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著名战后导演考特纳百年诞辰

考特纳(Helmut Kaeutner)曾拍过许多影片,大部分一般,但《Grosse Freiheit Nr. 7》(大自由7号)却使他享誉全球。今天(3月25日)是考特纳诞辰100周年的日子。

default

考特纳(Helmut Kaeutner)

在纳粹时期的1943年拍成的《Grosse Freiheit Nr. 7》令纳粹党宣传部部长戈培尔大为光火。戈培尔向考特纳提供了德国当时最先进的彩色电影拍摄装备,满怀期望地想看到一部表现德国海军英勇精神的故事片,没想到影片主角却是一位正在衰老的酒鬼,还有街头打斗、妓女调情的场景。考特纳在这部以汉堡港为背景、充满戏剧性冲突的影片中表现的都是精神崩溃的英雄。作为艺术家,考特纳之所以能够不拍歌功颂德的片子却还是混过了纳粹党的影片审查,完全归功于他善于巧妙周旋的罕见能力。如今,考特纳和施陶特(Wolfgang Staudte)一起被公认为是德国战后最重要的电影导演。100年前的今天(3月25日),考特纳在杜塞尔多夫出生。

考特纳也可算是名门之后,他的外祖父是X光也就是伦琴射线的发现者W.C.伦琴。但考特纳并没有走学术之路,而是踏上了艺术之程。他先后从事过话剧、讽刺小品、电影编剧工作,最后才操起电影导演这门手艺。今天,许多德国观众首先是把他的名字和上个世纪50年代的一些家喻户晓、老少皆宜的喜剧片联系在一起,如1957年拍的《Monpti》,片中德国影星施奈德(Romy Schneider)、布赫霍尔茨(Horst Buchholz)在巴黎热热闹闹。就是1956年拍成的《Zuercher Verlobung》(苏黎世订婚)也正中德国战后阿登纳时代观众的喜好。

然而,考特纳真正显露身手、证明其不凡才华的时期却是二次大战最后几年以及二战刚刚结束的时期。杜塞尔多夫电影博物馆馆长克诺普(Matthias Knop)说:"他的经历表明,作为电影导演,你不一定非要内心流放,而是也可以通过不受时空限制的故事和人物、通过隐藏的信息,和纳粹政权作对。"

汉堡被炸毁 外景地在布拉格

《Grosse Freiheit Nr. 7》是在被纳粹占领的布拉格拍摄的,因为汉堡已被联军轰炸得夷为平地。影片还配以伤感的西班牙民歌《鸽子》,愈发加重了阴暗沉重的基调。纳粹党不怎么喜欢这部影片,这也反映在德国本土并没有怎么上映该片,它基本上只是放给了驻扎在被占领国如捷克、波兰等地的德国军队看。最后,到1944年年底,纳粹部门还是对该片下了禁令,理由是"散乱军心"。1945年9月,二战结束后,这部影片才和广大观众见面,今天被视为经典作品。考特纳的另一部作品、1944年拍的讲一个三角恋爱故事的影片《Unter den Bruecken》(桥下)也是战后才得以放映。

考特纳对纳粹时代的思考表现在他1947年拍摄的由几个小故事组成的影片《In jenen Tagen》(在以往的日子里)。该片从一辆欧宝KADETT车的视角出发,叙述了它在1933年至1945年间所属的不同主人的故事。考特纳1950年拍摄的《Epilog》(后记)被认为是被忽视的杰作。克诺普说:"这是一部扣人心选的侦探片,讲的是同乘一条小船出行的人的故事,是以新现实主义手法拍的,有很强的反差和一些神秘主义元素。"考特纳超前了他所生活的时代,未得好果。"这部片子一点儿也不叫座,今天已被人遗忘。"

有关反纳粹题材的影片大获成功

考特纳后来的一些作品如受战斗机飞行员乌德特的命运启发于1955年拍成的《Des Teufels General》(魔鬼的将军)再次为他带来赞誉。然而,他自己的制片公司Camera-Film却破产倒闭,使他不得不承受一次沉重打击,并此后被迫受雇他人拍片。"他不再自管自了",克诺普这样描述考特纳后来的拍片条件说。尽管如此,考特纳还是拿出不少广受好评的作品,如《Ludwig II.》(路德维希二世)、《Hauptmann von Koepenick》(科佩尼克上尉)、《Das Haus in Montevideo》(蒙特维的亚的房子)等。1980年,考特纳在意大利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