

不过,对于难民自控案件很少会真正被提起诉讼。原因很简单,这类案件的大部分刑侦工作都需要在境外进行,而涉案的大多数属动荡国家,德方获得当地的司法协助几乎没有可能。结果也很简单,一个可能的犯罪分子就可以在德国逍遥法外了。

德广联记者接触的一些案例中,有些自首的难民供称自己是一名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比如,一名难民申请者宣称,自己曾在原籍国亲手杀死过八个人,还强奸了很多妇女。至于这些罪案是否真的发生过,那就无从考证了。目前,相关的审理已经停止。

慕尼黑的联邦检察官的安娜·雷丁表示:"在相关的司法调查中还要顾及到,对于在相应国家可以判处死刑的严重罪行,就只可以进行匿名调查。"

Oberverwaltungsgericht Berlin (picture-alliance/dpa/W. Steinberg)

位于柏林的联邦最高行政法庭

雷丁说,值得注意的是,难民申请者自控的罪行偏偏大多数都是在相关国家面临死刑判决的罪行。仅在慕尼黑检察机构,2016年9月至2017年4月之间,就接获四十多起这类自控案件。案件无一例外,都是在难民申请过程中,避难申请者举报自己曾在原籍国犯有重大罪行。

是骗子,还是真凶?

这些人会不会是为了钻避难法的空子,而给自己编造罪名,从而达到留在德国的目的呢?法官联盟的哥尼斯说:"我们认为的确有这种可能性,有些人先是说他们不得不背井离乡来德国避难,然后,再说自己曾犯过重罪,这样一来,即便避难申请遭拒绝,也无法将他遣返原籍。"

这些自控有罪的难民申请者当中,会不会真有杀人凶手或者恐怖分子呢?如果真是这样,那也就是说,这些人今后也可能在德国继续犯罪。这种可能性也是令司法部门担忧的一个原因。慕尼黑的检察官雷丁说:"这当然是检察机构必须面对的问题。更为严重的是,那些自控的罪行,听起来非常可怕,而我们的工作经验又告诉我们,无论多么可怕的罪行,都有可能是的确发生过的."

庇护被拒后上诉案件已积压25万件

难民申请者自控有罪的现象虽然越来越多,但它毕竟只是众多难民申请个案中的特殊现象。难民申请本身也令司法机关面临越来越重的负担。因为避难申请一旦遭拒,大多数难民都会提起上诉,而目前上诉案件积压之多,已经令德国各行政法庭不堪重负。德国行政庭法官联合会主席罗伯特·色穆勒(Robert Seegmüller)对媒体表示:"行政法庭面临的局势极其严重,我们已经到了极限。"

Osnabrück Verwaltungsgericht Somalier vs BAMF Asylantrag (picture-alliance/dpa/F. Gentsch)

避难审理个案堆积如山 法庭不堪重负

德国编辑网 (RND)对德国难民及移民署和欧盟统计署相关数据进行比对之后得出的结论是,目前全德共有25万起难民诉讼案件等待审理。

色穆勒说:"诉案数量如此之大,行政法庭难以长期承受,总有一天会陷入瘫痪。"他表示,这就像马达如果超出负荷极限运转,"短时间内没有问题,但长此以往肯定会坏掉。"他表示,行政法庭法官和工作人员严重不足,有些地方甚至还缺少办公场所和电脑设备。"司法部门虽然也想增加人手,但合适的工作人员越来越难找。"

事实上,早在今年春季,色穆勒就曾表示,投诉联邦难民及移民署难民审批结果的案件越来越多,法庭已经不堪重负。他当时提出批评说,上诉案件激增,一方面是因为难民个案数量非常之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联邦机构个案审批的质量太差。

达扬 / 石涛 (德广联,德新社,霍芬顿邮报)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