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北京的“眼睛” 网红的“生活”

中共想通过收集所有数据对其公民进行社会和网络活动的监控和评估。德媒认为,好处是评估后人们可获得便宜的机票或贷款。那坏处呢?《南德意志报》则聚焦习近平"力挺"国际刑警组织的背后考量。

收听音频 05:51

德语媒体:北京的“眼睛” 网红的“生活”

(德国之声中问望)德国最新一期的《霓虹》(NEON)杂志关注中共正建立一套对全民进行全方位监控的体系。题为"一切处于监控之下(Alles unter  Kontrolle)"的文章一开篇便提出质疑:北京政府想收集所有数据,并对其公民的社会和网络活动进行评估。好处是评估后人们可获得便宜的机票或贷款。那坏处呢?

文章从一个名叫李丽(音译)的中国姑娘的亲身经历讲起。文章这样写道

,"说错一个词,就有可能结束一切。李丽知道这一点。因此,她从来不谈政治或历史。特别是同性恋话题。这些话题是她从来都不会谈及的,永远不允许。甚至不想。如果不想,也没有一不小心说错话的可能。但她说,其实自己也没担心过这些问题,自己是个品行端正的人。"

文章描述说,李丽是一位23岁的姑娘,和许多中国年轻姑娘一样,她在中国一个直播网站做主播。她每天通过手机向陌生人做直播:起床的过程、一次度假或是毕业派对。作者还举了几个中国直播网站的例子:映客、一直播等。中国已有3.25亿直播用户。

"李丽生活在北京,在中国舞台上是一个小明星。她的粉丝喜欢她的坦率,想一窥她的日常生活。但她在屏幕前说的并不是她的真实想法,因为这是不允许的。播客实行前台匿名的规定,即使是上报纸也不能用真实姓名,甚至是德语报纸。现在,国家不只是对媒体和社交网络进行审查。政府正集中力量收集所有数据,建立一个'社会信用体系'。"

文章介绍说,这一体系旨在收集每个公民的大量数据,以个人数据评估为基础,也包括公民的社会行为和网络活动。文章接着写道,"其目的是,培养守法良好公民。按掌权者的介绍,到2020年将根据信用评分,进行个人奖惩机制。如果这一系统得到实施,全球五分之一的人将在这个监控系统之下。"

文章称,一旦实行"社会评分"规定,带来的第一个影响就是人们的日常生活。有一个关于个人诚信的试点项目。如果有人乘坐火车逃票或车上吸烟,被监察员发现,将面临被列入黑名单的可能。此人将无法凭护照再购买火车或飞机票。

"而这只是一个开始:最高法院院长最近表示,'我们正计划与44个政府机构签订协议,以对责任人进行限制的可能'。今后那些拒绝法院判决或没有支付罚款能力的人可能也将受到限制措施的影响。"

文章又介绍了,上海新开展的手机APP项目"诚信上海"。这个APP与100多个政府单位的数据库合作,从中抽取3000份市民资料来打分。之后,被抽中者可得到"诚信分数":好、非常好或者糟糕、非常糟糕。获得分数高的可能会买到廉价机票,非常糟糕的可能火车票都买不到。这一切"诚信"软件都能计算出来。

Singapur Interpol Global Complex for Innovation (picture-alliance/dpa/W. Woon)

国际刑警组织

中国"力挺"的国际组织遭质疑

德国《南德意志报》关注习近平在北京举行的国际刑警组织大会上的"力挺"发言,撰文指出,批评者指责国际刑警组织不断被专制政权利用。文章写道,"中国不是一个法制国家的典范。事实上,自2012年习近平上台以来,对持不同异见者的打压也有增加。与此同时,在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将国际刑警组织利用为政治工具:据《法制日报》报道称,每年中国借该组织通缉的逃犯有200人。"

"虽然其中很多是涉及贪腐的逃犯,但北京越来越多的针对在政治上有不同政见者。国际组织人权观察在给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于尔根·施托克(Jürgen Stock)的一封公开信中写道,'多年来,北京一方面试图监视'异议人士'和人权活动者,另一方面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基于政治目的的红色通缉令'。例如旅德维吾尔维权人士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他逃离中国,现具有德国国籍。目前是世界维吾尔大会秘书长。"

文章指出,多里坤・艾沙是和平活动家之一,但在中国被视为恐怖分子,并受到红色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像中国这样的独裁政权,将手臂伸到境外,对那些他们眼中的问题人士进行恐吓或让其保持沉默。"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立场或观点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