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总统一战百年讲话:反对民粹 团结欧洲

一战爆发100周年之际,德国总统高克在总统府发表讲话。在纪念战争苦难的同时,高克也看到令各国更加团结的机会。然而,欧洲各国的一战纪念视角却大为不同。

(德国之声中文网)100年前的今天,哈布斯堡王位继承人

斐迪南大公

(Franz Ferdinand)中枪身亡,这是将欧洲拉进血腥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关键一步。今天,德国总统高克在总统府的大厅里面对一群知名的历史家发表讲话,试图说明人们要从1914至1918年的那场战争中汲取何种教训。高克认为重点是相信澄清历史的价值和西方民主国家的团结。为此要"捍卫抵抗外来挑战中取得的成果,以说服内部的怀疑者"。高克就此将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冲突称为"巨大且出乎意料的挑战"。人们不想重归挑衅政策,"但是我们同样也不会随便接受破坏权利和危害我们欧洲共同基础的行为"。

高克发现,"20世纪的这场浩劫"发生后欧洲出现两股相互矛盾的思潮,对如今的欧洲依旧产生影响。高克对不断求同的运动表示欢迎,他由衷地向来宾呼吁"让我们以后也将欧洲视为我们共同的家园。"他也表示坚决反对民粹主义: "一些人幻想的民族主义国家的栖身之地已不复存在。"

战争留下的痕迹

Kanadischer Soldatenfriedhof bei Ypern

比利时伊普恩的加拿大烈士林园

高克也回忆到一战对全球的影响。他由此提及目前在德国历史博物馆可参观的世界大战展览。一张阿拉伯语营地报纸被用来鼓励德意志帝国的穆斯林战俘参加土耳其境内的反英"圣战"。一战的痕迹遍布各地。"世界许多地方由那场战争引起及后续问题至今仍未解决。"中东的战乱、巴尔干半岛及

乌克兰

冲突都说明了这一点。

高克在其讲话中真正涉及一战的内容不多,他很快将重点转移到近年来和当前存在的各种挑战。虽然一战其实是极端发展时代下的血腥战争,但是人们却很难从战前、战中和战后的一系列事件中得出清晰的结论。澳大利亚世界大战学家克拉克(Christopher Clark)指出: "比起联想到二、三十年前,我们这个时代更多让人联想到一战前。"现在又是一个多极化的世界,一个"又危险了很多的世界"。

对战争的认知

Erster Weltkrieg Schlachtfeld bei Verdun

一战的标志性战役:凡尔登战役

这几天,欧洲各地举行大量纪念活动,但是对这一历史事件的视角却各有不同。华沙历史研究者高尼(Maciej Górny)说,这场战争对波兰而言,特别是在西线鲜有意义。德国弗赖堡历史学家莱昂哈德(Jörn Leonhard)认为,德国主要专注于战争罪责的问题,总体上因为对其而言更加重要的二战而持有不当观点:

他们将一战看作之后一切的前奏

。比利时人则从受害者的角度纪念一战,英国人将一战视为一场他们为其价值体系而战的冲突。许多参战国的本土并未受到战火的波及,德意志帝国就是其中较为突出的一个国家。

希腊社会学家凯勒潘尼德斯(Michael Kelpanides)强调,由这些不同点发展形成的纪念文化迥然不同,然而"一个共同的未来需要各国在这一历史事件上达成共识。"高克所呼吁的拒绝民粹主义也是解决这个问题的途径之一。比利时鲁汶大学的历史教授凡伊巴瑟雷(Laurence Van Ypersele)就此建议:"我们需要一个广泛而综合的角度来看待俘虏、战争和占领的含义。

作者: Heiner Kiesel 编译:安静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