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中美平静期一去不返

《南德意志报》一篇评论指出,中美双方虽然总有摩擦,还会发生争执,但从未出现过真正严重的情况,现今两国关系的平静日子已经过去。《法兰克福汇报》则注意到中国一个提供高薪,却无人应聘的巨大天文观测台。

收听音频 06:08

德语媒体:中美平静期一去不返

(德国之声中文网)《南德意志报》周五发表的一篇评论先是谈到了四十多年以前毛泽东和尼克松的会面,作者写道,当时两人相互握手,中美告别敌意和冲突。自此以后,虽然双方总有摩擦,有时发生争执,但从未出现真正严重的情况:"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大多数时间美国都太过忙碌,与其他对手或者头号敌人争斗,最开始是前苏联,最近是伊斯兰极端分子。"

作者Kai Strittmatter接着写道,这个时期可能已经走向结束。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这个星期说,美中关系正处在一个转折点。题目为"中美关系的平静时期已经过去"的文章(Die ruhige Zeit in den amerikanisch-chinesischen Beziehungen ist vorbei)写道,人们不应将全部的责任都算作美国总统特朗普一个人的头上。事实上,很多事情都交织在一起:中国贸易保护主义、处理朝鲜核问题上的分歧。另外,中国自己也正处在一个重新定位的过程: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最终放下了邓小平制定的外交保守原则,同时北京规定再次意识形态化,宣扬对西方的不信任。伤及他人,几乎不可避免。

"这样微妙的混乱局势,对最聪明、最深思熟虑的美国总统来说都将会是一个挑战。然而,恰恰在此时期,华盛顿陷入混乱,在美国执政的恰恰是特朗普,这个新手,有机会打破对华政策的传统模式。长久以来,不仅只有强硬派认为美国在过去几年对中国往往过于软弱,态度过于妥协,比如给西方公司的市场准入问题或者是南中国海问题。中国的经济,这也涉及到共产党,依然依赖美国市场、投资者和供应商的科技知识。美国掌握着吸引中国和让其做出让步的杠杆。"

观看视频 01:02

特习会要谈些什么?

作者接着评价道,特朗普的中国政策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它并不是战略规划的结果,而是变化无常、难以估摸。"特朗普的表述杂乱无章:"合法申诉(比如保护主义或者钢铁倾销)往往与经济谬论(中国是所谓的操纵货币者)被同时提及。特朗普政府显出迹象对中国的经济实施制裁(比如惩罚性关税)并因此面对贸易战的威胁。在此前夕他发出威胁将会惩罚北京,因为后者拒绝为他'解决'朝鲜问题。其他人可以用同样的思维在推特上发文,让特朗普快点解决中东问题。"

"不,中国也不愿意看到拥有核武器的平壤政权。但是北京更怕看到朝鲜的崩溃--这样的话,最终,美国军队会被派驻到中国边境。"因此,中国可能会进一步收紧煤炭和原油运输,不过中国不会允许一种情况的发生--推翻金的统治。

作者最后写道,特朗普对中国的失望之前就可以预见。现在这些还不算什么事儿。利害重大,安静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对我们所有人来说。

高薪难聘天文学家

"去年这个巨型工程峻工的消息传出时,各家媒体热情报道:直径有500米的这座射电望远镜创下了世界之最,位于贵州的项目历经五年完工。"《法兰克福汇报》本周五(8月4日)发表的一篇文章开头这样描述位于贵州省平塘县的球面射电望远镜(简称FAST)。

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射电天文望远镜,之前占据该地位的是位于波多黎各的美国阿雷西博射电望远镜(Arecibo)。文章写道,一年前,数百名科学家参加了FAST的落成启用仪式。这台科学仪器可以探索宇宙,根据中国官媒新华社的说法,它甚至能够改写寻找外星人过程中的规则。

《法兰克福汇报》驻上海记者Hendrik Ankenbrand接着写道:"按照原计划,今年九月这个项目本将正常运行 。不过根据港媒《南华早报》的报道,现在项目面临着一个问题。尽管进行了密集的寻找,但中国政府迄今没能找到愿意接手这个项目的管理者。"

China weltgrößtes Radioteleskop (picture-alliance/AP Photo/L. Xu)

FAST:人类探索太空生命的先进"神器"

题目为"中国的巨大望远镜找不到天文学家"(China findet keinen Astronomen für sein Riesenteleskop)的文章指出,最低年龄20岁的条件不难达到。其他的一些要求就很高了,比如求职者必须在一家大型射电望远镜观测站拥有工作经验。另外此人还必须曾是全球一流大学或者研究所的教授:"另外,北京当局认为在中国没有人能够符合条件,所以,这家中国巨型观测站的掌舵人还得是一个外国人。"

薪金听起来是诱人的,科研资金和工资加起来约800万元人民币,其中工资水平与外国同等职位数额相当。另外,这名外国天文学家的住宿也是免费的。

《南华早报》指出,这个职位开出的条件也相当苛刻,全球至多仅有10名科学家符合条件,不过还没有人对此表现出兴趣。有可能和语言障碍有关。那里的科学研究机构会讲英文的不多,另外一个原因是,这个观测站刚刚启动不久:"数千个移动反射板面还得安装,还有无数个需要测试的部分。工作压力如此之大,外国科研人员必须得全面放下自己的研究,投入这个观测站的运营。"《南华早报》援引一名中国天文学家表示:"这不是一个科学家的任务,而是一个超级英雄的任务。"

文章在末尾写道,如果再找不到外国人,中国就只剩下一个选项,将这个巨大的项目交给本土科学家手中。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立场或观点。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