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能源政策的困境和"洪荒少女"的困扰

连云港民众反对核废料处理厂选址的抗议引起了德语媒体对中国能源政策的关注,北京一方面要告别煤电,另一方面却在核能和可再生能源领域纷纷遭遇瓶颈。此外率真少女傅园惠在里约大胆承认自己“姨妈”来访,也成为关注话题。

China Lianyungang Bau des Atomkraftwerk

资料照片:连云港田湾核电站建设工地

(德国之声中文网)周三的《法兰克福汇报》关注了中国的能源政策,其驻沪记者Hendrik Ankenbrand发表评论文章分析了北京的决策者在核能与煤电之间的困境。作者开篇先是论述了中国对于核能的重视:"每个中国孩子在学校都会学到,核能是清洁安全的能源。对于中国的领导者来说,这是未来的能源之源。……虽然核电站在德国一座接一座地关闭停产,但在中国核能却面临着重生。最起码北京的计划是这样的。但是现在这个计划却岌岌可危。"

为什么这样说呢?不久前连云港爆发的反对核废料处理厂选址的抗议活动就是一个重要因素。在民众的强烈反对之下,连云港市政府将该市从相关项目的候选名单中撤除。而反对铀浓缩设施的抗议此前在广东也多次发生。中国的核能监管机构担心,居民的反对将是众多核电站建设计划"最大的障碍"。

然而之所以将发展重点放在核电之上,也是因为中国政府希望告别对煤炭发电的依赖性。"目前中国能源需求的三分之二都靠火力发电来满足。如今中国是全球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城市空气质量恶劣,导致每年可能都有150万中国人过早死亡。民众的怨愤是巨大的,中共对此深有忧虑。领导层最希望的莫过于通过核能的帮助,让空气恢复清新。此外,中国也希望借此在世界舞台上塑造自己的气候保护拯救者形象,包括从2030年起停止增加二氧化碳排放的目标。"

如果煤电是需要渐渐告别的能源,那么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可再生能源又如何呢?《法兰克福汇报》记者指出,虽然中国政府在这方面也有着雄心勃勃的计划,但是现实状况却是:"如今中国拥有的风能发电设备总量已经使美国的两倍,但是它所生产的电能却少于美国,这是因为大多数风能电厂很长时间都没有并入电网。再加上很多地方上自产的廉价设备效率低下。所以要风能、水力发电和太阳能发电全面满足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能源需求,恐怕还需要很长的时日。"

这么数下来,核能似乎是唯一的出路了。目前,核能在中国能源总消费中所占的比例是2%,法国是76%。但是问题在于:"自从邻国日本发生核灾难之后,中国社会中充斥着对核能设施的恐惧。在2011年福岛事故之后,北京四年之内都没有再批准新的核反应堆项目。……中共试图通过各种宣传活动来为核能发展造势,但即使是中国媒体也都认为这样的尝试是徒劳的。"在民众对于政府缺乏信任的背景下,为了保证社会稳定,中共宁愿叫停一些核电站项目,也不愿让自己的权力受到任何威胁。

"洪荒少女"也怕"大姨妈"?

"明镜在线"(Spiegel.de)则将视线再次投向在里约奥运会期间因为一句"洪荒之力"而红透半边天的中国游泳女将傅园惠。在和三名队友在女子4x100米接力赛中与奖牌擦肩而过之后,傅园惠接受了电视记者的采访,她先是蹲在地上表情痛苦,后来又站起道歉:"我今天游的不好,我对不起我的队友。"记者问她是不是肚子疼,傅园惠耿直的回答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我昨天来例假了!"然后她又说道,尽管如此这也不应该是借口,是自己没有游好。

Rio 2016 China Schwimmerin Fu Yuanhui

耿直率真的傅园惠在本届里约奥运会上颇受关注

"明镜在线"的文章指出,傅园惠大胆承认自己例假来访的做法打破了奥运会的一个禁忌。"很多其他的女运动员过去也曾经抱怨过,谈论女性的月经是体育界最后仅存不多的禁忌之一。英国前网球运动员安娜贝尔·克罗夫特(Annabel Croft)就曾经在2015年在接受BBC采访时说,在涉及到月经带来的困扰方面,'女性总是在默默忍受痛苦'。"

不过文章也援引专家指出,虽然每位女性对于月经来潮的感受不同,但是例假期间并不需要杜绝运动。波鸿鲁尔大学的普拉滕(Petra Platen)表示:"适当活动可以缓解下腹部的不适。"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立场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