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一卷厕纸引发的“战争”

在今日德语媒体中,《南德意志报》将目光投向中国公共厕所卫生纸频频遭窃、当局试点安装“人脸识别厕纸机”这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社会新闻;《世界报》则继续关注中国对外国童书的限制。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公民教育活动中,偷卫生纸算是老生常态。这个话题存在的年头,至少和中国公共厕所提供免费卫生纸一样久,也就是大约10年前,在北京奥运前的2007年,一些地方一下子打破了北京人和游客自己带纸上厕所这个古老的传统",《南德意志报》周二(3月21日)一篇题为"厕纸之战"的文章在开头这样写道。

文章提到,多年来,人们偷公厕卫生纸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本月初,北京晚报的记者带着隐藏摄像头在公厕外蹲点,他们观察到"有人冷静地从卷筒里拽出多达10米的卫生纸,有人为此排长队、甚至还为此带来大包装赃物(手纸),一名妇女在半小时内来了三次"。文章表示,如果北京晚报的报道属实,那么这些人都是住在附近的退休居民--"像一些报纸所写的,这是把公共财产等同于'公家'财产的一代"。

"担忧声颇为响亮。对于'民族悲剧'(微博用户语),也就是缺乏公共意识的公开道德教育,城市管理部门展开新运动,称公厕体现着城市精神文明建设的水平,并提出即将到来的公厕之战的口号是:'文明如厕,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一张手纸做起!'"

文章随后写道,除了精神文明教育外,"老大哥"也要对公厕进行监管--在天坛公园公厕试点安装"人脸识别厕纸机"。谁要取手纸,先要站在摄像头前接受人脸识别,然后能获得刚好60厘米的卫生纸,被识别的脸在未来9分钟内无法再次取纸。

"不过以上都只是理论。在实践中,一些'人脸识别厕纸机'在使用第一天就出了问题;另一些在识别人脸时需要的时间不是承诺的'几秒钟',而是超过一分钟,某报纸写道,这对于一些内急的人,格外令人抓狂。"

文章在最后写道,人们针对这些新机器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一位QQ网友叹息道:"一个小细节打败了一个民族。"天坛公园的一名管理者对《北京晚报》表示,"人脸识别厕纸机"将试行两周,不过有一点已经确定:免费的卫生纸不会取消,"这事关人性"。

《世界报》一篇题为"小熊维尼也具有政治性"的文章在开头这样写道:"目前,中国博主们一次又一次在网上贴出一个当代德国童话,北京审查者则一次又一次将其删除。童话作者是德国作家Monika Feth,讲述的是一个权力比国王或者皇帝还要大的总统。"

"在童话中,这位总统死后,总统一职被他的继任买下,并从那时起成为了暴君:他禁止所有颜色,然而当天上出现彩虹时,这位独裁者无能为力了。最终他不仅要重新允许使用各种颜色,也要允许民众自己选出新总统。"

这个20年前的寓言故事2012年在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如今被人贴在了网上,并写道,这个故事至今在遥远东方仍在继续。而起因则是中国当局限制外国儿童书的进口和出版一事。

文章写道,限制外国儿童书"不仅事关市场重组","也涉及到北京要统治儿童书市场的政治考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书商对《世界报》说,中国出版社领导层在今年一月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上得到口头通知,暂停外国童书的进口与许可业务,这让人措手不及。即便那些已经翻译好、获得了ISBN(国际标准书号)的书籍也被喊停了。因为除了ISBN外,在中国出版书籍还需要CIP(图书在版编目)数据核字,而所有外国童书目前都无法得到新的CIP。

"这让那些有着上百个图书项目等待上马的出版社们非常忐忑不安。而同样不安的还有外国出版商、特别是德国出版商。……因为他们至今没有得到当局的一个官方解释。"

文章随后写道,不过,"北京目前似乎又开始打圆场。"《环球时报》写道,一切只是为了促进本土少年儿童文学发展,并称儿童书是意识形态色彩比较淡的领域,政治元素、历史元素、宗教元素往往都不太多。

"在北京甜水园图书批发市场,一切业务'一如既往'。老板钟杨军(音)表示,听说了限制外国童书一事,但肯定地说,这不针对内容,而是给中国儿童书籍提供更公平的市场机会。但即便在他自己的店里,三分之二的儿童书都是译作,来自美国、德国、法国、英国。"

"他80%的顾客也只想买外国作品。如今还选择中国传统儿童书的,只有那些给孙辈选书的爷爷、奶奶们了。"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立场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