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快乐的科学

快乐青鸟在何处?它藏在丹麦。有伴侣的人比单身者更感幸福。添宝宝后,快乐指数直线下降。若在天堂还不快乐,那你有心理问题 。快乐专家如是说。

default

笑口常开是美梦也是噩梦

快乐是什么?它真的存在吗?如何才能把它牢牢攥在手心?这是贯穿每个人生命始终的问题。为此,上世纪八十年代起,科学家开始正儿八经把快乐当作科学课题来研究。快乐研究跨越心理学,社会学,经济学乃至环境研究,可谓奥妙无穷。目前,从事快乐科学研究的专家遍布全世界的相关高校和科研机构。

鹿特丹大学社会学教授如特.卫霍文(Ruut Veenhoven)从接触专业学习的第一天开始,便同快乐研究结下不解之缘。九十年代末他建立了以之为主题的网络数据库,在这里你能查找到一切关乎快乐的数据,先来看看快乐排名。

丹麦是快乐王国

调查结果显示,最快乐的国民是丹麦人。在总分10分的情况下,丹麦分值达8.2。位次最末的是坦桑尼亚,得分3.2。中国位列中游,为6.3。同其他亚洲国家如日本和韩国相比,中国人的快乐感受略高, 日本为6.2,韩国为5.8。

子女是不快之源?

在不同国家生活对快乐指数有绝对影响。此外,独身者的快乐显然难与已婚者相提并论。座标图表现出来, 快乐指数的曲线在有了人生伴侣后显著上扬,随后的几年虽缓慢下滑,然而怎么也低不过独身时代。不过,等小宝宝降临就另当别论了。与其说子女是家庭幸福的纽带,不如说是生活压力的根源。因为这一阶段,曲线探入低谷,且一蹶不振,再难返回从前的高度。“孩子自来到世间, 便对父母的快乐感受和婚姻质量产生了持续的负面影响。”卫霍文教授冷静地作出结论。并且,由于女性承担着子女和职业的双重重负,其不快乐的体会尤其强烈。只有熬过这一阶段,年过半百,人们才开始重新以欣赏的眼光看待自己的人生。

国家不同,快乐相异

快乐研究意义何在?“它对贫穷的国家谈不上多大价值,因为这些国家的老百姓十分清楚,怎样更快乐。”范霍文教授强调说。反而是那些民众无衣食之忧的国家,表面上,人们往往难以理解他们不快乐的原因。其实境由心定,这50%取决于心理因素。“生活在天堂还要不开心,那只能是心理使然。”

快乐也有基因

如果你家境富有,伴侣相随,无子女牵挂,还生活在丹麦,却不觉得幸福,那该如何是好?那你得问问自己,我哪儿不对劲?心理健康否?或是生活方式有待推敲?我能过得开心点吗?若给不出答案,建议去见心理医生。快乐的能力有如智慧般与生俱来,但又难以衡量。

没有苦哪来甜

快乐如青鸟,人人梦寐以求。不过永远的快乐就是生活的王道吗?爱尔兰著名作家乔治.伯纳得.肖可不这么看,他感叹道:“永生快乐谁能忍受?那好比人间的地狱!”卫霍文教授解释说:“快乐的甜美需要坎坷来衬托。迎接了挑战,才能感受到灵魂和精神的惬意,我们就会由衷地觉得真不错。”研究结果指出,无论工作与否,忙碌着是最重要的。它为生命提出挑战,带来乐趣。

幸福的天堂

东德作家托马斯.布鲁西格(Thomas Brussig)曾在作品中断言,快乐的人们拥有丰富的记忆宝藏,不过记忆力却欠佳。快乐研究者们却不这么认为,卫霍文教授强调说:“快乐的人群往往不刻意自保。”也就是说,他们不会试图美化自己的过去和曾经的错误,而是面对它。”

快乐研究在学术界可谓后起之秀,对快乐的探讨却是源远流长。哲学家Demokrit说过,幸福不取决于占有与否,不取决于金钱多寡,幸福感就是灵魂找到了归属。而Aristoteles则肯定,随遇而安最快乐。对于快乐的看法人们莫衷一是。也许,快乐科学能够找到那把金钥匙。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