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德国新闻

德累斯顿:一个日子 两种纪念

德累斯顿的城市景象中,战争的痕迹仍依稀可见。1945年2月13日空袭引起的大火灾是当地人挥之不去的梦魇,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年轻人也不例外。不过,如今纪念大轰炸的现实意义也早已超越了其历史意义。

(德国之声中文网)每年一到2月13日德累斯顿大空袭纪念日,新纳粹分子就会高举火炬和帝国军旗在街头游行。反右游行也会同时举行,双方也注定会发生冲突。近年来,这类冲突的火药味已经有所淡化,这主要归功于"2月13日工作小组"的不懈努力。2009年,时任德累斯顿市长的基民盟女政治家海尔玛·奥洛茨(Helma Orosz)发起成立了"2月13日工作小组",目的是发动整个社会阻止部分顽固分子假借纪念日挑起仇恨。

社会各界对这一倡议反响积极,来自政界、文化界、经济界、体育界、宗教和学术界的人士都参与了行动。回顾这一社会行动八年来的成就,可以说喜忧参半。一方面,每逢纪念日,街头上光头黑衣气焰嚣张的新纳粹分子的确少了很多,但另一方面,外表并不显眼的排外组织Pegida(欧洲爱国者反西方伊斯兰化运动)的支持者显然越来越多。每逢周一,该组织都会在德累斯顿举行充满仇恨意味的集会。而今年的2月13日恰恰是个星期一。

只要Pegida组织的发起人鲁茨·巴赫曼(Lutz Bachmann)认为有必要,也会在周一之外的日子举行集会。去年德国统一日在德累斯顿举行的庆典活动上,Pediga就曾发起干扰行动。他们对参加庆典活动的默克尔总理及其他高层政治人物喝倒彩,吹口哨,高喊挑衅和侮辱性的口号。巴赫曼事前就曾通过社交媒体,呼吁支持者参与干扰行动。德累斯顿空袭纪念日活动期间,想必也会出现类似的场景。

上周四,装置艺术"纪念碑"在德累斯顿圣母教堂前举行揭幕仪式时,Pegida也发起了干扰活动。叙利亚裔德国艺术家马纳夫·哈尔博尼(Manaf Halbouni)这个装置艺术,由三辆倒立的大巴车组成,以纪念叙利亚阿勒颇市民竖立大巴车作为掩体的行动。Pegida支持者大喊,"快把这堆废铁拿走"。他们攻击德累斯顿市长迪克·希尔博特(Dirk Hilbert)是"人民叛徒"。这位自民党政治家此前就曾收到死亡恐吓,已经被警方保护起来。

德累斯顿市长希望悼念所有战争受害者

这件装置艺术计划展出两个月。艺术家本人以及德累斯顿市长均明确表示,这座"纪念碑"同时也献给72年前德累斯顿轰炸中的死难者。面对来自一些人的敌视,希尔博特市长坚决捍卫这座"纪念碑"。他说,他既会悼念德累斯顿大轰炸中的死难者,也同样会悼念叙利亚战争中的死难者。希尔博特表示,人道主义也意味着,不将自己局限于对自己痛苦过去的回忆中,而也应当同时向那些"在战火中失去一切的人们伸出援助之手"。

Deutschland | Dresdens Oberbürgermeister Dirk Hilbert (FDP) bei der Einweihung der Skulptur Monument (picture-alliance/dpa/dpa-Zentralbild/S. Kahnert)

德累斯顿市长希尔博特在“纪念碑”奠基仪式上

目前,有关"纪念碑"装置艺术的讨论变得更为激烈。有人声称,在阿勒颇将大巴车竖立起来作为掩体的正是萨拉菲派的极端穆斯林。《萨克森日报》援引目击者对此进行了报道。这一报道的真伪目前很难考证。而真伪难辨恰恰是战争的常态,因为宣传和谎言往往是战争的组成部分。1945年2月13日至14日的德累斯顿大空袭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直到今天,人们仍在就死亡人数以及空袭是否属于战争罪行而争论不休。

教堂钟声与人链

德累斯顿市长希尔博特之所以在新老右翼人士眼中成为敌人,就是因为他在纪念日到来前夕呼吁德累斯顿不要以受害者的狭隘视角看待这一历史事件。他强调,德累斯顿绝不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尤为令希尔博特和"2月13日工作小组"感到痛心的是,尽管公民社会付出了很多的努力,但过去几年德累斯顿的声誉还是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也正因为如此,他们非常希望在德累斯顿大轰炸72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该市能够向外界发出一个积极的信号。周一德国时间晚上18时,教堂会敲响钟声,与此同时,数千民众将在街头和易北河畔手拉手构成人链。2010年以来,每年都会举行这种纪念仪式。

Menschenkette Dresden Gedenken Zweiter Weltkrieg (picture-alliance/dpa/S.Kahnert)

2016年也举行了“人链”行动

"人链"行动是为了抗议极右势力对德累斯顿大轰炸纪念日的曲解滥用。2015年,作为"2月13日工作小组"的正式成员,德国选项党也曾参与过人链行动。但今年该党将退出这一活动。德国选项党文化政策发言人戈尔登·恩格勒(Gordon Engler)对德国之声表示,这所以这样做,是由于当前"紧张的政治氛围"。

德国选项党只纪念德累斯顿的死难者

事实上,两年前的政治氛围也非常紧张。而德国选项党现在改变初衷不再参加人链行动,显然同该党的进一步右翼化有关。该党德累斯顿市议会党团主席斯蒂凡·弗戈尔(Stefan Vogel)此前就明确反对圣母大教堂前的装置艺术"纪念碑"。他说,这是对所有经历过二战末期的德累斯顿人的"挑衅和侮辱"。为此,德国选项党届时会在德累斯顿老市场(Altmarkt)向死难者纪念碑敬献花圈。大轰炸之夜老市场一带有七千人死于非命。而"2月13日工作小组"发起的一项倡议,德国选项党则拒绝参与。该倡议写道:"我们在此举行悼念活动。乌克兰和叙利亚的战事也同样让我们看到了非人道的场面。鉴于我们的价值观曾遭破坏的历史教训,我们希望同您一道为捍卫人道主义和人性付出努力。"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 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 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