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文字狱之殇、防火墙之痒

周四的德语报刊,再次关注了因言获罪、牢底坐穿的刘晓波,认为文字狱触及的是那些具有勇气的少数人。还有媒体则注意到中国的互联网封锁与跨国网络巨头之间的微妙互动,并指出网络封锁波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

收听音频 06:50

德语媒体:文字狱之殇、防火墙之痒

(德国之声中文网) 最新出版的德国《时代周报》以"文字狱时代"为题,指出病故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多年坐牢,纯粹是因为他的言论。

"刘晓波死后,共产党删除了网络上悼念他的言论,还提前让蜡烛表情符号消失。这一切都遵循一份已经用过多次的模板。在这个国家,忘却以及让他人忘却早已是寻常事。对此感到不妥的,并非所有人。在中国,有一个正日益增长的阶层,他们只想平静地过日子。但是,除了他们,还有另外一种人,他们非常地坚定,而且清楚地知道他们将面临什么:坐牢、孤立、孤独,往往还伴随着疾病和苦闷。但凡遇见这么一个无所畏惧的人,都会为他的平静所震惊。他坦然地愿意接受这一切。刘晓波就是这些少数人之一,他为祖国而奋斗。而在这个国家里,许多人对这些少数人的冒险毫无兴趣,他们和国家达成了妥协。"

"中共这样的政党,早已不再只靠恐惧来统治。这个政权的根基异常复杂。它为社会创造需求,然后再满足这些需求;它能抚慰,也能警告、惩罚;它引导舆论方向,从而将自己塑造成公众的代言人。它精通于现代科技,让其为己所用,同时还竭力钻入数字生活的方方面面。曾经有学者将其称为'带有乔治·奥威尔色彩的亚马逊式消费者跟踪策略'。"

"但是,就算恐惧不再是主要的统治手段,它依然是社会心理的一条暗流,贯穿于整个国家。恐惧的暗流并不一定会波及每一个人。能够打击那些敢于触及最大禁忌的人,便已然足够。共产党的最大禁忌便是不得触及其单独执政权。刘晓波曾经写道:'我期待,我将是中国绵绵不绝的文字狱的最后一个受害者,从此之后不再有人因言获罪。'但是,现状并非如他所期望的那样。在习近平治下,镇压更为严厉,恐惧也更为强烈。文字狱的时间更长了。尽管如此,坚定的少数人总是会存在的。刘晓波当年写道:'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

瑞士《新苏黎世报》则以"讨中国欢喜的互联网"为题,指出北京正着手打击"翻墙软件"之时,苹果公司却在竭力迎合。

作者首先注意到,近期又有传言称,中国要整治常被用作翻墙软件的VPN服务。"据估计,目前7.3亿中国网民中,1~3%的人使用VPN来绕过中国的网络封锁。对于驻华外国企业而言,VPN则是必须的信息交换工具。……在中国,使用翻墙工具既不违法也不合法,用户和服务商都处于法律灰色地带。工信部近期则曾透露,正着手准备对VPN服务进行相应监管。即便如此,北京也不大可能彻底禁止VPN服务。中国掌权者清楚地知道,互联网接入是打造科研大国的重要推手。"

文章随后猜测,中国当局可能会采取一个巧妙的方法,允许一部分VPN服务商提供合法的翻墙服务,从而让部分中国网民能够不受网络封锁的限制;至于其他VPN服务商,如果继续提供翻墙服务,就会不断受到中国当局的攻击。这种做法的好处是当局可以完全掌控这些合法翻墙服务商。

作者同时还注意到,美国IT巨头苹果公司已经在和中国当局展开合作,不久前决定在贵州省建设一个数据中心,而且按照6月刚刚生效的《网络安全法》,所有中国用户的数据、文件都必须在境内储存。亚马逊、微软、IBM等巨头也有类似的计划。

"尤其引人注意的是,运行苹果贵州数据中心的是一家中国合作企业,该企业由贵州省政府控股,企业老总在去年还是政府工作人员。尽管苹果方面已经表示,中国运行商不会获得存储数据的密钥。但是,要是一家中国法院下令要查看用户数据,苹果公司又能做怎样的反应?"

作者在文章最后指出,就在2016年底,苹果公司就应中国当局压力,在其中国版应用商店中将《纽约时报》App下架。"这家科技企业接受一切这样的做法。因为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重要市场。目前,苹果公司营业额的20%来自于中国。"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观点或立场

 

外部链接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