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恩格斯家族工厂变成了五星级艺术宾馆

当埃里希•贝特往窗外眺望时,他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身在中国。他的宾馆坐落在乌珀塔尔,门口经常会有成群结队的中国人在那里拍照。“他们看到这里的工厂不见了都很惊讶”,这位67岁的旅馆老板说,“许多人抱着朝圣的心情来到乌珀塔尔,就是为了来这里一睹恩格斯的故居和他的家族工厂。”而现在,这家工厂已经变成了欧洲最大的艺术宾馆。德国之声据通讯社报导如下。

default

恩格斯画像

彩色的立面、红色的地毯、玻璃门——这一切已经再也找不到钢铁厂的影子了。十年前这里还是另一副模样。那时候,恩格斯的继承人出售这位共产主义者的家族企业,贝特和他的妻子罗斯维塔就买下了这个地方,实现了他们的夙愿,他说:“我们两个都热爱艺术,一直希望能搞一个向大家展示艺术的地方。”

贝特对这座六层高的建筑进行了长达8年的整修。他说,自己的这家旅馆有148个房间、波斯浴池、12间会议室、2间画廊和5件艺术工作室,现在是欧洲最大的艺术宾馆。宾馆里到处都摆放着绘画和雕塑等艺术品,就连暖气片也做得很艺术:一根根铜管逶迤缠绕在金属块上。

Joseph Beuys, die Versuchung des 20. Jahrhunderts

博伊斯作品:“20世纪的诱惑”

来自国内外的艺术家为他的旅馆装饰了30个房间,其中包括博伊斯学派的米夏尔·格罗维,中国艺术家齐杨(音),还有意大利画家吉乌塞浦·梅达格里。他把一间房间设计成了伊甸园的风格,在华丽的垂帘双人床上方装了天花板壁画。还有一间由艺术家阿克塞尔·基希霍夫设计的全蓝调“祖母绿洞穴”。斜靠在床边的小船让人联想到南太平洋的岛国风光。

艺术家阿林卡·格罗斯在她设计的“水仙套房”用一幅巨大自画像留下了自己的倩影。老板贝特说:“她长得很像玛丽莲·梦露,当然会讨顾客喜欢。”这里的展室和艺术工作室也很受欢迎,“艺术家可以在这里免费使用一年”,他说。

贝特可不光是结交艺术家、搞艺术,他对社会公益事业也很上心。这位百万富翁给患儿疗养院和公益协会提供资助。而且疗养院的员工在他的艺术旅馆里开研讨会的时候,可以享受免费住宿。社会公益组织还可以免费使用这里的会议室。

不过贝特对慈善事业的热衷可不是出自对共产主义者恩格斯(1820-1895)的敬仰。“在这里还是工厂的时候,那些男丁、女工和儿童每天要辛苦劳作16个小时,”他愤怒地说,“恩格斯就是用这些工人的血汗钱来资助共产主义事业的。”因为,不管恩格斯作为乌珀塔尔家族企业的叛逆者对19世纪的劳动条件进行了多么严酷的批评——他还是得用工厂的收入维持生计,资助朋友马克思。

尽管如此,贝特还是设计了一间向这两位共产主义者致敬的房间。他请两位乌珀塔尔艺术家把墙刷成刺目的红色,装饰上共产主义标语横幅,甚至桌椅上也贴了革命的字条。“这个房间可不怎么受我们的顾客欢迎”,贝特说。主要是这种格调对于女性来说显得过于突兀。尽管如此,这件“共产主义者房间”还是有一些粉丝的。让贝特惊奇的是,这些粉丝不是中国人,而是荷兰人。他说:“他们特别喜欢这种刺目的红。”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http://www.dw-world.de

DW.COM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