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黑兰密信真的不重要?

本周一,安理会五常任理事国的外长及德国外长在纽约举行会谈,讨论伊朗核计划问题。会谈没有结果。美国希望安理会能够做出针对伊朗的制裁决议。俄罗斯和中国则坚决反对制裁伊朗。在六国外长会谈的同时,美国总统布什收到了伊朗总统内贾德写给他的信。

default

伊朗总统一厢情愿向布什传书

伊朗总统内贾德令人意外地给他的对头美国总统布什写了一封信。而德黑兰没有把这封信当作公开信,因此要求保密。华盛顿最初否认收到了这封长达18页的信。但随后又称,这封信没有什么新内容,仅谈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和无用的”套话,因此不会公开发表它。

华盛顿的这种说法当然是粉饰太平的做法。因为一位伊朗总统致函一位美国总统的事情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即便这是德黑兰企图用外交手段在最后一刻防止出现针对伊朗的决议伎俩,这一事件本身也值得注意的。抛开信不谈,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加上德国的六国外长长达几个小时的会谈也没有取得任何成果。外长们在针对伊朗核计划的统一策略问题上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而25年前联合国安理会做出第487号决议时却没有这么困难。当时以色列轰炸了伊拉克离巴格达不远的一座即将启用的核电站。安理会谴责以色列行经的决议也获得了美国的支持。以色列辩解说,轰炸伊拉克核电站是根据联合国宪章第51款而做出的预防性自卫行为。但安理会没有接受以色列的这一理由,而且明确表示,伊拉克有进行和平利用核能研究的权利。决议甚至敦促以色列赔偿它给伊拉克造成的损失,并且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而华盛顿似乎忘记了这一切。当时,在新成立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与西方国家之间存在着很深的隔阂。伊朗政权的巩固使西方国家十分担忧。因此西方国家与萨达姆-侯赛因结成统一战线的愿望就相对强烈。在两伊战争中,西方国家站在了伊拉克的一边。法国为伊拉克修建了那个后来被以色列炸毁的核电站。安理会一致谴责以色列的做法清楚表明,当时的首要任务是支持伊朗的战争对手,不管它是谁。

而25年之后,伊朗的这个战争对手正在接受巴格达法庭的审判。25年前伊拉克被允许做的事情却成为谴责伊朗的口实。而这不能不说是外交一贯性的一大败笔。而外交一贯性就要求对所有成员国一视同仁。如果俄罗斯和中国在伊朗没有巨大的经济利益的话,伊朗早就因为做了当年允许伊拉克做的事情而受到安理会的制裁了。

就是说,美国应该以伊朗总统的这封信为契机来设法消除两国之间的隔阂。将伊朗总统的信仅仅看成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而束之高阁肯定是一个错误。历史已经清楚地指明了这一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