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外长:德国不愿意“兴风作浪”

目前,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本人一天24小时都在和乌克兰危机打交道。在与德国之声的专访中,这位第二次出任外长一职的社民党人还谈及了各界对德国外交政策截然不同的期待。

德国之声DW:本周日,乌克兰将举行总统选举,部长先生,您对此次选举有信心吗?

施泰因迈尔:至少我们为之付出过努力。我说'我们'的时候,指的不仅仅是我们德国人,还包括其他很多人。为了能进行此次选举,

欧安组织功不可没。

我希望,大多数乌克兰人,包括东部的乌克兰人都能有机会参加投票。我也希望,本周顿涅茨克还能够召开一次圆桌会议。从那里让人们再次明白,只有通过选举才能创造新的执政合法性。只有这样,最后才能选出也可以被乌克兰东部认可的新总统。

德国之声DW这真的会成为乌克兰的转机吗?

施泰因迈尔:我认为,这至少是一个极为艰难的处境。我们现在的处境是,在基辅已经组成了新一届政府,新一届领导层。这是通过议会选举产生的。但乌克兰东部对这一切的合法性有质疑,我们尤其会对批评者们说:"如果你们提出批评,那你们就更应该对选举总统,开始创建新的执政合法化过程感兴趣。只有这样,这一合法化过程届时才能够通过宪法改革,以及但愿在年内能够举行的议会选举得以延续。"

德国之声DW虽然说"红线"这个词已经被用"烂"了,但是您觉得下次又必须考虑实施

制裁措施

的红线在哪里?

施泰因迈尔:现实会告诉我们答案。我目前不是总想着这些。我目前正集中精力设法保障周日的选举能够顺利进行,能有尽可能多的人参加投票。但到那时候,不是说就解决问题了。我们还是会面对一系列的问题,尤其是政治上的,我刚才已经提及了制宪的问题。届时就该国未来的领导层究竟应该把去中央化做到什么程度,未来宪法怎样划分总统以及政府的权力等,人们就这些问题将展开讨论,甚至争吵。但是,更大的挑战当然是稳定该国的经济局势,从反腐败,制定新的反腐败法开始,但是更重要的是建立新的,独立于任何政府,当然也包括独立个人之外的执法机关,只有这样才能铲除乌克兰的许多祸根。此外,经济上的援助也必须到位,必须在更好的政策环境中得以实施。所有的这些都是乌克兰需要面对的挑战,但对于国际社会也是如此,至少对于希望乌克兰重新恢复稳定的国家来说是这样的。

Kiew Treffen Janukowitsch EU-Außenminister

施泰因迈尔上任后的首道难题就是乌克兰危机

德国之声DW您自己曾经说过,在过去的数周,甚至数月的时间里,您一天24小时都在与

这场危机

打交道。您走南闯北,人们可以看见您和各类人士一起合影,您一直在说,说,说。但尽管如此,来自对抗逻辑的压力也不断增大,他们指出:我们必须提高国防经费,维护实力均衡。您是如何面对这样的压力呢?

施泰因迈尔:我当然支持审视一下我们实际掌握的资源。但是,对外政策和外交的错误也包括夸大资源的重要性。我相信,最后的结局是,我们能够克服眼前的乌克兰危机,但不会回到80年代的情况,说:有了乌克兰的经验,就算我们的预算很紧,但我们还是会

提高点军费,搞一搞军备增补。

德国之声DW那我们能回到2009年的情况吗?也就是危机发生前的情况?

施泰因迈尔:不会的,我们不会回到以前的状态。这正是我想说的,既不会回到2009年,也不会回到80年代。这个世界已经不再是两极对抗的世界。我觉得,就算是对于那些重提冷战的人来说,也能够意识到一些机制已经不会再发挥作用。我们必须更加小心翼翼的予以对待,就算我们能克服当前的乌克兰危机,仍必须重新思考欧洲的安全架构。我认为,这比当前正在寻找的答案更为深远。

德国之声DW也就是说,如果危机得以解决,欧洲将不再是今天的欧洲?

施泰因迈尔:我不知道会不会完全是另外一个欧洲。但是我们必须通过新的机制谋求,年轻一代在过去几十年所经历的自然而然的和平,在未来依旧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德国之声DW德国的外交政策已经亮出了所有底牌吗?

施泰因迈尔:我不知道。当然,我们的底牌也包括一些目前我不希望看到的事情。我认为,那些四处叫嚣扬言

通过军事手段

解决这个乌克兰危机的人不仅仅判断错误,而且其做法在我看来还非常不负责任。这属于我目前根本就不愿意亮出的底牌。

德国之声DW我们把话题往大的方向上引:德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有哪些?

施泰因迈尔:德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承担部分我们有能力承担的责任。就当前的讨论来说,不仅仅是我在这里会见来自全世界的政要时,而且还在拜访那些国际组织时都能感受到外界对德国的期望值越来越高。这与我们跟其他某些国家相比,在经济上实力相对更强有关,与我们在自己的国家已经度过危机有关,外界对此有所认识。也与德国奉行相对平衡的外交政策,并不愿兴风作浪有关。德国更注重通过公开的分析应对危机,寻求解决方案,而不是使用固有的成见思维,从而把自己引入绝路。

德国之声DW外面的人希望我们"更多的参与",而三分之二的德国人却希望"更多的保持距离"。

施泰因迈尔:是的,我们刚刚做过这方面的调查。我们向国际层面的专家们发问:你们对德国的外交政策有怎样的期待?事实是,期待确实很多,比如说:德国必须更多的领导欧洲。必须更加清晰的发声。或者是应该更加积极的参与到目前全球所面临的危机中去。这与另外一个问卷调查的结果形成鲜明对比。我们也问道:德国人,德国公共舆论对外交政策有怎样的期待?这其中就奇怪的出现另外一番景象。大约有40%的人说,更多的参与有可能,或许也很有必要。但是,60%的多数表示:如果可以,最好别参与:保持距离。

德国之声DW人们如何看待这样的民调结果呢?能违反人民的意愿制定外交政策吗?

施泰因迈尔:当然不是了。但我认为这是一个我们需要面对的教育上的任务。政治在其他领域也得完成这样的任务:说服别人,告诉他们:一方面,这是外界对我们的期望,我们也有可能做到这些,而且还得说服那些说最好保持距离,与我无关的人,告诉他们我们在世界上相对于其他国家来说是一个联系更加广泛的国家,不仅仅是通过经济界,还通过人与人的交流以及那些为了学业在德国长期或短期生活的人,以及那些汇总在德国的信息流。我们可能是欧洲联系最广泛的国家,甚至是世界上联系最广泛的国家之一。所以,那种我们生活在一个小岛上,和别人互不相干的想法和现实有些出入。这也是政治高层要解释清楚的事情,我们不能逃避这一话题。

Deutschland Deutsche Welle Review 2014 - Außenpolitik Weiter Denken Außenminister Steinmeier

施泰因迈尔准备让公众重新“审查”德国的外交政策。

德国之声DW在欧洲框架内做所有的这些事情?有这样的机会吗?

施泰因迈尔:我们正尝试着这样做。如果您能回想起我和法国外长法比尤斯(Laurent Fabius)以及乌克兰外长西科尔斯基(Radoslaw Sikorski)共同在基辅时情景。我们当时开始共同寻求为独立广场上的冲突找到解决方案,我们的做法符合欧洲利益。可以说当时我们正走在成立一个欧洲理事会的道路上,希望共同给那次讨论带来新的迹象,当时我们还不知道,那次的乌克兰之行让我们真实的坐在了谈判桌旁。我们尝试在能力范围内参与欧洲事务,在达成欧洲的解决方案中,我们的做法不是反对欧洲,而是为了欧洲。我觉得,我们这样做很值得。

德国之声DW您曾经宣称,将重新审视德国的外交政策。也围绕一个听上去很勇敢的问题:德国的外交政策犯了哪些错误?你觉得,什么样的结果才能说明这种审视获得了成功?

施泰因迈尔:首先,如果我现在就能给出答案的话,我们所说的这个"审查过程"就不是认真的。当然,我们在举行第一轮公共活动时就收集了一些书面意见,我在当中看到的是给德国以及德国的外交政策施加的负担过重。有人说,我们得领导欧洲,或者在世界范围内承担领导角色,或者我们应该让我们的政治角色变得和经济角色一样同等重要。还有人说我们应该更多的走出去,也在军事上参与到冲突中去。所有的这些都是德国肯定无法做到的事情。但是我们也确实有必要重新定义我们的责任范围。我希望看到的是德国外交政策在公众参与下完成自我定位,也包括德国民众。能取得多大的成功,我们将拭目以待。

德国之声DW我们将拭目以待。谢谢外长先生接受我们采访。

施泰因迈尔:非常感谢

采访:Dagmar Engel 编译:任琛

责编:李鱼

DW.COM