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忆八年离乱之苦

德国之声读者谢基立来稿,述说了一家在战时的遭遇。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抗日战争,一家分离。母亲去世。父亲去了台湾。一别几十年。

default

逃亡 流浪

那年金秋的一天,一位来自海峡彼岸的八旬老人,肃然伫立在野外一处墓地默哀,良久,良久,不禁老泪纵横,儿孙辈依次排列致哀。老人乃离家已有42载的父亲,此刻面对抱恨离开人世已久的结发妻之墓,不知他老人家有何感触?即使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受到良心的责备而忏悔的。

风云变幻,世事沧桑。我出生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当我还是个娃娃,不懂得什么是战争,妈就带着我逃难,她总是背着我,胳膊上挽着一个包袱,姊姊则哭哭啼啼、踉踉跄跄地紧跟,我们娘儿三个,跟随逃难的人群,慌慌张张地走着,走着,逃避日本鬼子杀戮。我见人家孩子大多由爹背着,而我的爹呢?直到懂事后才知道,爹在上海复旦大学毕业后不久,《八·一三》战事爆发,跟当年千千万万不愿做亡国奴的热血青年一样,爹投身于抗日救亡的洪流,从事战地服务和宣传鼓动工作,跟随国民党从南京到武汉,到长沙,最后到达大后方重庆。

我们在沦陷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经历一次次清乡、扫荡,目睹一幕幕烧光、杀光、抢光的惨剧。我家百年老屋被日本兵占为据点,周围构筑据点,并围以铁丝网。1944年春,新四军围攻据点,鬼子在逃跑时放把火,我家百余间房屋化为灰烬。在那兵荒马乱的年月,善长经商的祖父遭伪军(汪精卫的武装,又称“二黄” )绑票,敲诈勒索,我家只好变卖田地房产,筹款赎人。祖父母在怨恨、忧郁和战战兢兢气氛中度日,百病丛生,相继于一年内离开人世。

抗日战争,还造成母亲不幸遭遗弃。记得那是1943年春,我读小学三年级,那天放学回家,只见母亲哭得泪人儿一般,捶胸顿足,痛不欲生,平时最宠爱我的祖父,此刻气得面色铁青,大骂“简直是畜生,不是人做的事情!”祖母对我母亲说:“我的好媳妇,我们家真对不起你啊……”

原来,父亲从重庆寄回“休妻”家书,还附有一份《中央日报》 ,于广告栏中刊出一则“离婚启事” ,自说自话“双方愿意”离婚云云,信中并附一位律师出具的文件。正如影片《一江春水向东流》上集《八年离乱》中的情节,身为政界人士的父亲竟为所欲为,在重庆讨了位“抗战夫人” ,将结发妻遗弃。

母亲的希望幻灭了。

直到母亲离世之后,清理其遗物,这张当年刊登“离婚启事”的泛黄的报纸,尚躺在衣箱底层。啊,可怜的母亲!

亲朋好友和镇上人都说,我母亲为人忠厚、善良,平素含辛茹苦抚育子女,孝敬公婆,曾将娘家赔嫁珠宝(其中有黄金饰物9两)变卖,凑足“绑票” 赎金,祖父得以放回家。唉,为什幺好人没有好报呢!

好不容易盼到“天亮” ,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

抗战胜利后,爹跟随国民党回到南京,在三青团中央团部、国民党中央执行部任职,当然跟“抗战夫人”和子女一起生活。解放前夕,彼等逃离大陆,去了台湾。爹晚年也许“良心发现” ,当得知我们的下落后,来信说:这些年来,风云变幻,内疚殊深!爹料到我们的困境,曾先后寄回若干钱,以表安抚之意吧!

台湾当局开放岛内民众赴大陆探亲后,爹以80高龄还乡,可惜妈已于10年前含恨于九泉。我和姊等善待久别重逢的爹,“不咎既往” 。何必责怪爹的不是呢,要不是日本鬼子入侵中国,这种家庭悲剧也许不会发生。

(谢基立)

作者介绍:

作者系江阴市人民医院专家门诊部主任医师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 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 www.dw-world.de/chinese

  • 日期 11.08.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28c
  • 日期 11.08.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28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