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愤怒的文化"--柏林世界文化之家展览

出于对当今政治及经济危机的反应,是否"愤怒"也成为了一种文化?位于柏林的世界文化之家在一场展览中通过演出、朗诵、视频等手段向人们展示:在未来,愤怒将会以什么样的形式表达出来。谁会生气?他们为什么生气?什么时候愤怒与不满终会转化为复仇与暴力?

default

是愤怒还是哑口无言?

柏林世界文化之家的这场展览直指人们受伤的心灵。展览并不是为了带给人们艺术上的"享受"。观众们没有舒适的座椅,甚至没有可供倚靠的栏杆。当演员尤内尔(Birol Ünel) 咆哮着抱怨全世界,观众此刻就站在舞台中间。

尤内尔朗诵的这首诗名为《怒吼》,是美国诗人艾伦·金斯伯格(Allen Ginsberg)最为人熟知的作品。在这首诗中,诗人描述了自己在毒品、爵士乐与癫疯之间徘徊的状态。

通过精心挑选的演出、充满讽刺意味的绘画以及引人入胜的朗诵,这场展览成功为人们打造了一场视觉盛宴。

艺术家加林多(Regina Jose Galindo)将自己的表演命名为"掠夺"。这场表演带给观众难以忍受的感觉。尖锐的钻孔声刺痛耳膜。这位来自危地马拉的艺术家在观众面前展示了自己的金牙被拔出的过程。她的表演中常常充斥着对身体的折磨和对自我的摧残。加林多说,自己的艺术表达很激烈,这是由于故乡危地马拉对自己的深刻影响。这位身材娇小的妇女将生活中的暴力通过血腥的画面表达出来。

Ausstellung Kultur der Wut

拔牙?艺术?

加林多说,自己的艺术诉求不仅仅是通过自我摧残象征殖民掠夺的血腥与残忍,同时也是有意识地将德国与危地马拉的联系表现出来:"德国与危地马拉之间自十九世纪末期开始就充满纷争。我们国家的一位独裁者鼓励德国人来危地马拉移民,目的是为了改善人种。从德国来的移民获得了面积广大的农场,开始种植咖啡。而本地的印第安人却只能做零时工,收入少得难以糊口。直到今天都还是这样。德国人的后裔在政府及军队中占据着重要职位。他们应该为我家乡的人民所遭受的痛苦与磨难负责。"

表演中发生在德国集中营里的故事绝非偶然。加林多想通过这种方式揭露一个黑暗的联盟--处于社会高层的德国人及危地马拉人对当地民众的无情掠夺:"来自德国的移民引进了一个'金字塔'体系。位于最高层的是拥有纯正德国血统的危地马拉人。最底层的是当地印第安人。几百年来,这种体系就一直存在。位于塔尖部分的那群人仅占总人口的5%,却享有超过90%的社会财富,而原著居民却食不饱腹。"

展览中的活动丰富多样,但都围绕着殖民掠夺、种族灭绝这类主题。

艺术家贝尔拉姆(Kaya Bekalam)也通过不断重现现实的图景来表达自己的艺术诉求。这位来自柏林的媒体设计师通过一个名为"图像重现"的移动视频设备让来自7个不同国家的演员们共同讨论一部革命题材的影片。

贝尔拉姆表示:"我们给演员们观看一部不知名的革命影片。影片分为三幕,实际上是由几部不同的片子裁减、拼接而成的。我们把所有可能的东西混合在一起,因而作品的内容被冲淡了很多,剩下的就是革命的口号和坚定的立场。"

Ausstellung Kultur der Wut

柏林世界文化之家展厅一角

与艺术之家此前的展览不同,这场展出不落俗套。艺术家们对愤怒的表达如同锋利的针尖深入人心。接下来几周,众多作家们还会聚在一起,展开一场关于"愤怒文化"的讨论。而这次华丽的开场已经激起了观众强烈的兴趣,去参加接下来的这场以愤怒为主题的"峰会"。

作者:Jutta Schwengsbier/凡一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