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共产党会打破自己的承诺吗?

北京严控资本流通的限令引起巨大的不满情绪,《法兰克福汇报》撰文分析中国资本管制可能对德国经济造成的影响。《南德意志报》则关注几个月来梵蒂冈和北京从未有过的"近距离"。然而,双方会因为这种关系的微妙变化做出妥协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 北京对资本流通的限制不仅会令本国产业的海外投资受到限制,对于在华的德国企业来说,如果他们要向本国支付盈利或偿还贷款,可能也会受阻。不满情绪是巨大的。《法兰克福汇报》周五一篇题为《中国的资本管制影响德国经济》的文章开头这样写道,"中国政府希望通过严格的资本管制阻止人民币汇率持续走低,这也令在华德国企业未来几个月可能会遇到麻烦。特别是当德国企业打算向德国汇款时,问题就来了。"

"正如本报已经证实的消息称,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SAFE)本周早些时候开始约见上海和其他一些城市国家和国际银行的高层代表,并宣布开始对500万美元起的外汇汇款进行严格的审查。"

文章接着写道,"这样做的结果可能会无限期推迟外企从中国向本国的汇款。例如,德国在华企业要向德国母公司支付盈利时可能将受到影响。同样在涉及需要向德国银行偿还借贷时也会碰到相同问题。原因是德国企业在中国当地银行几乎无法获得贷款,这些子公司大部分是通过企业内部获得贷款。"

"如果现在一个外企真的不能或者只能延迟进行大额境外汇款的话,这将是千禧年以来已知的第一例。而外国投资者可以把赚到的钱带回本国,这是当年中国共产党的一个承诺,而该承诺也是中国迅速发展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一块基石。"

作者分析说,"许多德国中小企业可能不会受限制令的影响,但一些大型企业和工业则不然。分析人士指出,过去几年,汽车制造商大众在中国的业绩已达整个集团利润的三分之二。但是《上海第一财经日报》在问讯大众汽车后指出,截至目前大众所有从中国汇出的款项到都没有遇到问题。"

但是一个消极信号是,北京的政策总表现出多变性。文章作者就此引述欧洲商会驻中国代表处负责人武特克(Jörg Wuttke)的话称,"投资者最厌烦的就是不确定性。将在中国获得的盈利上交给欧洲母公司是合法的。如果中国当局阻止这样的支付行为,那么我们必须清楚地知道,他们是按照哪些标准执行的。然而现在却缺乏透明度。"

"从未这么近"

《南德意志报》周五聚焦中国和梵蒂冈的关系,以题为《从未这么近(So nah wie nie zuvor)》发文指出,几十年来,中国在同梵蒂冈的关系上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不过这次可以说是教皇方济各的第一场外交胜利。文章写道,"……梵蒂冈和北京的关系在过去几个月里肯定从未有过如此亲近的时刻。尽管双方还未就中国大陆主教任命问题达成最终协议。原来预计,北京和梵蒂冈可能在11月初就这一问题达成一致,但现在已经错过了这个时间点。教皇在10月曾表示,'对此,我们要慢慢进行讨论。''而慢慢来的总是好事。'同时,中国外交部一名女发言人表示,中国愿与梵蒂冈共同努力,相向而行。"

"据估计中国大陆目前有1200万天主教徒。其中国家认可的教会成员约600万,1957年,中共建立了天主教爱国会。中国只允许官方支持的天主教组织。……但对天主教徒来说,与其他宗教组织相比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天主教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实行圣统制的教会,世界上无论哪里的天主教徒都必须忠实于罗马教皇。但在中国这是不被允许的。1949年中共掌权以来,中国与梵蒂冈官方上不再有往来。中国天主教的最高权力机构不是罗马教皇,而是中共中央总书记。1951年,梵蒂冈的代表被中国驱逐出境。直到今天,梵蒂冈与中国没有外交关系。"

"但在中国至今仍有数百万天主教徒忠实于教皇:这些教徒不想同中国国家教会有任何关联。"

对于梵蒂冈和北京过去几个月来所做的努力,文章引述中国社科院天主教问题专家任延黎(音译)的观点称,"我不认为,梵蒂冈能够接受中国任命的八名主教。他认为,中国政府的谈判立场是:按照我们说的做。任延黎引述一位政府官员的话指,这位官员在一次会议上抨击梵蒂冈,原因是直到今天梵蒂冈都没有停止干涉中国天主教会的事务。带着这样一些观点又如何同梵蒂冈谈判呢?中国国家媒体也表现出类似不妥协的立场。《环球时报》今年春天的报道称,梵蒂冈必须接受中国天主教会的独立性。"

严严(摘编)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