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中国要走“德国道路”?且慢!

周一的德语媒体,将目光投向了刚刚在乌镇落幕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以及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德国道路”。

FLASH-GALERIE Cities Unknown. Chinas unbekannte Millionenstädte. (Hans-Georg Esch)

北上广深,经济发达,“城市病”也不轻

(德国之声中文网) 《南德意志日报》驻华记者以"中国想要统治互联网"为题指出,尽管最新的《网络安全法》规定中国互联网的数据今后必须保存在境内的服务器上,但是互联网行业内的巨头依然纷纷赶赴中国参加世界互联网大会

"脸书、微软、英特尔,这些美国大公司也纷纷派员赴会。原因也非常明显:他们要拓展中国市场,而现在,他们的不少服务在中国是被屏蔽的。在乌镇,他们则是受欢迎的客人。……除了这些业界巨头,出席会议的当然还有中国政界高官:部长、副部长,最高级别的则是负责宣传工作的刘云山,他在党内排名第五。习近平则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发表讲话,他传递的信息很明确:未来的互联网会大有作为,惠及方方面面,但是要在指定的轨迹内发展。习近平将其称为互联网治理。也就是说,中国想要治理互联网。"

China Wuzhen IBM Präsentation Gehirncomputer bei der 3. 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 (picture-alliance/Photoshot)

IBM正在上周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介绍人工智能的最新成果

"在乌镇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新的《网络安全法》并非议题。反复讨论的,则是网络信息的可信度。对于这个没有独立媒体的国家而言,这其实是一个大问题。中国人的解决方法非常实用主义:脸书、推特在中国被屏蔽,而本土的类似服务提供商的服务器都在中国境内,当局随时都可以插手。被当局认定为谣言的社交媒体消息,阅读数量超过5000次,消息发布人就可能被定罪。领英(Linked-In)总裁霍夫曼(Reid Hoffmann)也参与了这一话题的讨论,他试图向与会者介绍领英的平台如何确保信息的真实性,但是他的演讲显得很不合群。就在他之后,中国央视网络部负责人、《人民日报》以及津巴布韦信息部长一同登台宣传'值得信赖的新闻工作',中国互联网界的代表也对他们的讲话表示赞同。"

Innenstadt Fulda (picture-alliance/U. Zucchi)

德国中部小城富尔达,被誉为“巴洛克之城”

DW.COM

德国《世界报》则以"中国需要更多的富尔达、埃尔富特"(都是德国的中小城市)为题,关注了中国的快速城市化进程。作者注意到,北京当局现在正以德国的中型城市为榜样,希望能够在城市化进程中避免特大城市带来的城市病。

"如果预测准确,今后3年内,中国城镇人口还将增加8700万。而随着户籍制度的放松,这一进程可能还会更快,人员流动性进一步加大,特大城市的吸引力也会继续上升。数十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徒劳地试图抑制北京等特大城市的扩张。现在,官方的城市规划人员显然已经投降,准备迎来前所未有的超大城市时代:今后几年内,北京以及一些周边城市将组成一个巨大的城市群,吸纳1.3亿人口。这相当于英国与法国的人口总和。"

"围绕这一话题,中国各界正在争论:伴随着经济增长的城市化进程是不是有点太快了?高官以及学者都呼吁要避免大城市的无序增长,并时常把目光投向德国。他们认为,德国的人口高度城市化,宏观经济也受益于城市化,同时却鲜见城市化的副作用--尤其是与中国的特大城市相比时。"

文章随后以人口50万左右的河北承德为例,指出人口只有其十分之一的德国小城富尔达显得更有城市气息。作者援引中国社科院经济学者蒋蔚的观点指出,德国"去中心化"城市化模式的关键在于教育、卫生、基建、治安等公共服务在全国范围内相对无差别,因此人们不必挤去大城市就能享有各类资源,从而促进各地区的经济、社会、生态均衡发展。

作者接着指出,德国模式是否能够照搬中国,还是个问号。"在城市发展结构问题上,中国的专家意见并不一致。上海交大的经济学教授陆铭就说:'我们不应该去控制大城市的人口。'他在最新出版的一本专著中建议,应当让中国的大城市继续增长:'东京、伦敦、纽约的城市化副作用,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主要是在50年代;尽管如此,这些特大城市的人口此后也一直在增长,而今天,它们已经解决了当初的种种问题。'"

"还有一名不愿具名的中国城市规划学家则表示,大城市的发展主要是由社会结构以及市场因素推动的。这名学者也参与制订了2004版北京城市规划。那份规划的核心目标是:2020年前将北京人口控制在1800万以内。这一目标显然没有达成。这名学者说:'所有的城市规划学家、甚至官员们自己也知道,限制人口涌入是不可能完成的目标,但是我们当时却不得不这么撰写规划。现在我们也都看到结果了。如果政界以及学界现在又要说复制德国模式,搞不好到时候还是要失败。'"

文山(摘编)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立场或观点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