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哭了整整一夜!″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0.10.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我哭了整整一夜!"

每年有几千名难民在试图前往欧洲的途中死亡,约翰森·欧佛(Johnson Ofore)的弟弟就是其中之一。弟弟在上周发生的兰佩杜萨岛悲剧中不幸溺水身亡,而欧佛则早已成功抵达柏林。

(德国之声中文网)马蒂·欧佛(Mati Ofore)在利比亚登上去欧洲的船,这艘船严重超载。那天,约翰森没能联系上他。哥哥没能最后一次说服马蒂,让他不要冒险摆渡,至少推迟去欧洲,先在利比亚找个工作。"我一直和他说:从十月开始,穿越地中海就非常危险了!"这个加纳人的肩膀抽搐着。他甚至都没能和弟弟告别。过了不久约翰森的手机响了:"是父亲打来的。他说,你弟弟死了。"

约翰森的目光垂了下来,弟弟溺水而亡:马蒂·欧佛是一周前兰佩杜萨海难悲剧中丧生的几百人之一。共有270多名难民丧生。每天都会有很多人,因为战争、贫穷和毫无前途而逃离他们的家乡,坐船去欧洲。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由于搭乘破旧不堪而又超载的船只而最终遇难,可能成百甚至数千。

"我生命中最伤心的一天"

"兰佩杜萨-柏林的村庄"-悬挂在柏林克罗茨堡(Berlin-Kreuzberg)中部的一个帐篷村落上空的巨幅牌子上写着这样的字眼。从一年多前开始这里就住着来自世界各地反对德国避难政策的难民。灰色的帐篷旁晾着衣服,巨大的塑料咖啡壶边有一箱子绿色小苹果,同样是帐篷搭建的厨房里放着用过的盘子和被雨淋湿的面包。几个男人站在树下聊天。他们中的许多人就像约翰森和马蒂兄弟一样,在海难中失去了自己的朋友、兄弟姐妹和孩子。"只有发生大的海难时,记者们才会来",一个年轻人这样说。他的声音听上去些许嘲讽,些许愤怒。

Flüchtlinge auf dem Weg nach Sizilien

难民等着被送到西西里

尼日利亚人巴史厄(Bashir)点点头。"欧洲根本就不采取措施来营救难民。"这个40岁的汉子清晰的记得2011年5月27日发生的事情。此前,利比亚士兵强迫他登上了一艘难民船,而这一天,他所乘坐的船在兰佩杜萨岛海域倾覆了。曾在黎波里的工地工作过的巴史厄最终得救,可是他的两个孩子永远离开了他。"这是我生命中最伤心的一天。"巴史厄的声音中也充满愤怒和责备:难民曾向意大利,突尼斯,甚至马耳他的海岸警卫队发出求救信号-但是救助来的太迟了。

只留在记忆中

约翰森也永远不会忘记他弟弟死于兰佩杜萨海难的那一天。"我哭了整整一天。"这名43岁的男子轻声说道。自此之后他几乎不能入睡。阴暗的帐篷里,他坐在一张木板床上,六个月来,他和另一个难民一起睡在这张床上。约翰森费劲儿的从一个小箱子里找出了照片:在加纳生活的妹妹,正冲着他笑。但是他没有弟弟马蒂的照片,马蒂留在加纳的三个孩子的照片也没有。他打算从欧洲寄钱给他们用。

"我总是和他说,他应该在利比亚找个工作",约翰森摇着头说道。他用手指了指阴暗的帐篷,窄窄的小床,厨房里被淋湿的面包,还有他的塑料凉鞋和那件薄薄的运动衣。尽管如此,他还是想留在德国,找一份工作,什么样儿的都行。现在他还要照顾弟弟的家人-那个他都没能与之告别的弟弟。

作者:Naomi Conrad 编译:费瑶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