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特朗普做了个决定,中国笑了

中美在国际舞台上的角色受到德媒关注。《法兰克福汇报》指出,特朗普给中国领导世界扫清了障碍,同时这名美国总统让美国"闭关锁国",在国际社会上陷入孤立。《明镜在线》则把目光转向伊万卡服装品牌在中国的代工厂。

收听音频 06:23

德语媒体:特朗普做了个决定,中国笑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法兰克福汇报》发表的一篇文章开头先是提到了李克强上星期的欧洲之行,作者指出,这次的行程,李克强看起来心情相当轻松,与欧盟领导人见面发生一个小插曲时,他甚至还开了一个玩笑。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听他讲话没有用同声传译,因为接收器坏了。李克强做出夸张的手势,开玩笑地说道:"不是中国制造的"(Not made in China.)。作者Thomas Gutschker接着写道:"来自中国客人的好心情有一个简单的理由:对中国来说,引领全球的道路已经扫清障碍。唐纳德·特朗普要退出巴黎气候保护协定,这个决定把美国置于孤立的境地。"

退出巴黎协议的举动不仅仅意味着特朗普放弃了国家的气候保护目标,事情也与扶持发展国家的气候基金有关:"工业国家想用这笔钱给最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发展中国家提供帮助。基金会依然存在,但是特朗普将省下前任虽承诺但尚未兑现的20亿美元。对于像美国这样的国家,这笔钱少的可笑--占经济总量的0.01%。但是退出协定的政治成本要高的多。美国疏远了他的合作伙伴,并且逃脱了肩负的责任。"

这篇题为"将美国变小,中国变大的特朗普"(Trump macht Amerika klein und China groß)写道,特朗普的继任,无论是4年后还是8年后,都难以扭转历史的车轮:"这名美国总统选择了孤立,在世界舞台上,他让美国变小。而北京会微笑着坐上领导之位:让中国再次伟大。"

文章最后写道,欧盟必须要继续与北京渐行渐近:"中国可以成为一个伙伴。这个国家的崛起不是靠着'中国第一'的口号,而是低调的行动和巧妙的联盟,仿佛互相获利,然而始终关注着国家利益。"

伊万卡品牌代工厂压榨人工?

"李强第一次注意到伊万卡·特朗普公司的时候,她的父亲正在竞选美国总统。当时特朗普就丑闻缠身。'中国劳工观察'(China Labor Watch)创始人之一李强说:'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觉得伊万卡有些可怜。谁想到她的父亲最终赢得了选举呢?'李强的工作范畴包括调查那些中国拥有代工厂的服装品牌,这些工厂被疑条件差,比如薪水过低,工时过长或者是缺少做工保护措施。""明镜在线"发表的一篇文章开头这样写道。

特朗普赢得选举后,李强开始着手调查伊万卡服装品牌下的中国代工厂。三名做暗访的调查员开始在华坚集团的两家工厂卧底做工。两个厂家为伊万卡服装品牌提供鞋子。华坚集团是一家拥有多家工厂的大集团,在埃塞俄比亚也有工厂。

作者Bernhard Zand写道:"就在'中国劳工观察'发表调查结果之前,一名卧底调查员被捕,另外两人失联。李强说,该组织成立后的17年虽然不断与企业公司存在纠纷,但从来没有调查员多天失踪或者是被捕过。他说:'这次不同,我很害怕。'"

文章问到:"这次涉及到的人物是美国总统的女儿。中国当局逮捕活动人士,也许是不想给北京和华盛顿的关系带来危险吗?"

调查人员发现,这两家工厂的员工往往得从早上7:10分就开始工作,到22:30才能下班,每月大概得工作300个小时,月薪仅合327欧元,也就是1小时工薪大约1欧元。他们一个月至多有两个休息日,往往还会挨骂。如果辞职,最后一个月的工资一般拿不到。华坚集团反驳这些指责。

题目为"来自远东的时装:伊万卡·特朗普神秘的中国关系"(Mode aus Fernost: Ivanka Trumps mysteriöse China-Connection)的文章指出:"这些指控对愿意把自己塑造成女权主义的伊万卡来说是个丑闻。不久前她参加了在柏林举行女性峰会,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参加了会议。当时她宣布建立一个专门面对全球各地女性创业者的基金会。"

"另外一方面,在华坚的工厂,这个生产印有她名字产品的地方,女性的工作条件却格外恶劣。'中国劳工观察'的调查员发现,有在生产线做工的孕妇因为没有达到做鞋的标准,遭到粗野的谩骂。"

作者指出:"这也是一个让北京感到不悦的曝光。中国领导人先知先觉,早于他人就懂得,可以通过伊万卡和她的丈夫与美国总统打交道。习近平在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Mar-a-Lago)与特朗普见面后,特朗普对中国的表态相当不错。"

这可能是中国公安严厉回应的原因,因为生怕这种非同寻常的友好关系遭到一个中美非政府组织破坏。李强不愿公开猜测公安的动机。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三名同事的自由。他说:"我向特朗普总统和伊万卡·特朗普以及她的公司发出呼吁,希望他们能够关注此事,为我们的活跃人士重获自由展开行动。"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立场或观点。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