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裔移民事务20年回顾

早在冷战结束之前,联邦政府便已决定委派一名专门处理德裔移民事务的专员。当时还是科尔时代。1988年,一位名叫霍斯特·瓦芬施密特(Horst Waffenschmidt)的官员首次接过德裔移民事务的大印。20年过去了,这项工作的进展如何?

default

德裔移民事务20周年大会

无论是俄罗斯人、土耳其人还是德国人:柏林特雷普托公园的体育场上活跃着各国青年足球爱好者的身影。从两年前开始,担任裁判的是一位名叫迪马的俄裔德国人。这一被称作是"以体育助融入"的项目正是联邦政府德裔移民事务专员的主张。该举措深受年轻一代的德裔移民的欢迎。迪马说:"我个人认为,体育能很好地将各种文化背景的人融合在一起,无论是土耳其人、阿拉伯人还是俄罗斯人,大家都能更好地相互理解,并且加强德语的会话能力。"

迪马12岁那年随家人一同从西伯利亚迁来德国的时候,几乎一句德语都不会讲。由于语言不通,他从三年级降到了一年级。可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的迪马,不仅通过了高中毕业会考,还在法兰克福大学学习企业经济专业。像迪马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联邦政府的德裔移民事务专员伯格纳证实说,"300万移民大军正在悄无声息地向我们涌来,相当于一个联邦州。"

20年来德国一共移入300万人口,其中大多数人来自东欧及前苏联地区,如乌克兰、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等国。许多人是日耳曼人的后裔,他们的祖先曾于18世纪叶卡特琳娜二世统治时期迁往沙皇俄国。当年,卡特琳娜二世为了敛财,不惜以自由及财政优惠为利诱扩大就业人口。

然而,到了纳粹时期,这一部分外来的德意志少数族群倍受歧视:德语被禁、日耳曼后裔遭到放逐、虐待,甚至惨遭杀害。因此,重新召回德意志后裔就成为战后移民政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被放逐者协会的会员迪克斯表示:"具体说来,德国方面为这部分回归者提供了语言课程,以便他们能够重新拾起已经荒废的德语知识,为未来的德国生活作好准备。"

然而,德裔归国大军日渐疏落。今年共有3000人回国,创下1998年至今的最低纪录。这并非毫无原因:针对德裔移民的法律条款愈发严苛了,其亲属必须首先通过德语考试才能拿到入境签证。与此同时,德裔人口在外国的处境也有好转。为了帮助这部分迄今游离在外的200万族群,德国政府每年拨款5000万欧元。

一些德裔移民后代在重返故国之后又踏上了征途:他们在德国大失所望,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因为学历证书不受认可。对此,联邦内政部长朔伊伯勒显然希望有所改变。"我们必须更多地关注前苏联国家的学历证书认证问题。我们应该做出更大程度上的放松。"

更大程度上的放松--包括解决道义上的棘手问题。例如应该放宽家属来德团聚的限制。对此,迪马感到欣慰。他的婶婶迄今依然生活在西伯利亚。现在,尽管迪马已经成功地融入了德国社会,他依然每年都回一次俄罗斯,他说,俄罗斯是他的第二故乡。他既是德国人也是俄罗斯人。而他现在所做的工作也很有益于移民后代的幸福生活。他们都将听着他的哨音,奔跑在柏林特雷普托公园体育场上。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