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新闻广角

快乐体操——要快乐不要苦练

体育训练方面的“举国体制”为中国带来了无数的奥运金牌和世界冠军,但同时也因为其竞争淘汰的残酷性和与体育精神的背离而饱受诟病。而目前,这一情况正逐渐有所改观。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个房间,满是色彩缤纷的体操器材、巨大号的垫子,一群孩子在四位教练的指导下,叽叽嘎嘎地翻跟头跳木马,单杠双杠平衡木,玩得不亦乐乎。这些孩子的父母只期望孩子通过体操,锻炼身体,提高平衡能力,促进智力发育。而孩子们呢,显然非常开心。

发生在上海市中心的这一场景,对西方国家来说可谓再平常不过,但对中国来说却很不同寻常。中国家长一般都不愿让孩子上体操课。提起体操,人们联想到的往往是小男孩小女孩远离父母,住校自理,在教练严格的目光下含泪苦练劈叉的几十年不变的刻板画面,目的只是为了参加奥运夺取金牌。

今年夏天将代表中国参加里约夏季奥运会的,主要还是由中国已实行几十年的"举国体制"培养出来的运动员,他们将会在奥运会上再次大放异彩,为中国赢得大量奖牌。但这种国家选拔培养模式,现在面临后继人才断层的大问题,亟待改革。

北京体育大学现已退休的体育教授熊晓正表示,现行体制是汇集全国资源,培养出少数几个尖子,冲夺奥运金牌,为国争光。但在当今社会,这种做法已不再凑效,已开始丧失其优势。若不改革,中国在国际体坛的领先地位将会发生动摇。

"举国模式"的优势

中国现行的体育人才培养模式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其任务就是为国争光。当年实行计划经济的中国,国力有限,但迫切希望能在国际体坛享有声誉,因此将全国有潜力的小运动员集中到一起进行选拔培养,是很具成本效益的做法。即将率中国体操队赴里约参加奥运的叶振南就表示,当一个国家还没有资源普及体育运动,当一个家庭还苦于解决温饱问题的时候,培养尖子的唯一途径就是汇集全国的所有资源。

具体做法就是在全国建立"县-市-省-国家"四级培养模式。县、市设有专门的体校,派人到小学甚至幼儿园物色人才,将其接到体校,免费住校进行选拔培养,源源不断地向上输送人才。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套模式行之有效,硕果累累:2008年北京奥运,中国夺得51枚金牌,排名第一;2012年伦敦奥运,中国夺得38项冠军,仅次于体育强国美国。

金牌的背后

但对年轻运动员来说,这条路却非常艰辛,而且非常狭窄、惊险。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奥运夺冠,不成即被视为失败。昔日国家体操队队员程亮就深有体会。他因受伤而错失了1996年参加亚特兰大奥运的机会。

Olympia, China, Peking, 2008, Gymnastik Team feiert den Gewinn der Goldmedaille

中国体操队员普遍年龄偏低,曾屡受外界批评

实际上,只有不到1%的运动员能够登上奥运巅峰,获得荣誉金钱的双重丰收,甚而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举国欢庆的英雄。而那些被淘汰者,被推回复杂的社会,常常无所适从,因为在体校,一切以训练为重,学习退居次要,因此他们的功课并非出色,其它技能也缺失。过去退役之后,他们还能被安排在国有企业工作,但在今天的市场经济条件下,他们还得自寻出路。

而且,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人们的生活富裕了,选择也多了。体校系统,以及其只关注竞赛名次的做法,已失去了吸引力。再加之中国因虚报体操运动员年龄而被责令退回悉尼奥运一枚铜牌的丑闻,使得中国的家长们不愿再送孩子去体校。程亮表示,今天的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享受到正常的生活。

改变之风

在上海那间体操房蹦蹦跳跳的孩子们,今后恐怕不能指望他们代表中国参加国际体操赛事,但他们还是学习体操,表明了中国的一种观念转变,即不再视其为职业,而是休闲。

近十年来,中国国内对国家培养模式提出批评的声音越来越大。中国社会对体校无情、残酷的训练方式,对剥削青少年运动员的做法,对体育界操纵比赛等的失信做法,表现出越来越强烈的不满。中国体育官员也开始借鉴像美国、日本这样的体操大国的经验,认为解决困境的途径是普及体育运动,推广体育俱乐部模式。

足球、篮球已开始先行。中国政府也特别提倡在校园开展体育活动。长跑、游泳也开始流行,尤其是受到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的青睐。但体操这个项目,还面临巨大挑战,因为几十年来,政府都把体操当作阳春白雪对待,好似与老百姓无关。

国家体育总局体操中心体操部部长王童洁也坦承,在大众眼里,体操是个精英项目,非常难,非常累,而且容易受伤。有这种形象,普及起来确实不易。王童洁告知,中国登记在册的体操运动员,只有七千名。人口总数仅占中国四分之一的美国,参加各级体操比赛的运动员人数就达十五万。

下一个罗马尼亚?

国家体操队领队叶振南告知,国家队和省级队之间的人才输送缺口巨大。国家体操队至少需要10名尖子,才有望奥运夺冠。他表示,中国队现在人才还够,但将来却令人担忧。他认为,中国现有培养模式正在失效,但新的模式还未建立。他以罗马尼亚为戒,提醒道:"若不改变,我们将会是下一个罗马尼亚。"昔日的体操大国罗马尼亚,今年却连参加里约奥运的资格都没有争取到。

奥运梦破灭后,程亮1998年到加拿大一家体操俱乐部工作。他在那里看到,各种身材的孩子,无论高矮胖瘦,都可以学体操、练体操,体操并不一定是精英项目。他意识到,体操,是人人可为的,是基础性体育项目。他想把这个理念介绍到中国。

2012年,他在常州开办了面向幼年儿童的第一个私营体操俱乐部。2016年又在上海开了两家,六个月之内即收到300份报名。年会费约合2000美元,可谓不菲,但家长们还是认为,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值当。

如今,中国各地已有35家私营体操俱乐部,而且这一做法也得到了国家体育部门的支持,体育总局的王童洁表示道。王女士也在全国各地大力推动体操进幼儿园、体操进校园的活动。中国目前也在讨论对国家体校制度进行改革,计划逐步将体校纳入正常的教育体系。

王女士表示:"我们需要改变人们的观念,因此觉得应该在体操前面加上'快乐'二字。西方国家可能会认为这是画蛇添足,但假如我们不这么提,人们听到体操二字就会扭头走人,连个机会都不给。"

假如改革成功,通向奥运金牌的路途依然会充满汗水、辛苦、代价,但味道却是不一样的。"到那时,我们的顶尖运动员,将是确实是自己想做、也能够真正体会到运动乐趣的人,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因为国家要求,才去锻炼的。"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