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中国的古典音乐与魅力攻势

德国的《南德意志报》发表长文介绍曾求学柏林的中国指挥家余隆,《每日镜报》则剖析"中国为什么向昂山素季示好?"

Gewandhausorchester spielt erstmals in China

莱比锡Gewandhausorchester2009年首次访华演出

音乐是理解世界的另一渠道

《南德意志报》发表长篇文章介绍中国指挥家、北京国际音乐节创办人余隆。余隆是活跃于中国内地和香港的著名音乐家,“在中国古典音乐领域,他是跟政界和经济界关系深厚的重要人物。”文章说,虽然他十分繁忙,但采访期间,他却是有问必答,精神集中,有时他还会反问记者:“老实说,你们德国人怎样看中国?”

“他当然知道,这位1988至1992年在柏林艺术大学深造的音乐家,当然知道德国是以一种殖民者的心态,充满同情的眼光看待中国的古典音乐的。在中国,音乐经常是高速、歇斯底里的经济发展的装饰,而且进口为多,不是从欧洲,就是从美国。余隆不得不承认,大约3000万钢琴学生中,有一些被他们自己的‘虎妈’所严格调教,并以世界钢琴明星郎朗为榜样。余隆说,‘这是一条错误的道路。我们必须知道音乐和艺术是摒弃物质概念,以另外方式理解世界的途径’。”

“在他心灵深处,或许他真的相信,中国人可以用音乐来平衡国家监控与肆意的经济这一奇怪的混合物。他在柏林的经验非常重要。余隆1964年出生在上海。当时的上海虽然是中国最欧化的城市,但同时也是意识形态最极端的地方,两年后,文化大革命从那里爆发。”

余隆回国后,希望建立起专业化的音乐领域。“这也是向他的国人提供的机遇,即通过莫扎特、柴可夫斯基或瓦格纳等传播西方音乐中的人性价值,这当然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在欧洲作为指挥家得不到足够的重视,而在家乡人们对古典音乐的巨大需求,却因为官僚主义和机构的粗暴基本上得不到满足。于是他同几位同道于1998年创办了‘北京国际音乐节’。”

余隆依仗政界靠山(与吴仪关系甚密,邓榕则是北京国际音乐节理事会成员)和经济界的信任,事业如日中天。但文章也写到事情的另一面:

“这便是缺乏竞争。余隆任职之多,近乎荒诞。虽然他在音乐会上,在录制CD时,表现出色,不愧为是多才多艺、充满激情的指挥家。然而,同长野健、贾维(Paavo Järvi)这些在上届北京国际音乐节上亮相的大师相比,颇显逊色,很明显,他和他的乐队有必要再接再厉,更上一层楼。”

向缅甸发出的魅力攻势

《每日镜报》发表题为“向缅甸发出的魅力攻势”。该文写道,在1989年至2010年昂山素季遭软禁的20年间,中国政府一直在支持缅甸军政府。那么,为什么北京在目前的时刻向这名缅甸反对党领袖放出示好的信号?

文章的回答是:

“如果涉及到她的国家的福祉,昂山素季会进行务实的考量。她认为,缅中友好关系意义重大;而北京也希望在缅甸首次举行自由议会选举的6个月之前,赢得昂山素季,使其成为可靠的伙伴。人们估计,她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胜选的机遇最大,而昂山素季在缅甸的影响力也会随之增强。中国目前已是这个较小邻国的最大投资者,它们共同的边境线长达2000公里。”

缅甸国家虽小,但对中国的战略意义可从以下3个项目窥见一斑:

“从孟加拉湾穿过缅甸境内的铁路项目,密松大坝项目以及同缅甸军方合作开发的莱比塘铜矿项目。这三个项目均处在停工的状态,当地人越发频繁地抗议由中国开采他们的自然资源。”

“今年3月,同果敢叛军的作战中,缅甸空军在中国境内打死5名中国公民,此后,北京开始动用战斗机保护边境线。这一局面当然不是重启以上项目的良好基础。由此,中国邀请昂山素季访华的用意还在于,在缅甸改善中国人的形象。缅甸今后还会继续依赖中国老大哥,但北京魅力攻势之目的在于阻止今年大选后掀起新一场反华风潮。”

[本文摘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