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新闻广角

慰安妇塑像欲落户弗莱堡引争议

这是一座双手紧握的韩国女孩的铜像,作为二战期间被日军强征的慰安妇象征。原本它要安放在德国城市弗莱堡,然而却引发了巨大的争议,甚至上升到了外交层面。

几周前,弗莱堡市长迪特·萨洛蒙(Dieter Salomon )在与新的友好城市韩国水原市市长通电话时,对方提出了在弗莱堡安放慰安妇雕像的建议,他当下就答应了。

这将是此类雕塑第一次伫立在欧洲,而在美国、加拿大以及澳大利亚,当然还有韩国已经有这样的雕像。绿党出身的弗莱堡市长在率团访问水原期间,曾在当地的一座城市公园中见过类似雕像,他说:"那一刻触动了我"。

这座坐雕被看作是亚洲历史中黑暗一页的象征,代表了二战期间被强迫在前线为日军提供性服务的20万名女性,其中大部分为韩国人。被殴打、刑讯、强奸司空见惯,使这她们的身心受到严重创伤。专家估计,超过三分之二的慰安妇没能活到战争结束,很多人死于各种疾病或者是自杀身亡。

70多年来难以愈合的伤口

慰安妇问题也为韩日两国关系正常发展带来沉重负担。长期以来两国对这一问题保持沉默,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名曾经的韩国慰安妇在公开场合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并且要求日本就此予以道歉。然而日本不肯承认错误,虽然已经通过私人基金对受害者进行了赔偿,但是很多韩国人认为这远远不够。

Südkorea Protest ehemaliger comfort women gegen Abkommen mit Japan

慰安妇受害者讲述当年的悲惨经历

2015年12月,在战争结束70年之际,韩国总统朴谨惠与日本首相安倍达成协议,被看作是日本的正式道歉,并且为尚健在的受害者成立了一个折合870万欧元的赔偿基金。许多人认为,韩日两国间的慰安妇问题算是得到彻底解决。

外交之外的感情问题

弗莱堡市场萨洛蒙也是这样想的。但他现在承认,这是一个错判:"对韩日两国的民众来说,这一问题远还没有解决。而我们恰恰在这一点上产生了根本性的误解。实际情况是,虽然两国政府通过外交途径找到的解决办法,但这并不意味着两国民众已经对这一议题放下包袱。"

萨洛蒙市长看到了来自日本的完全不同的反应,弗莱堡也有一个已经建交30多年的日本友好城市。他说:"我与我们的日本友好城市松山市的同僚进行了谈话,他告诉我他刚刚收到很多来信,很多日本人在信中对德国友好城市弗莱堡的做法表示愤怒。"

围绕首尔首座慰安妇雕像的争议

历史学者以及日本问题专家祖尔纳尔(Reinhard Zöllner)认为,2015年12月首尔与东京达成的协议非常脆弱,不过是一个妥协方案而已,即日本官方支付给在世受害者养老金,而韩国政府则不再在国际场合如联合国会议上提出慰安妇问题。

Seoul Südkorea Statue Comfort Woman vor der japanischen Botschaft

安放在首尔日本大使馆旁的慰安妇铜像

还有就是解决韩国第一座慰安妇雕像的问题。祖尔纳尔说道,2011年首尔的一个私人组织在日本大使馆前摆放了一座慰安妇雕像,自此之后该雕像就成为韩日两国的争论焦点。日本政府不停地敦促韩国处理好这一问题,将雕塑搬走。当年12月首尔政府答应与策划雕像事件的组织进行对话寻求解决办法。而然直到今天,这座雕像依然摆放在原地。因此,日本媒体谴责韩国没有遵守协议。

收回承诺弥补裂痕?

祖尔纳尔表示,在目前的状况下,将慰安妇塑像摆放在弗莱堡以促进和解是不可能的,对此弗莱堡市长心里必须明白。如果在韩日就此问题还没有完全和解的情况下执意在弗莱堡安放雕像,无疑等于完全站在了韩国的立场上。

弗莱堡市长萨洛蒙说,如果几周前有人告诉他这样的决定会带来怎样的"地震",他肯定不会相信。当然这都是"事后诸葛亮",现在当务之急是尽量将它所造成的伤害降到最低。

据最新消息,萨洛蒙在与韩国水原市长的一次谈话中表示,弗莱堡不能接受慰安妇塑像,而对方则表示了理解。现在两个友好城市对以何种方式来解决好这一问题,还在进一步的商榷中。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