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惠州与科隆共促创新

德国技术+中国生产,这是德中两国经济合作的成功模式。现在,惠州和科隆两个城市将这一模式修正为:德国技术+中国资金和生产。

在停车库里逐层搜索寥寥无几的空车位大概是令每个开车人头痛的事情。不过几年之后,这样的烦恼将一去不返。德国齐根大学库纳特教授和他的团队研制出了一个使停车完全自动化的系统。"你只需把车开到车库门口,按一下钥匙,车便自己进去停泊 ",库纳特教授说。"采购完毕,你再按一下钥匙,车就自动开出来了。"来自中国广东省惠州市的客人听得聚精会神。

500万人口的惠州与深圳毗邻,是珠三角经济圈发展迅猛的城市之一,经济总量在广东排第五。市长麦教猛说起他的城市如数家珍:"惠州先后两次荣获'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先后四次荣获'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 幸福感也许和雄厚的财政实力有关。麦市长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透露,今年该市财政收入将增长大约20%。

Kooperationsabkommen zwischen dem Kölner Startplatz und dem Inkubator der Stadt Huizhou

惠州市长麦教猛

公共财政丰盈与该市的经济特区 - 仲恺高新区密不可分。那里汇聚了120家高新技术企业,其中国际知名度最高的是TCL。三星在这一科技园区拥有其规模最大的生产基地。今年6月,高新区负责人杨鹏飞率企业家代表团来科隆招商,同时寻找在德国投资的机遇。5个月之后,惠州市代表团再赴科隆,并与德方签署了5项合作协议。其中一个协议的签约双方分别是高新区仲恺科技创业服务中心和德国创新企业家毛里奇奥-皮珀尔。

年轻的科隆企业家找到了中国投资者

"我对手表情有独钟,喜欢带传统的手表,但也不想放弃智能手表带来的便利",皮珀尔对德国之声说。烦恼激发了他的发明热情。皮珀尔成立了Wotch公司,与他的伙伴一起研制智能表带。这样既可利用智能手表的功能,又不必与传统手表告别。目前表带的原型即将大功告成。

Kooperationsabkommen zwischen dem Kölner Startplatz und dem Inkubator der Stadt Huizhou

企业家皮珀尔(Mauricio Piper)

皮珀尔怎么也没有想到最终将是中国投资者帮助他实现梦想。他说刚开始的时候有些拿不准,毕竟在德国时常读到关于中国人如何窃取技术的报导。今年8月,皮珀尔应邀前往惠州参加创新竞赛。他的智能 表带获得二等奖。"我们与高新区的科技创业服务中心做了详细交流。他们带我参观了几家工厂,其中一家生产的表带出售给瑞士的钟表商",皮珀尔说。中国之行使他的种种担忧烟消云散。

皮珀尔对刚刚与惠州签署的协议非常满意:"高新区为我们提供资金,在我们和生产厂家之间牵线搭桥。"不仅如此,与惠州孵化器的合作还为他日后打入中国和亚洲市场开通了道路。

Kooperationsabkommen zwischen dem Kölner Startplatz und dem Inkubator der Stadt Huizhou

科隆创新企业孵化器Startplatz、凯德咨询公司和惠州高新区代表签署合作协议

两个孵化器之间的合作

而在皮珀尔和惠州之间牵线搭桥的是科隆创新企业孵化器Startplatz。它是一位科隆企业家于2008年创立的,目前为70个创业团队提供2000多平米的办公场地。负责国际关系的盖博尔教授说:"这些年轻人面对一系列的挑战。他们要实现自己的创业理想,同时需要与此相关的全套基础设施。" Startplatz还为这些创业者提供法律咨询。科隆和惠州的两家孵化器也签署了合作协议。盖博尔打算邀请惠州企业家来科隆一试身手。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与德国的合作便如此硕果累累,这是惠州经济特区负责人杨鹏飞没有想到的:"我们今年完全是从零开始。尽管存在语言和文化上的障碍,尽管我们在创新能力和管理水平上还与德国有很大差距,但我们在短短的时间里实现了破冰。"

Kooperationsabkommen zwischen dem Kölner Startplatz und dem Inkubator der Stadt Huizhou

库纳特教授和其团队研发的智能机

扮演破冰者角色的是科隆恺德咨询公司。这个由德中两国专业人才组成的团队在科隆创新企业孵化器Startplatz和惠州科技创业服务中心之间搭建了桥梁,并帮助中德两国的企业和科研机构寻找潜在的伙伴。我们在文章开头儿提到的那位车库停车的革命者库纳特教授便翘首期待着与中国的合作。他对德国之声说,他可以想象多种方式,比如与中国科学家共同研究,或争取中国出资。他的研究涉及已提升至德国国家战略的工业4.0,相信会与中国产生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