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恐惧与希望 - 欧安组织观察员眼中的乌克兰

乌克兰冲突双方正按照此前协议,从前线逐步撤除重武器,但零星交火依然时有发生。而在前线监督停火的,是欧安组织的观察员。

(德国之声中文网)欧安组织派驻乌克兰观察团副团长霍格(Alexander Hug)今年42岁,早年间,他也曾被欧安组织派驻过波斯尼亚、科索沃、中东等地区。通常,他都是在战事刚刚结束时,就被派往前线担任观察员。战争的残酷性,霍格自然已经见识过许多次。

而在最近几个星期,霍格和他的同事们被派往乌克兰前线,监督政府军与分离武装之间的停火。不过,这些不携带任何武器的观察员,却常常需要直面双方的枪林弹雨。霍格说:"谁说他不害怕,那他一定是在撒谎。"

欧安组织在去年3月就开始对乌克兰派驻观察员,霍格介绍说,当时乌克兰还没有爆发公开的武装冲突。霍格在接受德新社采访时透露,后来冲突骤然升级后,欧安组织不得不仓促作出调整,因为此前派驻的不少观察员根本没有在战乱地区工作的经验。

根据欧安组织的最新数据,目前该组织在乌克兰共有452名观察员,其中2/3在该国东部。观察员中,49人来自美国、25人来自英国、24人来自俄罗斯、21人来自罗马尼亚、21人来自匈牙利。而德国则派驻了14人,此外还将向欧安组织提供侦察用的无人机。

即便对于见多识广的观察员而言,这场直接发生在欧洲的战事也非常令人震惊。霍格说:"他们不仅仅使用轻武器作战,还使用火炮等远程武器。开火的人可不管到底是向谁开枪。"

霍格早年间曾在瑞士陆军服役。他发现,观察团的成员在亲历了战争第一线后,每个人的心理适应能力都不一样。所以,霍格强调,观察员除了需要防护用具、装甲车辆之外,也亟需心理辅导。目前,欧安组织观察团驻扎在顿涅茨克的一处宾馆 里,紧邻冲突第一线,"我们都无法自由行动,只能生活在狭小的空间内。根据我们现在的规定,连外出去餐馆就餐都是不允许的。不慎卷入武装冲突的概率太大了。"

此外,观察员们还面临着被绑架的风险。去年6月,多名欧安组织工作人员被分离势力绑架。霍格说:"那个月,我几乎就只在忙这一件事,设法营救这些观察员。为了避免再次发生这种情况,我们必须谨慎行事。"

Alexander Hug Deputy Chief Monitor OSCE Ukraine

欧安组织派驻乌克兰观察团副团长霍格

霍格希望,他和同事们过去几个月的艰苦工作没有白费。两周前,乌克兰冲突双方开始停火。欧安组织观察员也注意到,双方都已经开始从前线撤除武器装备。霍格说:"双方同时采取相同步骤,这还是第一次。如果重武器能够撤离前线,那武装冲突就不太容易再爆发。"

停火也为当地平民带来了喘息之机。霍格透露,在此前激烈交火的杰巴尔采沃地区,几乎没有一栋建筑是完好的,"当地不少老人都说,那里没有水、没有电、没有燃气、缺少药物。"

欧安组织何时能够结束乌克兰的观察任务?对于这个问题,霍格说:"我可不想那么幼稚。"

据乌克兰媒体报道,就在周六(2月28日),一名摄影记者在该国东部遭迫击炮袭击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