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德奥限制向东欧开放劳工市场遭批评

欧盟东扩虽然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但新成员国的公民仍旧没有获得与老成员国公民同等的权利。原则上,所有欧盟成员国的公民都应该有不受限制地在欧盟任何一个成员国寻找工作的权利。但欧盟规定,中东欧新成员国的公民必须等上七年才能享受这一权利。奥地利和德国最大限度地利用了欧盟的这一规定,对东欧国家关闭其劳动市场。经济学家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做法。

default

土耳其移民在德国移民中比例最大

德国劳工部长肖尔茨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受到批评。他觉得自己的劳动市场政策非常正确。肖尔茨辩称,尽管他在年初做出了仍旧限制中东欧国家公民在德国找工作的决定,但该决定已经有所放宽:"自今年年初以来,德国对有学历的专业人员的规定是全世界最宽松的。欧盟成员国中所有有学历的公民都可以在德国不受限制地寻找工作。"


德国实行开放专业人才劳工市场的政策已经半年了,但却收效甚微。一者因为德国政府的这一政策鲜为人知;二者因为德国在这方面的形象有问题。德国经济研究所所长齐默曼指出,由于德国的劳工市场政策限制过多,外国专业人才觉得自己在德国不受欢迎:"这是我们根据最近几周的观察所得出的结论。在五月一日庆祝欧盟东扩五周年时,欧盟强烈地批评了德国和奥地利的劳工市场政策,要求它们彻底开放劳工市场。可德国的回答是:不,我们要保持现行政策。这样德国就给欧盟其它成员国留下了顽固的印象。这是德国目前面临的问题。"


齐默曼认为,在不久的将来,德国便会遇到人才缺乏的问题,因此必须大力传递德国愿意成为移民国家的信息。这样德国就必须取消所有限制。根据德国经济研究所的调查,较早开放劳工市场的国家如英国和爱尔兰都从外国劳工身上获得了利益。德国的东欧移民人数在2004至2006年之间曾有一个较大的跳越,但事实证明这些人并不是德国所需要的人才。齐默曼说:"这批人的年龄偏大,受教育的程度也偏低。他们只能做最差的工作,工作时间也比别人长。但他们的收入则在所有欧盟国家的移民群体中最低,仅略高于非欧盟国家的移民。他们的就业率比德国人低24%。"


齐默曼指出,这些移民大都来自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经研所的调查表明,这些移民不会对德国人的就业造成威胁。但这些非德国雇员的状况有恶化趋势。这正是让肖尔茨部长感到头痛的一点。因为德国现在有许多受教育不多的移民后代受到了失业的威胁。肖尔茨说:"目前德国有150万20-29岁的年轻人没有受过职业培训。其中50万人甚至连中学都没有毕业。那些初中毕业的人,平均需要两年半的时间才能找到培训的位置。德国人接受职业培训的平均年龄为19.3岁。"


肖尔茨认为,必须首先改变这种状况,之后才能谈开放德国劳工市场的问题。因此肖尔茨拒绝了经济界在欧盟新成员国中寻找专业后备人才的要求。他称,德国企业完全可以在德国内部解决人才缺乏的问题,不必到其它国家去招人。


劳工部长肖尔茨还有两年左右的时间来解决受教育程度低的人的就业问题。而届时,对新成员国的七年限制则要到期。肖尔茨已经想出了一个办法:如果移民的后代能够获得高级文理中学的毕业证书,则允许他们获得德国的永久居留权。也许这一措施能够提高移民后代的学习兴趣。

作者:Sabine Kinkartz/王雪丁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