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成功还是失败?抗争还是妥协?

香港立法会周四就2017政改方案进行了表决。该方案如先前所料,没有获得2/3多数通过;但是建制派议员投票前纷纷离场,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建制派与泛民派政党都有话要说。

China Hongkong Parlament Abstimmung zu Wahlreform Jubel

政改案否决后,泛民派支持者在街头欢呼

(德国之声中文网) 8票赞成,28票反对,0票弃权,还有1人没有投票。饱经波折、充满争议的香港政改方案,周四(6月18日)没能通过立法会的表决。值得注意的是,在投票前,支持政改方案的建制派议员大批离场。建制派最大政党--民建联在总共70席的立法会中占有13席;副主席周浩鼎对德国之声说:"这里面产生了一个误会。"

周浩鼎说,建制派在立法会总共有41个议席,将近2/3多数。而在原定投票时间迫近之时,一名建制派议员由于生病看医生,尚未到场,因此建制派其他议员便请求立法会主席将表决时间推迟15分钟。周浩鼎说,按照相关规定,表决时间并不能这样推迟,因此建制派各党便想出了暂时集体退场这一办法,"只要在现场的人数低于一半、即35人,按照规定就不能进行表决。跑出大厅后,这才发觉有些建制派同僚没有走。议事厅内人数一旦达到法定人数,就必须开启投票程序。"

对于这场令人尴尬的"乌龙事件",周浩鼎承认,建制派各党派之间确实存在着一些沟通问题。而泛民派议员、社民连主席梁国雄则认为,这场投票乌龙"恰恰反映了建制派议员的水平太差"。他对德国之声表示,建制派内部存在着严重的"山头主义",实力大的政党不理会小党派;"这就是功能组别选出来的人,非常傲慢,民众支持率很低。他们就是我们香港人今天要反对的那帮人。"

民建联副主席周浩鼎对此的回应是:"建制派各党的沟通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Hongkong Wahlreform Albert Chan

周三,立法会辩论现场

政改被否决,成功还是失败?

周浩鼎还认为,大多数香港市民应该是支持政改方案,即支持"袋住先";"而这次政改方案真的被否决掉了,会令不少市民感到失望。"

泛民派议员梁国雄则说:"我们没有成功,也没有失败。我们没有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但他们想要的东西我们也没给他们。"

建制派的民建联副主席周浩鼎坚持认为,政改方案原本是香港政界与北京中央政府"重修于好"的机会。而现在泛民派采取强硬路线,将政改方案否决,等到几年后北京政府再次提出政改方案时,"也还会是和现在的方案差不多,这当中就白白浪费了好几年时间。而如果能和北京政府修好的话,这一政改方案本可以在今后几年进行不少优化、调整。"周浩鼎还特意和德国之声强调,这 "也是北京官员的意思" 。他还指出,"有些人总是要和中央搞对抗。这种对抗如果继续下去,过几年(政改)状况也不会好多少,中央政府的态度也不会有什么转变。"

梁国雄则不同意这一看法。他对德国之声指出,建制派以及中央"基本上掌握全部的权力,所以他们不会有什么损失,有权者和无权者之间永远没有平等。"他引用捷克前总统哈维尔的话说:"作为无权者,我们唯一的权力就是不去附和骑在我们头上的有权者。"

到底要不要强硬抗争?

梁国雄说,香港目前的政治争议,归根结底是97回归以来,无权者对当权者逐渐丧失了耐心,所以要走向前台表达意见。"通过这一系列对抗和冲突,香港人慢慢会理解,如果不进行真正的改革,香港是没有前途的。"

但是,民建联副主席周浩鼎明确反对这一观点。他认为,与其向中央施压,还不如先和中央搞好关系。"就比如试图靠施压迫使中央让步的'占中运动',到今天也没有获得中央政府的一点让步。所以香港人应该摒弃这种对抗的文化,在和和气气的环境下,任何事情都能够办得好。毕竟,香港经济社会各方面,都和内地有着非常紧密的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