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置身肮脏的游戏"

《新苏黎世报》关注高票获选进入香港立法会的本土最年轻议员罗冠聪,如何从一名热衷电玩的大学生,涉足政界。此外,中国式父母对大龄未婚子女的"恐慌"也引发德语媒体的关注。

(德国之声中文网)瑞士《新苏黎世报》一篇名为"置身肮脏游戏(Mittendrin im dreckigen Spiel)"的署名文章写道:"用罗冠聪自己的话说,政治是肮脏的游戏,人们互相争斗,为的是让自己获得最大的利益。……23岁的罗冠聪在获选进入香港立法会后表示,自己能当选算是奇迹。罗冠聪周日以50818票获选进入香港立法会。"

"实际上,罗冠聪并没想涉足政治,搞'肮脏的游戏'。截然相反的是,他爱好打游戏,2012年起担任电子竞技评述员,并在网上主持直播在线游戏节目。1993年7月13日,罗冠聪在中国大陆出生,父亲是香港人,母亲是大陆人6岁时随母亲从大陆前往香港与家人团聚。"

罗冠聪到香港不久后经历了香港回归。高中毕业后被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录取。"学期期间,他被认为是持谨慎态度的学生,说话声音不大,并没有寻找人生大舞台的意向。"

作者话锋一转写道,"但2013年,罗冠聪首次展示了他在其它方面的能力,参与了香港货柜码头工人罢工的声援活动,为工人争取更高的工资和更好的工作条件。罢工持续了40天。这也是数年来,香港时间最长的一次工人罢工行动。罗可以近距离感受,当人们为一件事一起走上街头,会带来怎样的力量和一个影响。最后事件以9.8%的加薪幅度达成共识。对罗冠聪来说,这是一个转折:后来,他先是成为了岭南大学学生会会长,接着他当选学联秘书长。"

文章随后写道,但距离成为罗冠聪一个政治活动家的最后一步,还要追溯到两年前:"香港爆发了由学生主导的"雨伞运动"。原因是北京计划,香港选举特首的方式由决大多数支持北京的选举委会选举产生,而香港的年青人感觉自己的权力被抢夺。他们走上街头,要求与政府谈判。罗冠聪是雨伞运动的学生代表之一。"

"然而,此次抗议并没有成功。于是罗冠聪决定开始进入政坛,今年4月,他和黄之锋成立了香港新政党'香港众志'。……在获选进入香港立法会之后,这位香港最年轻的政治家表示,事实上我们继承了我们上一次的运能精神,希望未来这种精神仍可以继续下去。"

Valentinstag Vorbereitungen in China

过年亲戚爱问,你咋还不结婚?

中国式父母的恐慌

《柏林日报(Berliner Zeitung)》注意到,中国式父母对大龄未婚子女的"恐慌"。文章以"剩女的反抗(Aufstand der "Übriggebliebenen")"为题,指出尽管中国30岁以上的未婚女青年面临困难,但呈现越来越自信的发展趋势。文章以一名32岁中国女警周云(音译)的工作、生活为主线展开。文章开篇写道,"已经32岁周云至今仍没有男友。在中国父母眼中,女儿已经到了令人担忧的状态。"

"和周云处境一样的单身女性,在中国还有数百万。谁要是到了快30岁还单身,就被列为剩女之列。对于老一代人来说,完全不理解独身的意义。如果谁还没结婚,拿不出结婚证,就会被问及,'你为什么还不结婚?'。"

文章写道,统计数据清晰表明,中国到了所谓适婚年龄不愿结婚的青年越来越多:"结婚的平均年龄成大幅上升趋势。90年代,中国结婚的平均年龄还在25岁左右,现在女性的平均结婚年龄在29岁,而男性已经超过32岁。上海20到25岁的未婚女青年的人数增加了20%,数十万人。"

文章接着写道,"在周云父母看来,自己女儿的人生计划是如此失败,但这位年轻女警却觉得很平常。她说,'没有人能对我发号施令'。我也不想给自己压力,现在随便找个什么人只是为了结婚而结婚。"

"周云的父亲不只一次在和女儿讨论终身大事时提醒女儿,你难道要一辈子一个人?"

文章还写道,"现在这一代中国女性想要的更多。例如,寻求自我价值。因此,周云申请了刑警培训课程。她认为,"剩女"的表述十分可怕。她问自己,难道结婚对一个人来说是最高和重要的目标吗?"

在大城市的人还有其它更优先的事情。女性不只是结婚,还有其他议题。和朋友同事一起去瑜伽课,看艺术展,旅游。周云说,"我啥也不缺!"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立场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