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我为人人!德国的义务工作者

志愿者动力来自何方?

当志愿者需要付出很多业余时间,还要参加培训。不过,志愿者不只是付出的多,他们得到的也很多。

(德国之声中文网)她神情专注,视线从左到右,落到树梢上。她四周围着20多人,目光也和她一起从左到右,最后停留在树上。亚娜·苏克尔(Jana Sucker)正在柏林蒂尔加滕公园(Tiergarten)为一群游客做导游,主题是"闻声识鸟"。33岁的她在德国最大的自然保护协会NABU当志愿者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她帮助清理人造巢箱,也向其他人讲解当地鸟类生态。这位业余鸟类专家本身的职业是一家药厂的生产经理。

调节生活

在耐心的等待之后,苏克尔轻声叫道:"我看到了。"大家都拿起了望远镜。"是一只蓝山雀,在很高的地方。"

Projekt Einer für alle Ehrenamt in Deutschland Jana Sucker

志愿者亚娜·苏克尔(Jana Sucker)

越往蒂尔加滕公园深处走,鸟鸣声种类就越多。是什么促使苏克尔当志愿者的呢?她笑着说,也许有一天德国也会像英国,让观察鸟类成为一项全民体育项目。"那样,鸟类保护就会做得更好。苏克尔说,置身大自然对她也非常重要:"在NABU的工作对我来说是办公室日常工作的一个调节,让我很快就忘记了疲劳和紧张。同时这也是在做一件好事。"一件对别人,对自己都有益的事。

第二爱好

伊洛娜·格里施(Illona Golisch)读书时就喜欢法律,但选择了其它职业。现在她是一家通讯公司的雇员。2008年网上一则勃兰登堡寻找陪审员的广告重新点燃了她的兴趣。她于是申请担任义务陪审员。现在,51岁的她已经在波茨坦法院当了5年义务陪审员。她说,"坐在法庭内,让我感到很兴奋。这对我来说是另一个世界。一进法院,我就完全专注于法庭辩论。"

Projekt Einer für alle Ehrenamt in Deutschland Ilona Golisch

伊洛娜·格里施(Illona Golisch)

陪审员是一个国家最高的志愿者,也承担了很大的责任。陪审员有和法官一样的表决权。每个月都有一天是庭审日。有的案子,格里施非常投入,回家也还在研究。但她尤其喜欢在法庭上进行观察,对证人进行问询。正因如此,她现在又申请继续担任5年陪审员。"如果运气好,我明年还会继续干。"

增强自信

"我其实一生都在当志愿者。于尔根·卢布瑙(Jürgen Lubnau)这样说道,"这让我保持青春。"这位70岁的退休老人从童年起双目失明,现在义务担任德国盲人博物馆促进协会主席。他刚和一位建筑师讨论了展览会的安排。有时他也给前来参观的中学生做讲解。

Projekt Einer für alle Ehrenamt in Deutschland Juergen Lubnau

于尔根·卢布瑙(Jürgen Lubnau)

卢布瑙26岁起就开始当志愿者,主要是自在盲人协会里。他曾作为协会成员和联邦议员们、州长、联邦总统会面。他自己的职业是一个自助机构的主管。他说,"当志愿者对提高自信心很重要,如果取得成绩,让协会办得更好,有好建议等。"

卢布瑙以前跑过马拉松。那时,他自己也得到了一位志愿者的帮助。体育协会的成员很长时间帮助他训练,参加比赛。他说,当时他需要有一个人一起跑,而且跑得比他快,能够帮助他排除障碍。他后来当志愿者一方面是出于对帮助他的志愿者的感激,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从中得到启发。"他们真心实意地帮助我,并不觉得是一项负担。"约根·卢布瑙一生中既得到志愿者的帮助,也作为志愿者提供帮助,他知道,付出和得到一样珍贵。

作者:Frederike Müller 编译:乐然

责编:谢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