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语媒体:"嘿,你是间谍吗?"

在有德语媒体发出,土耳其的新闻自由向中国看齐的同时,曾派驻中国和土耳其的德国记者Philipp Mattheis刊文,讲述自己在两国的不同"境遇"。此外,中国人如何衡量"爱情与金钱"的话题也是德媒聚焦热点。

 

(德国之声中文网)土耳其和中国的新闻自由度都处于世界落后地位。曾经派驻上海的德国记者的菲利普·马泰斯(Philipp Mattheis),现在是《经济周刊》驻土耳其记者。他撰文讲述了在两国作驻外记者的亲身经历。文章一开篇便提出了一个令作者很恼火的问题,究竟是你在自我审查,还是你在报道中不再涉及敏感话题?"

作者指出,令他生气的原因是,这个问题触及了新闻自由的"痛处"。文章写道,"近5年来,我在中国和土耳其当驻外记者,这两国的新闻自由指数排名落后:前四年,我在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排名第176名的中国工作。去年在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排名第151名的土耳其工作。尽管这一排名是对当地记者新闻自由状况的测评,但也只能间接表明驻外记者在当地的工作境况。"

作为一名驻外记者,"遇到的最糟糕情况是:可能会遭当地政府驱逐出境。大多时候当局都会使用一种更微妙的方式:比如记者证不能延期。2012年,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英语频道驻华记者陈嘉韵(Melissa Chen)被中国当局驱逐出境。这是中国15年来第一次驱逐一名外国记者。相比土耳其,中国的做法甚至可用'无害'来形容。去年,《明镜周刊》德国记者哈斯南·卡齐姆( Hasnain Kazim)和《世界报》的德国记者德尼兹·于切尔(Deniz Yücel)的记者证均未获延期。因此,卡齐姆被迫离开土耳其。今年还有两名德国记者正等待其记者证被延期。"

作者在提及中国的经历时写道,当局经常用记者证作为向外国记者施压的方法。"在我刚到中国,在北京新闻办公室进行工作谈话时,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我,每个新来的外国记者必须接受一个所谓的'良心审查'。 考核结束时负责人还会对你说上一句,不要忘记:'客观报道!'。"

"致命"记者证

"中国政府利用驻华记者的记者证作为施压的工具。在中国和在土耳其一样,都是一年有效。每到11月底,外国记者们就开始焦虑和充满期待。对于拖家带口的外国记者而言,这尤其是一大'负担'。"

除此之外,驻华记者的压力还来自于国家的媒体审查。"互联网在大部分地区被封锁,社交网站Facebook、Twitter、视频网站Youtube及众多新闻网站都在中国打不开。这不仅出于政治原因,也出于中国自身经济利益,当局要保护中国本地企业免受外国企业竞争。这样可以一石二鸟。例如,中国的搜索引擎百度,只能搜索出政府想要用户搜出的结果。"

作者认为,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土耳其,驻外记者都被笼罩在"不信任"的氛围中。作者实地采访中,许多谈话对象都希望匿名出现。此外,这种不信任感也体现在和朋友的谈话中。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土耳其,作者经常会被问同样的问题:"你是间谍吗?"大多数情况下这会被当作一个笑话,但并非总是。

"同时,德国驻外记者也留意到那些不持有德国护照这一奢侈品的同行们。至今,土耳其关押着该国150余名新闻记者。中国则关押了21名本国记者。"

掘地三尺

德国《威悉信使报(weser kurier)》网络版以"爱情和金钱"为题,刊文讲述被金钱至上婚姻观拖累的中国光棍和"黄金剩女"。

文章写道,"经过三十年独生子女政策后,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的男性人口明显过剩。……一年前,中国政府取消独生子女政策。现在全国男女比例是:男性比女性的数量多3300万,其中约2000万为适婚男子。他们中谁要是想找到对象,就得拿出掘地三尺的精神。"

作者也指出,在中国,光有爱情是不够的,要想结婚作为男性一方还要具备房子、车子和票子。但并非所有人都拥有这一切,都有能力给的出不菲的聘礼。就拿中国"光棍村"里数以百计的适婚男子来说,他们对高额结婚聘礼的恐惧感尤其大。

接着作者笔锋一转写道,"相反,一个女性,如果她事业成功,甚至经济比男性富足,则被视为是'不受欢迎'的。而这些没结婚的女性被称为'黄金剩女'。不仅在中国,在西方社会也有越来越多的高知女性,她们拥有好的事业和独立的经济,她们的生活不依赖于一个婚姻。"

"现在中国涌现越来越多的独立女性。中国妇女传媒监测网络项目主管熊静(音译)认为,与过去中国女性的生活相比,当代女性的生活发生了一个巨大的转变。去年取消独生子女政策后,目前许多家庭想要二孩儿的期望尤其大,但这也给一些女性带来了极大不安。"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立场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