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累斯顿易北河谷痛失“世界文化遗产”称号

200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德累斯顿易北河谷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然而,5年后的今天,德累斯顿的易北河谷失去了这一称号,原因是建造颇具争议的森林宫殿大桥。去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德累斯顿规定了停止在易北河上建桥的最后期限,该组织认为,新建的桥梁遮挡了人们欣赏老城和易北河谷自然景观的视线。

default

森林宫殿大桥于2007年开始施工(图上远景为建筑工地)

德累斯顿的易北河谷失去了世界文化遗产的称号。在长达5年的时间里,易北河岸绵延20公里的当地自然景观曾享有世界文化遗产的美名。德累斯顿最杰出的建筑之一是皮尔尼茨宫,原始的大自然与数百年间不断建造的建筑杰作相映成辉。德累斯顿的易北河谷从皮尔尼茨宫开始,沿易北河顺势而下,河上架有钢架大桥,沿岸是巴罗克风格的老城区,直至历史久远的奥斯特葛黑葛城区。200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该地段德累斯顿世界文化遗产称号,2006年却被列入该组织委员会的红色警告名单。该委员会坚信,计划在易北河上建造森林宫殿大桥将破坏易北河谷的自然景观,使其失去其独一无二的特点和总体价值。


在相关的争执中,德累斯顿早已成为输家。建桥之争使德累斯顿一分为二,一方是赞同者,另一方则是坚决的反对派。赞同方认为,桥梁起到了连接的作用,他们在此所指的大多是交通基础设施,通过在易北河上搭建大桥有助于改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赞同方表示,他们与反对方早已中断了联系,不再对话。反对方也持同样的立场。而支持建桥的人往往被指责缺乏对天人合一理念的理解,这样的人是不会给德累斯顿带来好处的。另外,因建桥之争也形成了不同的政治阵营,同样涉及到其他议题,有时甚至会对具体的工作造成影响。


冲突双方早已失去了达成妥协的意愿,这也影响到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关系。德累斯顿迟迟不能理解,应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心进行咨询,并且将他们的意见考虑在内。莱茵兰-普法尔茨莱茵河谷中游文化遗产区的地方政府就聪明得多,早在建造桥梁或是隧道的筹划酝酿阶段,人们就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决定纳入考虑之中,与此同时却拒绝作任何对本地区不利的事情。德累斯顿的行动过于迟缓,该城将拥有一座新建大桥,但却失去了世界文化遗产的地位。


就这样永不复得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委员会表示,德累斯顿应重新提出申请。但无论哪个地段有资格提出申请,能否获此殊荣,建桥之争都将留下痕迹,而并非所有的创伤都能愈合。建桥冲突双方应意识到,在德累斯顿有许多重要议题,亟待人们为此达成妥协,而不是展开永无休止的阵地战。

作者:Karsten Wolf/祝红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